第十七章 事闹大了
奈之浅2020-02-06 11:093,212

  回过神来的宋芷韵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爬起来,低着头不敢看他那双清明的眸子,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便随意摁着一处地方,一个翻身,往里侧滚了几圈,紧紧贴着墙壁,不敢再动弹。

  “嘶”被宋大小姐扯着地方就摁的秦逸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丫头也不瞅着什么地就瞎摁,他丫的她直接摁在他的肚子上就翻过去,这可够他喝一壶茶的了。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心疼自己,就看到宋大小姐以滚球的方式滚到了墙边,那可爱的小动作,让惊讶之余的秦逸无声地笑了笑,心里还暗骂她笨,既然可以滚过去,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从他身上翻过去呢!确定不是为了报复他?

  思及此,秦逸的视线再次落在裹的像个蚕宝宝一样的宋芷韵。正好与偷偷探出脑袋瞅他的宋芷韵视线撞了个正着,二人先是一愣,随后像是被抓包了一样的心虚纷纷转移开了各自的视线。一个仰头望天,一个四处张望着,愣是谁都不肯开口先说一句话。

  寂静无声中,响起了一阵铃声。

  宋芷韵率先打破了这份诡异的沉默,“什么声音?”

  “不知道。”秦逸呆愣地摇摇头。

  宋芷韵循声望去,在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一闪一闪后,整个人就跟受了惊吓一下,想都没想直接一个猛扑,扑向了床边。

  来不及躲避的秦逸再次成了那个倒霉鬼,直接被她压在身上。只不过现在的姿势算不上文雅,因为宋芷韵是一个横扑,所以还躺在原地的秦逸就遭了大殃,他的脸被上面的重物压的死死的,连喘口气都万分困难。

  而抢到手机的宋芷韵在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猛地一怔,手直哆嗦,接还是不接让她陷入了两难之地。

  手机依旧叫嚣着,迫使她不得不接听了这通电话。

  “你是猪嘛你,这么晚才接电话,你昨晚是偷鸡了还是摸狗去了?”苏淼仪的声音似乎有穿透力,透过手机噼里啪啦传来。

  宋芷韵悄悄把耳边的手机往外移了移,小声嘟囔道:“一大早扰人好梦,怎么还有理了呢?亏你还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如此暴躁的脾气也不怕吓死别人。”

  “宋芷韵!别以为我没听到你在说我坏话!你这么厉害,那就把钱还给我!”电话那头的苏淼仪气急败坏道,她是掐准了宋芷韵的命脉。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宋芷韵连忙狗腿地认错道:“我的好阿仪,别这样嘛,我是猪,我才是那个暴躁的人,你最可爱了,可爱又温柔,就是仙子的存在。”

  被压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秦逸在听到她那违心的夸赞后,一个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那声闷笑被耳尖的苏淼仪敏锐的听到了,前一刻在听到宋芷韵的赞美时还笑眯眯呢,后一刻立马变了脸,狮吼功再现:“宋芷韵你居然敢笑话我!”

  “我没有!”宋芷韵赶忙替自己澄清道,“大人,冤枉呐!”

  “宋芷韵长本事了啊,背后说我坏话也就算了,现在还学会撒谎了?”苏淼仪见她否认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是觉得自己搬出去住了翅膀硬了?但你别忘了我知道你住哪里,小心你的狗命!”

  在听到苏淼仪的威胁后,宋芷韵是有苦说不出,她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啊,什么都没做呢,就背了这口大锅。“阿仪,我真的没有!”她忍不住再次替自己辩解。

  被她压在底下的秦逸听到她们之间闷豆子的谈话内容憋到内伤,原本就呼吸困难再加上拼了命地憋着笑,如果再不采取急救措施,他怕自己这次要交代在这里了。便小心翼翼地抖了抖身子,以此来给宋芷韵传达信息。

  可现在满心都扑在如何挽回苏淼仪这个问题上的宋芷韵自然是没有接收到这个至关重要的消息,所以二人的位置没有一点改变。

  再次无缘无故被苏淼仪diss了一番的宋芷韵决定为了自己的尊严抗争到底,“呀,我说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啊,自己耳背还要说我有问题,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啊。”

  “哎呦喂,宋芷韵你有出息了啊,这是可以的啊。”苏淼仪也不是个善茬,直接与宋芷韵杠上了。

  底下的秦逸听着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拆台,只觉得绝望的窒息渐渐遏制住了他的喉咙,“让、让。”他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开了一点缝隙,求救道。

  然而他身上那个不着调的宋芷韵并没有听到他那声微弱的求救声,倒是苏淼仪再次耳尖的听到了!

  “宋芷韵!”苏淼仪突然提高了音量。

  被吓了一大跳的宋芷韵差点没跳起来,一边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一边没好气地回道:“干嘛,你想吓死谁啊。”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苏淼仪牙尖利齿地反击道,“你那里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她可以拿她那双透视眼担保,她刚刚没有听岔耳,绝对有男人的声音。

  “胡说八道什么啊,你有病吧你。”还没回过神来的宋芷韵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不屑地冷笑道。

  “你他丫的背着我干了什么事!”苏淼仪才不信她的鬼话,步步紧逼道。

  “你是一大早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吧你,一边玩去。”宋芷韵听到她那疑神疑鬼的猜疑后,皱着秀眉没好气的回道。然而下一刻拍着心口的手触及到底下的顺毛时,她猛地一下想起了什么。就像是被踩中了尾巴一样,惊叫一声后,灵活地一跃而起。

  在看到底下奄奄一息的秦逸时,整个人都愣在原地。那张白净的面容此刻惨白万分,与涨红的脸颊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整个人就像是脱了水的鱼一样一动不动地瘫在床上,那双光彩夺目的眼睛紧闭,了无生气。

  “喂喂喂,宋芷韵你怎么了?阿韵你别吓我啊,你怎么了?”电话里苏淼仪的声音还回荡在耳边。

  然而宋芷韵此刻全部的思绪都被眼前的突发事情所吸引走,“我的天!你别吓我啊,弟弟!”她惨叫一声,随后整个人扑在他的身上,伸手给他做不规范的心肺复苏。

  颤抖的双手抵在他略显单薄的胸膛处,不断地向下按压着,她真的要急疯了,这人要真的出点事,她以命抵命都不够啊。

  “弟弟?什么弟弟?”电话那头的苏淼仪半天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鬼,“你哪来的弟弟啊?还是说你亲戚家的弟弟来了?但你不是搬出去住了嘛,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苏淼仪的问题就像是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地扫射着,断断续续地传到了宋芷韵的耳中,但她选择自动屏蔽。

  按压了几十次后秦逸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宋芷韵更加慌了神,颤抖的手慢慢凑到他秀挺的鼻子处,使出了吃奶的劲努力掐着他的人中。尝试了许久后,依旧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此刻的宋芷韵早已是六神无主,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视线在触及到秦逸略显苍白的唇色时,她突然反应过来了,人工呼吸啊!

  慢慢凑近那樱唇,真想俯身吻上去时,那双摄人心魂的眸子咻的一下睁开了,宋芷韵立马僵在原地。脑海里第一个反应不是‘真好,他活过来了’,而是‘偷吻被抓包了,怎么办’!

  秦逸看着眼前放大的俏脸,杏眼朦胧,忽闪忽闪的,特别惹人可爱,以及唇边只有分毫距离的红唇,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红晕攀上脸颊,黑眸微微一暗,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二人的视线慢慢对上,秦逸看到了宋芷韵眸中的慌张,不由自主嘴角一翘。而宋芷韵在看到秦逸含笑的目光后脸轰的一下炸了,脸颊上滚烫的温度无时无刻不再提醒她刚刚做了什么愚蠢至极的事!

  “宋芷韵!宋芷韵你说话啊!你是傻了吗?”电话里的苏淼仪在迟迟没有得到宋芷韵的回应后,再次开嗓吼道,“宋芷韵!你他丫的是死了吗?你别吓我啊!”

  苏淼仪的吼声惊醒了对视的二人,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拉开了互相之间亲密的距离,在慌乱之间,床边的手机被带倒在地,“啪嗒”一声,手机应声挂断。

  苏淼仪的声音戛然而止,电话那头的苏淼仪愣愣地看着挂了的电话,“我去,宋芷韵这家伙在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不说还挂了我电话!反了天了吧。”

  “那个啥,你别误会我刚刚没有其他的意思。”宋芷韵不敢看秦逸,只得低着脑袋小声地解释道。

  但她此地无疑三百两的解释显得很苍白无力,看着她的秦逸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然而说出的话却是那样的一本正经,“我知道姐姐你想亲我!”

  “啥?”原本低垂眼眸的宋芷韵听到这话后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弟弟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啊!这可关乎她的名声!

  “我们睡也睡了,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所以我都不在意了。”秦逸顶着那张天真无邪的脸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