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你要负责
奈之浅2020-02-06 11:093,175

  “你。”宋芷韵终于找回了自己仅存的理智,往后挪了挪,拉开了双方的距离,她的后背紧紧贴着墙壁,不敢动弹分毫,目光依旧落在对面在发呆的少年身上,不知该如何开口。

  秦逸怔怔地看着她往后一躲,那张白净的脸颊上微微染上了一层红晕,然而面色平静如常,没有半点慌张与其他反应,如此一来他便无法琢磨透宋芷韵心中的想法了。

  他哪里知道此刻某人心乱如麻,只是为了自己的脸面着想,强撑着不敢表现出分毫罢了。

  “我们……”秦逸轻轻开口,目光在宋芷韵脸上打转了许久,“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我我我。”原本准备了长篇大论的宋芷韵在触及到那双澄澈的大眼时突然语塞,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你你你……”

  遂她放弃了,眨着眼睛,等着秦逸开口。

  “这是我的初吻。”秦逸眼眸一垂,眸光里红光涌动,但从宋芷韵的角度并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宋芷韵看着面前神情低落的少年,连忙替自己申辩道:“我们没有接吻!”

  “你说什么?”秦逸猛地抬起头,氤氲的水眸直直看向宋芷韵,一撇嘴,软糯的小奶音上染上了一丝气愤,“你做的好事不打算承认了?你现在是拍拍屁股就要跑人?”

  听到这番话的宋芷韵瞪大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生气了的少年,一阵头大。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我们刚刚那行为真的不算是接吻,所以你的初吻还在。”她手忙脚乱地替自己解释道,“一擦而过,不要说我了,就连你也没有任何感觉,所以这个不算。”

  “说到底你还是不想负责。”秦逸嘴一撅,忿忿地一撇头,独自生闷气,“反正你既不相信我也不想承认自己的过失,天下的好事都被你占尽了。”

  宋芷韵捂着胀痛的脑袋,好言安抚道:“弟弟啊,不是姐姐不想负责,而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啊。你说的事我都想不起来,而且刚刚我们也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所以我并没有占任何便宜。”

  她真的好委屈,怎么无缘无故就背上了女色魔的称呼了呢。还有刚刚那一擦而过真的不是她的问题,若非不是他瞎鸡儿乱动,也不会有这种事发生,当然这话她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除非她皮痒痒,才会不知死活地把这心里话说出来。

  又委屈又生气的秦逸一把扯开被子,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膝,可怜兮兮地把脸埋在腿间,单薄的双肩一耸一耸的。

  宋芷韵看着面前小可怜状的秦逸,右手伸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放也不是收也不是,一时僵在原地。

  秦逸虽然看不见宋芷韵的神情,但他能从她不安的呼吸声中感觉到她在纠结。纠结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好事,至少证明她动摇了,他的计划暂时可行。他掩在暗处的黑色的瞳仁中倒映出了暗红色的光芒,显得邪魅无比,然而他的变化宋芷韵自然是无法察觉的。

  她的手依旧僵在半空中,整个人都靠在墙壁上,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偏偏秦逸还不打算放过她,糯糯的嗓音染上了几丝委屈闷声道:“睡也睡了,亲也亲了,你当真什么话都没有要说吗?”

  宋芷韵突然爆发了,怒气冲冲地吼道:“啊!你怎么回事,我都说了我不记得了,没有的事,你何必纠缠不清呢!”

  然而她吼完这番话就后悔了,紧咬着唇,双手不安地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我的天呐,她究竟在说些什么啊,这下子真完了,无法收场了。

  屋内寂静无声,透着几丝诡异。

  “好,我知道了。”秦逸缓缓抬起脑袋,泪水夺眶而出,从脸颊上滑过,滑落在被子上,无声地溅起一朵水花。

  少年紧紧咬着唇努力吸着鼻子,想要把眼泪逼回去,大眼通红通红,蓄满了泪光,随后伸手胡乱抹了一把,擦去了脸上的泪痕,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一抹比哭还委屈的笑意,一副故作坚强又强颜欢笑的模样,无疑是令人最心疼的。

  此刻宋芷韵的内心在承受着有史以来最为煎熬的一侧自责,明明知道他是一朵不谙世事的小百花,她居然还敢说出如此过分的话,不是明摆着要把小花扼杀在摇篮里嘛。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但人弟弟同样也没有做错任何事,她这么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对他又何来公平可言呢。

  “打扰姐姐了,我真的很抱歉。”秦逸看了一眼依旧待在原地不动的宋芷韵,朝她扯动了一下嘴角,挤出了一抹令人心疼的笑容。白净的肌肤上还有泪痕的痕迹,眸里隐隐闪现的泪光,都在诉说着宋芷韵的狠心与无情。

  “你别这样啊。”宋芷韵一瞧他这样有些慌了神,这孩子该不会想不开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吧,比如一出门就打算找个倒霉司机一死百了,又或者说跑到晴雨桥上一蹦而下,一想到那个或是血淋淋的场面又或是尸沉大河的后果,她就一阵后怕,想都没想地直接扑了过去。

  “嘭”一声,秦逸被她扑倒在床上,二人以女上男下的姿势诡异地对视着。

  秦逸是打死都没有想到她会做出如此彪悍的动作,呆呆地被她扑倒在床,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她。

  正记得火烧眉毛的宋芷韵没有发觉此刻的他们有何异常,伸手扣住秦逸略显单薄的肩膀,神情认真道:“弟弟听姐姐说,什么都是姐姐的错,你不要放在心上。你还小,因为这种事发愁是不值得的,等待你的是更好的人生,所以千万不要钻牛角尖。”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先稳住秦逸的情绪,不让他一时想不开走了弯路伤害自己,其他的事她都可以顺着他的意。

  秦逸眨巴了一下那双水灵的大眼,继续盯着神色焦急的宋芷韵。心里一阵疑惑,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千错万错都是姐姐的错,你要打要骂,姐姐都心甘情愿接受,绝不反抗。但你年纪还小,还没享受到人生的酸甜苦辣,所以千万不要想不开。”宋芷韵见他没有回话,心更慌了。在心底默默diss了自己好一番,如果不是她的多嘴,人弟弟也不会委屈到想不开啊,所以究其原因都是她的错,她死一百次都不够挽回这个局面啊。

  这时秦逸才理清头绪,合着她是把他当做一言不合就要寻死觅活的傻子了吗?他无语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在宋芷韵心里他的承受能力就这么糟糕,被她一吼他就要出门寻死?谁给她的勇气!

  然而起了坏心眼的秦逸打算将计就计,轻轻一抿嘴,慢慢把自己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神情低落,小声道:“姐姐说的我都明白,但是……”

  原本听到前半句话时宋芷韵深深松了口气,然而在听到他还有个但是后,刚松懈下来的心再次紧紧提起,连忙打断道:“没有但是,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说,姐姐不会取笑你的。”

  “那姐姐是想起昨晚的事了吗?”秦逸怯生生地问道。

  宋芷韵一时语塞,在看到秦逸那双宛如小兔子红彤彤的眼睛时,很自觉地点了点头道:“嗯,我都想起来了。”内心的OS是想起个头,依旧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能想起什么。

  “那姐姐是打算负责了吗?”秦逸湿漉漉的眸子继续盯着宋芷韵,不安地等待着她开口,仿佛她的答案决定了生死似的。

  被赶鸭子上架的宋芷韵只得艰难地一点头,再次昧着良心道:“对,姐姐负责。”负责个鬼,她负什么责啊,如果那也算是接吻的话,那她岂不是亏大了,一擦而过都要负责,而且她还是那个被动的,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在听到宋芷韵这话后,秦逸终于笑了。不再是强颜欢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嘴角一扬,挂着一抹羞涩又明媚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配上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蛋,当真是个清纯无比的男孩子。

  可宋芷韵看着他的笑容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人没事是好事,但她可能摊上了大事了。无缘无故要对弟弟负责,明明什么便宜都没占地,却要让她背锅,怎么能不委屈呢。但她转念一想,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原则,也算是接受了这个令她崩溃的事实,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秦逸奶白的肌肤在宋芷韵毫不掩饰地注视下,渐渐染上了一层淡粉的光晕,白里透红,面若桃花。只听他小声地开口道:“姐姐,你能不能先起来一下。”

  “啊?”宋芷韵秀眉一蹙,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咬着唇的秦逸不好意思地指了指二人紧贴在一起的身躯,宋芷韵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目瞪口呆!“轰”的一声,她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她好像又干了一件蠢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