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床上有人
奈之浅2020-02-06 11:093,195

  睡梦中的宋芷韵只觉得耳边传来了一阵轻声细语,有些聒噪,不由得伸出手在空中随意抓了几下,想要敢跑那个扰了她好梦的声音。

  秦逸看着她那可爱又俏皮的小动作,不禁嘴角一翘微微笑了笑。随后小心翼翼地上了床,占据了靠大理石护栏那侧,而宋芷韵自然是睡在靠墙的里侧。轻轻地替她把手放回去,盖好被子后,这才关了小夜灯。

  一夜好梦的宋芷韵第二天悠悠忽忽地醒来,揉了揉后颈后,伸手去摸床头柜找手机。这是几天来她睡得最为安稳的一次,居然在闹钟响前醒来,实在是惊喜又欣慰。

  “咦,怎么有点不一样。”伸在一旁的手摸索了好一阵,都没有找到手机,而且她还觉得此刻指尖下的感觉和桌子的质感很不一样,明显就柔软了好多,而且还有点温度!

  思及此的宋芷韵撇头一看,在看到身边突然多出来一个人时懵了。手依旧放在原地,没有移开半分。

  秦逸慢慢睁开睡眼惺忪的眸子,在低头看到自己胸膛上多了一只手时很是诧异,随即便循着手望去,刚睡醒的嗓音软糯中带着一丝沙哑,“怎么了?”

  宋芷韵的目光与秦逸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在听到他那醉人的声音后恍然初醒,猛地一下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往后一缩,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你你你,秦逸?”她的牙齿都在打颤,眼前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一觉醒来就多了一个人!

  “嗯,是我。”秦逸缓缓坐起身,神色自若地活动了一下筋骨。

  “不不不,不是。你怎么会在这里?”好半天宋芷韵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哆哆嗦嗦地询问道。

  揉着脑袋的秦逸一愣,随即转头看向依旧呆愣的宋芷韵,猛然惊醒,一把揪过被子紧紧裹住自己,“你你你你,你自己做的好事不记得了?”

  “哈?”原本就搞不清楚状况的宋芷韵此刻就更加懵逼了,声音在发颤,“你在说什么?”

  秦逸撇了撇嘴,睁着那双大眼委屈巴巴地看着她,嗓音带着一丝低落,“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是,我应该记得什么?”宋芷韵双手抱胸,一脸诧异地看着面前一脸委屈的少年。为什么她有种不祥的预感,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

  秦逸抿了抿唇,随后咬着粉唇委屈道:“姐姐真的忘记了吗?昨晚你紧紧拽着我的手不让我走,你都不记得了吗?”

  “你可别瞎说,我们昨晚压根就没见面!”宋芷韵连忙替自己申辩道,天地良心啊,自从他走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了啊,怎么可能大晚上的还拉着弟弟的手死活不肯松手呢!

  “你是怀疑我?怀疑我在说假话?”秦逸听到此话后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大眼忽闪忽闪,蒙上了一层水雾,水眸氤氲,暗含泪光,“原来在姐姐的心里我就是一个说谎话的弟弟,就这么信不过我吗?”

  “不不不,不是。”宋芷韵一瞧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小模样,连忙摇手否认道,“我没有信不过你,你不要想多了。”

  秦逸白嫩的双手不安地揪着被子,咬着唇小声问道:“那为什么姐姐不肯承认我们昨晚有见过面呢。”

  “可我们真的没有见过面,你让我怎么承认?”宋芷韵懵了,这究竟是什么操作!她又不是痴呆记不起昨晚发生的事,但秦逸所说之事她是真的没有印象,可看样子他也不像是说谎。毕竟这人凭空出现可不是闹着玩的,又不是有瞬移的超能力,怎么能做到悄无声息地睡在她身边呢,真是令人费解。

  “那你怎么解释我在你床上呢?”秦逸小嘴一撅,小奶音带着一丝气愤,仿佛是在指责宋芷韵睡了不认人的态度。

  宋芷韵懵懵地回道:“我也不知道啊,所以我才问你的啊。”她的确是不知道啊,一觉醒来他就出现在她眼前,这让她怎么能搞清楚状况啊,依旧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对面的人,杏眼睁的圆圆的,等待着秦逸给她解答疑惑。

  见鱼儿上钩了,秦逸心中暗喜,然而面上依旧沉浸在低落的情绪中,“可我说了啊,我说的你又不信,我能怎么办?”

  “不是我不信,而是这事太匪夷所思!”宋芷韵捂着脑袋,越发觉得心累。这什么破事啊,她昨晚明明早早的上了床,而且睡前一直都是一个人在屋内,怎么第二天一醒来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个人呢!这不是怪事是什么?比前几天的事还要荒诞!

  “说白了你就是不相信我!”秦逸见她隐隐有了松动的痕迹,便加了一把火,把小脑袋往旁一转,冷哼了一声。

  那奶气十足的冷哼没有一点杀伤力,倒是带着萌化人心的软萌。

  宋芷韵又气又好笑,气的是他所说的话她什么都不记得了,笑的是眼前这个少年太可爱了,奶萌奶萌的,真想伸手捏捏。

  “我信我信。”宋芷韵见他正在气头上便决定暂时顺着他的意道,“姐姐相信你,昨晚我们的确见面了,那可以和姐姐仔细说说昨晚的情况吗?”

  “你昨晚关店都有九点多了,我路过你正好把我叫住了,要让我看看方案可行不,我就跟着你上了楼,然后你就拉着我的手不肯放怎么都不让我走,感觉你好像喝了点酒,因为我有闻到酒味。”秦逸绝对是个说谎不会脸红的主,谎话随口即来,秀气的眉头微微一拧,仿佛是陷入了沉思,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对,你肯定喝酒了,我都觉得你说话有些口齿不清,整个人都有些恍恍惚惚的。”

  “不可能!”宋芷韵直接大喊道,“绝对不可能,我压根就不会喝酒,怎么可能会找死喝酒呢。”

  这个黑锅她不背,死都不背!她是个酒精过敏体质,除非是不要命了,否则就是滴酒不沾的主,怎么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喝酒呢。

  “你看你又不相信我。”秦逸低垂眼眸,单薄的肩膀微微耸动着,完全就是一副小可怜状,“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那我不说了就是。”

  宋芷韵绝望地往后一仰,头重重地撞击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

  秦逸听到撞击声后猛地抬起头望向捂着脑袋,龇牙咧嘴的宋芷韵,强忍住笑意,故作委屈道:“你不相信便是了,为什么还要自残呢。”

  呲咧着嘴的宋芷韵听到他这话只觉得一群乌鸦从头上飞过,冲她发出嘲笑声。她真的是欲哭无泪,哪只眼睛看到她要自残了!她明明是最爱惜自己身子的人好不好!

  “我看看撞疼了没。”秦逸往前一挪,小心翼翼地掰过她脑袋,伸手轻轻地揉着她的后脑勺,动作轻柔,神情温柔。

  宋芷韵微微昂起头看到的便是他面带笑意的侧脸,青涩的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温和,粉唇紧抿,与秀挺的鼻子之间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线条硬朗又不失柔和。

  温润的指腹正轻柔地揉着她的脑袋,带起阵阵酥麻之意,一下子就挑拨了她不安的内心。

  秦逸敏锐地察觉到她身子一僵,整个人就僵硬在原地,微微一拧眉,小声地开口道:“怎么了?还痛吗?”

  在听到耳边响起的小奶音后,宋芷韵迷迷糊糊地抬头看向他,正巧他也低下头望向她。二人视线不期而遇,各自的动作无疑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唇对唇只在咫尺之间,主要有一人稍微动一下,就可以贴上对方的双唇上。

  秦逸看着面前这张光洁如玉的脸庞,白皙无暇的肌肤透着水嫩的光感,眸光突然暗了暗,喉结不自觉地微微上下移动了一下。

  宋芷韵呆呆地看着那张放大的俊颜,室内陷入了一片寂静,静到她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以及猛烈的心跳声。

  秦逸感受到了她温热的气息以及略显急促不安的呼吸声,然而存了坏心思的他压根就没有想要放过她,嘴巴一张,“姐姐你怎么了?”

  随着他那细微的小动作,接踵而来的便是唇与唇之间的相遇,他的唇不经意间轻轻擦过宋芷韵的红唇。

  宋芷韵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轰’的一下炸了,他们刚刚干什么了?他们是亲上了吗?我去,这下子事闹大了吧,睡了人家不止,还亲了人家?有没有比她更悲催的人了,没有洗漱就亲上了?这等福利好歹等她洗漱完,以美哒哒的外貌送达吧!现在算什么啊!亏大发了!她不服啊!

  她虽然心里在咆哮,然而面上依旧是一副痴呆状,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秦逸看着她面色不改的脸,心里有了疑惑。没有一点反应吗?没有激动之情?就连诧异都没有吗?这不科学啊!莫非是傻掉了?再次瞅了一眼睁大眼眸,放空自我的宋芷韵,他心里的挫败感越发的强烈。这是又失败了?还是说她压根就不吃自己这套?莫非是自己这张脸出了错?

  思及此,秦逸一阵头大,这可就糟糕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