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兄弟相争
奈之浅2020-02-06 11:093,174

  “呵。”秦逸闻言嘲讽般地挑了挑眉,嘴角的弧度慢慢咧大,“是不是只要是我看中的东西你都要抢,现在连人都不打算不放过了?”

  季朗的笑意渐渐敛了回去,双手插袋,一脚蹬在墙上,神色慵懒又自在,淡淡地睨了他一眼道:“你要是非把这个夺人所爱的罪名安在我头上我也不多说什么了,随你猜测好了。”

  “被我猜中了,心虚了?”秦逸这次选择步步紧逼,上前一步,紧紧地贴着季朗的胸膛,二人鼻尖对鼻尖,平缓的呼吸悉数都喷洒在对方的脸上,就连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秦逸嘴角一扯,继而又道,“抢不到东西就要毁掉,莫非这次打算直接杀人灭口?”

  “看来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之前的教训还没有吃够?”季朗眼眸微眯,眸里的挑衅之意直接摆在明面上,丝毫没有想要隐藏自己的恨意,“短短几天时间就养好了伤可以去捕猎了,莫非是我下手太轻了?”说着便把自己的双手搭在秦逸的肩上,紧紧扣着他的双肩。

  秦逸眉头一皱刚想回话,就听到两个脚步声慢慢逼近他们,“呀,大白天的,这是在干嘛?”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现在的男孩子都这么大胆?”另一个女孩子诧异道,“果然好看的男孩子都是有男朋友的。”

  “走吧,走吧,不要打扰人家好事了。”刚开始说话的女孩拉了拉身侧人,小声劝道,想要离开这个暧昧之地。

  身旁正看得津津有味的女孩在拉扯间不得不收回自己的视线,跟上同伴的脚步。“你有没有看到他们的长相,光看背影就感觉很帅气的样子,怪不得我们都找不到男朋友,合着人家都跟男孩子玩耍。”

  “你难不成还想从男生那边撬墙角?虽然也没有看清他们的长相,但光凭这个身高与身段我猜是两个大帅哥。”

  “哎呀你想哪里去了,异性劝分,同性劝和,我祝福他们还来不及呢,极品男孩子当然是要和同样优秀的男孩子在一起才养眼。你觉得哪个是攻哪个是受,光看身高我看不出来。”

  “我有点后悔把你拖走了,就应该再观察一下,饱饱眼福也好。”

  “要不然我们再回去?”

  ……

  两个女孩渐渐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然而她们之间的对话还是让秦逸和季朗听的真切。

  这是被人当成gay了?秦逸微微瞪大了眼,她们的对话无疑冲击了他的大脑。

  季朗俊朗的面容上蒙上了一层阴霾,抿着唇,搭在秦逸肩上的手立马收了回来,垂在两侧。呵,把他们俩误认成一对?这可不是眼瞎这么简单的事了,分明就是没长眼加没头脑!明明他们俩之间流动着满满的杀意,居然会觉得是暧昧之情?

  “真恶心。”秦逸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抱着手冷笑道,“果然和你在一起就没有好事,为了各自的声誉着想,我们以后还是别见面了吧,省的被人误会。”

  季朗嘴角一掀,露出了一抹温暖人意的笑容,“弟弟不会不明白我对你的爱吧?哪怕千夫所指我都不在乎,所以更不怕别人的误会了。”

  “呕。”秦逸完全不给面子地干呕了一声,随即弹了弹身上压根就没有的灰尘,“你这样装不累吗?既恶心了我也恶心了自己就这么开心?还是说你非要斗个两败俱伤才肯罢休?”

  季朗的笑容灿烂又明媚,比此刻盛夏的太阳都要耀眼几分,“只要看到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啊,所以弟弟为了满足一下哥哥的喜悦,你就牺牲一下可好?”

  “做梦吧你!”秦逸气的骂人的话噎在嘴边,微微拧了拧眉,直接甩袖走人。

  季朗也不拦着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淡淡一笑,阳光照耀在他白皙的肌肤上,给那张精致的侧脸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迷人又闪耀。那双璀璨夺目的黑眸此刻寻不到一丝暖意,冷峻如冰,冷冷地目送秦逸的离去。

  秦逸那双像朝露一样清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嘲讽,柔美的面容上带着一抹冷笑,“这家伙究竟是怎么想到要让自己牺牲成全他?自己的步步退让在他眼中就成了害怕?呵,真是可笑。”斗了这么多年季朗不嫌累他都嫌累了,又何必闹的两败俱伤,双方都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呢?但刚刚季朗的那番话真的踩中了他的底线,他虽然怕麻烦但不怕事,如果季朗还要步步紧逼,那他也不会心慈手软。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照耀在秦逸那张可爱中透着冷峻的脸庞上,变成了淡淡的光晕,就像是蒙上了一层迷人的芳华,隐隐倒映出一抹孤清的影。

  宋芷韵半靠在柜台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笔在本子上涂涂改改,这绝对是个痛苦的过程。

  “我的天呐,我也是个脑残,别人这么一说,我就照做了。”她已无力吐槽自己,居然还真的拿出纸笔开始写方案,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具体的实施方案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可人家弟弟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不靠谱的人,可为什么就不肯告诉自己一点内幕呢?”宋芷韵放下笔开始陷入了沉思,人弟弟这么纯洁无害,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而且他们的交谈也算得上融洽,弟弟字里行间也认同了她的这份工作,压根不会是无聊到没事找事的主吧。

  “莫非……”宋芷韵咬着唇,秀眉一挑,露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莫非他这是拖延时间,为的是多看自己几眼?”

  这个想法刚出口她就趴在柜台上乐开了花,不得不佩服她自己的脑洞,如此狗血的剧情都能想出来,也是厉害的。

  “服气服气。”她一边笑着,一边自言自语地夸赞着自己。她可不敢对人家小年轻下手,免得一纸诉状把自己告上法院去,钱没挣着,人没拐到,却把自己搭进去了,绝对是一笔不合算的买卖,亏本买卖,她才不会做呢!人嘛就算了,这个钱倒是可以挣一下。

  打定了主意的宋芷韵直起身,信心满满地开始制作笼统的初级方案,至于这个效果嘛肯定是不咋地,但她的诚意到了,何况等明天人来了还可以再修改。

  陷入在自己思绪中的宋芷韵并没有听到门口的风铃声,两个铃铛轻轻的碰撞着,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然而门口却空无一人。

  晚上宋芷韵回到了楼上的住处,当看到空空如也的冰箱时,这才想起她这个猪脑袋又忘记买吃的了,无奈地合上了冰箱门,再次点了外卖,然后在等待的同时继续研究自己的方案,以及回想之前和少年谈话间的内容,以此来提取有用的信息。然而她发现全程她注意最多的便是他那张脸,“啊,真是疯了!”

  她把本子一合往吧台上一放,脑袋则轻轻磕在大理石的桌面,冰冷的桌面不断地侵袭着她的大脑,以此来让自己清醒。对一个小男孩念念不忘,她可真够不要脸的。

  “这几天是怎么回事相继遇到长得好看的男孩子,莫非真的迎来了烂桃花?”宋芷韵轻声地嘟囔着,不是她想太多而是最近发生的事太过于匪夷所思,至少她以前可没有一下子遇到三个如此极品的男孩子,还是各式各款的,一个冷冽又俊朗,一个貌美又温柔,还有一个可爱又帅气。真是太考验她的定力了!而且她有种去菜场买菜的错觉,挑花了眼。

  “啊,我在想些什么啊,肯定是被苏淼仪这家伙给带偏了,回神回神。”宋芷韵伸手轻轻拍打了一下脸颊,在拉回自己思绪的同时也不忘黑了一把苏淼仪。

  苏淼仪这下子可坐实了那句‘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名言警句’,事实证明有个损友是真的闹心。

  宋芷韵这顿晚饭吃的食不知味,匆匆洗完澡,收拾好一切后就早早地爬上了床,开了一个床头小夜灯,看了一会儿书就困了,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进入了睡梦中。

  一阵风吹动了窗口处薄纱似的窗帘,在屋内飘动,带着一丝旖旎又带着一丝渗人的诡异。床上的宋芷韵似乎是感觉到了一丝冷意裹紧了身上的薄被,然而还是没有清醒的痕迹。

  人影晃动间,一个身影出现在暗处,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被黑暗所掩盖。那个身影慢慢从暗处走出来,踩上结实的木质楼梯,逐渐靠近床上的目标。

  在小夜灯光晕的照耀下,那张脸渐渐变得明朗。

  白嫩又俊朗的脸蛋上噙着一丝笑意,灵气十足的眸子此刻正悄悄地看着床上的宋芷韵,线条清晰的下颚微微低下,一下子就柔和那份分明的轮廓,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煞是可爱。

  “我再不下手就要被他抢先了,所以这次我就主动一回吧。”他嘴角一翘,轻启粉唇轻笑道。笑容清新又明媚,在黑暗与光明的交汇处熠熠生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