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设崩了
奈之浅2020-02-06 11:063,268

  “阿西吧,我今天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宋芷韵忿忿地叫了一声,努力遮风挡雨的伞在狂风暴雨中显得不堪一击,早已淋湿了她单薄的衣衫,在风中瑟瑟发抖,还要忍受这无休止的惊魂场面,回家的路成了永远无法到达彼岸,种种诡异的场面令她心神崩溃。

  秦逸看着渐渐崩溃的宋芷韵,眸光微闪,“心疼了?”季朗那欠揍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耳边。

  秦逸淡淡瞥了他一眼,发现他依旧是那般的丰朗神俊、淡定自若,不由得讥讽道:“像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活该没有任何情绪,只配落得个孤独终老的下场。”

  季朗脸上的笑意不减,“怎么办呢?我原本是打算送她回家的,现在看来更应该把她送回去了。”说着,他的脚步丝毫不迟疑地往外迈去。

  “你敢!”秦逸拉住了季朗的手腕,冷眼威胁道。

  “你猜我敢不敢?”季朗甩开了秦逸的禁锢,朝他淡淡一笑便转身赶往雨中。

  看着季朗一步步接近宋芷韵,秦逸拧着眉头,右手紧握成拳,恨恨地一拳砸向一旁的墙壁,指尖的鲜血顺着雨水不断地往下滴落,大雨冲淡了那浓浓的血腥味,却冲散不了他心中的苦涩。

  “我们又见面了。”正当杵在原地恨不得扔了伞好好清醒一番的宋芷韵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嗓音,回头一看,之前碰到的那个男子再次出现在她眼前。

  撑着黑色的大伞笑颜盈盈地站在她跟前,目光澄澈,笑容美好,是那样的纯净与纤尘不染,令人放下了所有的戒备之心。

  没想到宋芷韵再次面对这样一个俊朗的男人丝毫没有激动与兴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幻觉幻觉,这一定是幻觉!”她深吸了口气,不断地提醒自己要淡定,不要轻易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人明明走了,怎么可能再出现呢!她又不是傻子!

  面对宋芷韵的反常,季朗脸上的笑意渐渐有些绷不住了,便再次开口道:“需要我送你回去吗?大晚上的你这样一个人一直在这里转悠也不是办法啊。”

  听着那温柔似水的嗓音,宋芷韵强压下心底的感动,再次自言自语道:“都是幻觉,幻觉!天灵灵地灵灵,天地快显灵,妖魔鬼怪速速退去!”

  季朗抿了抿薄唇,不知道当面对一个傻子时他该说些什么为好,又气又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如此棘手的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而原本要离开的秦逸在听到宋芷韵这话时,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这人怎么这么逗,任何人无论是谁看到了季朗都无法挪动脚跟,他天生就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不管男女老少,都拜倒在他那个温文尔雅的假象之下。而她是至今为止除了自己之外第一个对他温文儒雅的假面发起挑战的人,不得不说非常有勇气。

  打定了主意的秦逸再次返回原地,暗中观察着那两人的一举一动。

  一男一女站在马路的中央,昏黄的路灯照在他们的身上,披上了一层朦胧感。此刻四周寂静无声,就连风都不刮了,过了之前那场倾盆大雨后只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他们二人却没有察觉到异常,继续大眼瞪小眼,都默不作声,等待着对方开口。

  “我送你回去吧?”季朗率先败下了阵来,实在是眼前这事出乎他意料,完全搞不懂,便决定先发制人。

  宋芷韵打量了许久后,小心翼翼问道:“你是人吗?”

  “噗嗤”一下,躲在暗处的秦逸没有收住直接笑了出来,这话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像是在骂人,反正在他听来可不是什么好话。索性的是他与宋芷韵离得较远,并没有被听到。

  但季朗敏锐地察觉到了秦逸的笑声,但依旧波澜不惊,保持着良好的家教,挑了挑俊秀的眉问道:“如果我不是人的话,那你觉得我是什么?”

  宋芷韵不说话,目光再次落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来回打量了许久,然后冲他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嗯?”季朗虽有疑问,但脚步并没有迟疑,慢慢走向她。

  当走到她跟前还有半米的距离时,宋芷韵迅速伸手摸了他一把。

  画面静止,空气凝结,时间定格。

  季朗的美目微微一愣,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揩油的女孩,她居然敢把手放在他胸口,她居然敢摸他!宋芷韵的行为无疑冲击了他的认知与三观,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主动?

  暗处的秦逸也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前一刻还崩溃着后一刻就胆大妄为到敢摸季朗的宋芷韵,不知该夸她胆大呢还是该骂她蠢!

  当宋芷韵的手触碰到隔着衬衫的胸口处时,感受到了从衬衫底下传来的温热后,她顿时松了口气。可以见得眼前这人是真的人,而不是幻觉。后知后觉的宋芷韵这才发现面前这人的失常,记忆倒退,猛然间瞪大眼睛,仿佛受了惊吓似的,连忙磕磕绊绊地解释道:“我我我,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对,确认一下,我并没有占你便宜,真的!”

  宋芷韵神情紧张,此刻的她手脚并用不断地解释着,就差以死证明自己的清明了。双脚在原地打转,一手撑着伞,一手不断地摇着,努力替自己解释。但她的解释在她那个举动面前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想揩油啊,啊!这到底要怎么才能解释清楚啊,疯了!”她无语地抚额,这都是些什么破事啊。她要是真存了这个心,怎么可能一秒钟就收手呢,连肌肉线条都没有仔细感受到,岂不是亏大了!再说了她一样都是个胆小的人,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说的就是她这种胆小鬼。

  眼瞅着季朗依旧抿着薄唇,迟迟不开口回话。

  宋芷韵索性放弃替自己的辩解,差点有了想哭的冲动,这恶人做的太糟心了。无奈地仰头,委屈地自暴自弃道:“算了,就当我是个女色狼吧。反正摸也摸了,你也不能拿我怎么办了,早知道坐实了这个称呼,就摸久一点了,亏大发了。”

  “你怎么这么可爱呢。”季朗闻言一个没憋住,眉眼一弯,直接笑了出来。笑容璀璨,笑声清脆,那张如玉般的俊脸成了这个黑夜最亮眼的星星,璀璨夺目,摄人心魂。

  宋芷韵看着他的笑容很没出息地悄悄咽了咽口水,作为一只颜狗,如此美颜盛世摆在跟前,她要是不心动那是假的!古人有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她虽然做不到那般豪气,但欣赏一下总不为过吧。有哪危险分子长这么帅的,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此刻的宋芷韵早已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忘记了之前警告自己的‘越美的东西越危险’这番话了,迷失在季朗的美颜中,把危险抛之脑后了。

  “太晚了,还是我送你回去吧。”季朗朝她柔柔一笑,随即很自然地伸手揽住了她的肩,把她带到自己的伞下,“我来撑伞吧,你把你的伞收了吧。”

  “哦哦,好好好。”宋芷韵不做任何思考,忙不迭地收了自己的伞,躲在那顶在风中依然坚无不摧,没有一丝摇晃的黑伞下,不由得赞叹道,“你这伞哪里买的,看起来很坚强。”和自己那顶弱不禁风,风一吹就倒的伞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呐!

  “挺平常的,一般便利店里都有。”季朗看了一眼把他们二人都紧紧护住的伞,随即扯开话题道,“其实不是伞无坚不摧,而是我力气大,撑得稳。”

  宋芷韵闻言看了他一眼,眼带笑意道:“说实话,我没看出来。”

  “你刚刚不都摸过我的胸肌了嘛,怎么会没看出来呢!”没想到一听她说话,季朗急了,立马替自己辩解道。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宋芷韵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想爬出来了。

  “注意你的措辞,我那是无意之举,并不是真的想摸,还有你能通过短短一秒钟就能感受到别人有无肌肉?”宋芷韵斜了他一眼,伶牙俐齿地替自己讨回了一个公道。什么美颜盛世,什么美色诱人,在她的声誉面前都是浮云!

  “哦,没有就没有吧。”季朗特别委屈地低下了脑袋,小嘴一撅,小声地回道。好像宋芷韵的回答深深的伤害了他那幼小的心灵,给他那颗小心脏狠狠地画下了一笔无法抹去的伤害。

  宋芷韵一瞧他那委屈的小表情,哭笑不得。这明明是人间仙子的外貌,怎么这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呢!说好的谪仙呢!这委屈的小模样又是什么情况!

  “哎呦我头疼呐。”宋芷韵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然后伸手轻轻扯了扯他挽起的袖口,赶紧安抚道,“你力气大,你力气最大了!谁都比不过你,你是大力士!”

  “真的吗?”前一刻还委屈巴巴的季朗后一刻就喜笑颜开,开心地像个两百斤的小胖子,笑眼弯弯,天真又无邪。

  宋芷韵重重一点头回道:“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看着那张纯真的脸庞,她心生罪恶,得!她居然骗了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男人,还真是令人头大,心慌慌的。

  还有她特别想和这位美男说一声,你的人设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