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匪夷所思
奈之浅2020-02-06 11:063,237

  秦逸远远看着他们二人一唱一和,交谈愉快,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眸光暗了暗。果然任谁都无法抗拒季朗的温和,这个男人就是有这个本事可以让所有人为之着迷,更甚疯狂。

  “对了,你怎么在这儿?”慢了半拍的宋芷韵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大事,这人明明已经离开了,怎么又会回来?还如此悄无声息的,目光偷偷看向身侧那人,脚步慢慢往外移了一步,拉开了二人的距离。她可不想第二天的新闻头条是一年轻女子在雨夜被人抢劫碎尸,那绝对要出大事的。

  她那点小动作又岂能逃过季朗的眼神呢,但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依旧笑如春风道:“原本是打算回去的,后来想想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大晚上一个人游荡在街上不安全,所以又折回来了。”

  “这样啊。”宋芷韵点了点头,然而心里还是悄悄留了个心眼,一手紧紧握着伞柄,一旦这人有什么逾越的动作,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反击的,绝不姑息。

  季朗一看她那眼神开始乱瞟,视线落在她紧紧抓着雨伞的手,就猜到了她心里的小九九。防备心不弱,这样才好玩呐,不然又有什么乐趣呢?他脸上的笑意不减,连眸底也是满满的笑意。

  看来宋芷韵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很合季朗的胃口,至少引起了他的兴趣。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之前真被吓坏了,和季朗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不仅风雨小了,就连路灯都亮堂了不少,不出一会儿她便看到了自家小区。

  “我到了,你先回去吧。”宋芷韵站在小区门口指了指里边,不好意思道,“今晚麻烦你了,非常感谢。”

  “没事,这么客气做什么呢。”季朗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走吧,我把你送进去吧,一个人走在小区内也不安全。”

  “没事的,都有监控呢,再说了一般人进去还要登记,不会有事的。”宋芷韵脱离了魔爪,冲他摇了摇手拒绝道,“已经够麻烦你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不要让家里人担心。”

  季朗的神情微愣,家里人担心?呵,他还有家人吗?

  “好了啦,你快回去吧。”宋芷韵轻轻推了他一把,随后伸出自己的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宋芷韵,初次见面,感谢你的绅士风度。”

  “你好,我叫季朗,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季朗收起了刚刚微愣的神情,再次露出了完美的笑容,“那我先走了,希望我们还可以再见。”

  “嗯呐,拜拜。”宋芷韵撑开了自己的伞,随后蹦到伞下,朝他挥了挥手,示意让他先走。

  “好,再见。”季朗在离开前,笑看了一眼宋芷韵,随后神清气爽地转身离去。撑着黑伞的他,背影看起来很单薄,路灯的亮光被黑伞所遮挡又透着着丝丝孤寂。

  宋芷韵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儿,莫名觉得心头一颤,心里流淌着一股自己都未知的感觉。那个男人离去的背影令人心疼,让她有了想安慰的冲动。眼看着那个背影要消失在茫茫雨夜中,她突然冲着那个离去的身影喊了一句,“季朗,你的名字真好听!”

  季朗的脚步一顿,并没有回头,只是无声地笑了笑。微翘的嘴角泄露了此刻他愉悦的内心,他悄悄在心里补了一句,你的名字才好听呢,芷韵,筱兰芷韵,多有意境的名字。

  宋芷韵看着季朗抬起胳膊,冲她挥了挥手,然而脚步依旧往前迈着,没有丝毫迟疑,不由得一笑。心情大好地往自家小区内走去,摸出磁卡刷了一下大门口的刷卡区域。当磁卡与感应系统相遇,发出“滴”的一声,紧接着亮了绿灯后,大门渐渐开启。

  就是在那一刹那的工夫,宋芷韵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白茫茫,等她回过神来定睛一瞧时发现她已经站在小区内了,警务处的大伯还在跟她挥手打招呼,“芷韵回来了,今晚下雨天店铺是不是都打烊了,回来的还挺早的。”

  “早?”宋芷韵微微一愣,皱着眉看向室内挂在墙壁的种,时针指在七,分针指在十上,七点十分?七点十分!不是明明之前都十二点多了嘛……

  思及此,宋芷韵只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浸湿了她的背后,风一吹,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之前你妈妈经过的时候还说打你电话也不接你,特别担心你,应该是手机没电了吧……”那个大伯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然而宋芷韵完全听不进去。

  “大伯我先回家报平安了。”宋芷韵强行挤出一抹笑容,朝室内打开了半扇窗户的大伯如是道。

  “快回去吧,别冻感冒了,夏天的热伤风可厉害了呢。”那位热情的大伯在宋芷韵转身离开后还在不停地嘱咐着,“回去赶紧让你妈妈煮个姜糖水,好好暖暖身子。”

  走在小区内的宋芷韵只觉得双腿发颤,她刚刚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呢?时间上存在这么大的误差,莫非是一个平行世界?那也就是说之前与那个美好的男人之间所发生的事都是虚无的?压根就没有一个叫季朗的人?也没有路上所遇到的黑猫以及那些匪夷所思的怪事?还有那个在店里遇到的男人也是不存在的?

  “我的天。”宋芷韵觉得脑壳疼,原本就不怎么在线的智商此刻要分析如此令人费解的事,也太难为她了吧。此刻她压根就分不清楚现在眼前的一切是幻觉呢还是之前在路上所发生的一切是幻觉,搅的她脑袋疼。

  一路捂着脑袋,悻悻地绕过前面的小花园,走上了屋外的几层台阶,站在自家小别墅的门前,垂头丧气了好一会儿。门外原本摆放着的各色花盆因为下雨天都收到了车库中,显得有些冷清。

  踩在门前的大理石上,宋芷韵来回踱步了一会儿,还是把手伸向了面前的密码锁,刚想输入密码。

  “咔擦”一声,乳白色的大门开了。

  宋芷韵的手僵在半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尴尬地看着门内的宋妈妈。

  “小韵回来了,快来吃饭,饭菜刚刚热好。”在厨房间忙活的宋爸爸听到屋外的响声后便知道是宋芷韵回来了,连忙探出个脑袋招呼道,“快进来啊,外面下着雨别着凉了。”

  “妈妈,爸爸。”宋芷韵咬着唇小声地叫了一声。

  宋妈妈的脸色依旧不善,但身子还是往一旁侧了侧,给她让了一条路。

  宋芷韵把收好的伞放在门口的雨具桶里,然后才往里走,入眼的黑白相间的客厅,但白色占了绝大多数,宽敞又明亮,但看在宋芷韵眼中却成了压抑的代表,强颜欢笑道:“爸,晚饭我吃过了,你们赶紧吃吧,我先上楼洗个澡。”

  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此刻正黏在肌肤上,特别难受。再加上宋妈妈那若有似无的眼神,让宋芷韵觉得芒刺在背。她和母亲的关系因为她的擅自开店变得紧绷了起来,原本亲密的关系在这一年不到的时间竟然都一一磨灭了,再也无法好言相商。

  “瞧你这孩子下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躲躲,或者你打个电话爸爸就来接你了,赶紧去洗澡,洗完澡来喝碗热汤暖暖身子。”宋爸爸一瞧她那狼狈的神情,连忙走出厨房,拿过挂壁上的毛巾递给她,“赶紧先擦擦,姜糖水也还热着呢,要不然先喝一个?”

  “不用了,我先去洗澡吧,怪难受的。”宋芷韵接过毛巾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走上了旋转楼梯。至始至终宋妈妈都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责难也没有关心,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漠视更令人心寒的呢。

  走在楼梯上的宋芷韵不知道为什么她和妈妈两个人就走到了这一步,明明以前的她们可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令所有人都羡慕的母女关系。

  “孩子回来了你就少摆点脸色嘛,真想把孩子赶出家门不成?”宋爸爸在楼下小声地嘀咕道。

  没曾想宋妈妈冷哼了一声道:“她现在这样任性妄为还不是因为你惯的,就因为失恋了然后闹死闹活地要开个恋爱工作室,说得好听要撮合天下有情人,她也不看看她自己,我们给她介绍的对象一个个都被她拒绝了,她到底想怎么样啊,真想守着那个破店过一辈子吗?”

  宋妈妈的声音不大不小,刚上楼的宋芷韵正好都听见了。

  “你小点声,孩子这不是还在失恋期嘛,你少戳她痛处。”宋爸爸一听宋妈妈这样毫无遮拦,连忙伸手扯了扯她的手示意她轻一点。

  宋妈妈甩开了他的手,继续说道:“失恋期?都快一年了,孩子都生出来了,她还没走出那个阴影?不就是一个男人嘛,这个不行,我们就再找另一个啊,怕什么。但你看看她那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就像是世界崩塌了一样,怎么如此没出息!”

  “好了好了,你少说两句就难受是吗?”眼见着宋妈妈越说越过分,宋爸爸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不再让她开口,在她耳边小声地咬牙道,“你非得让她心里不痛快,你才痛快是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