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冗长的梦
奈之浅2020-02-06 11:063,224

  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宋芷韵一边用干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想着之前所遇到的怪事。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再加上母亲那番话不断地回荡在她耳边,让她心生崩溃。她是真的很没出息,妈妈说的不错,都快一年了还是无法走出那个阴影,躲在自己的小蛋壳内,不敢往外看一眼。原本以为他们可以坚持到毕业,然后顺理成章地工作、结婚生子,没想到在实习前所有的美好都怦然倒塌,成了泡影。

  一句异地恋不合适就斩断了将近三年的情根,还真是棒棒哒。棒到她都想把豆腐砸在那人的头上,去他丫的不合适,怎么在一起的时候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才恍然大悟,他怎么不去死呢,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没了激情嘛,心生厌倦。

  偏偏她当时脑子被驴踢了,居然没有暴揍他一顿以泻心头之恨,竟然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这个分手理由,然后一个人在被子里哭的稀里哗啦,跟个傻缺似的。以至于老妈到现在都以为她得了厌男症,所以才会守着那家入不敷出的店面。

  当然那件事的确是一个原因,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她想替一些对爱情怀揣着美好向往的人们实现心中的愿望,让他们不被这个现实的社会所压垮,依旧对爱情充满着信心,这才是她奋不顾身选择那家店的缘由。

  夏季滚烫的热风从敞开的窗口吹向了屋内,悉数都吹在坐在窗口的单人沙发上的宋芷韵,也一并带起了她的秀发,吹的她心里无名产生了一股怒火,也吹的心烦意乱,“糟心!”她随手把毛巾搭在一旁的架子上,烦躁地撸了撸后脑勺,随后往后一仰,整个人躺在沙发里,望着屋外的夜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雨停了,原本乌云密布的夜空都扯去了那层阴霾,变得清明起来。皎洁的月亮悬挂于湛蓝的夜幕中,清如流水的光辉倾泻而下,照亮了泛着水光的地面。

  如此月白风清的夜景没能入了宋芷韵的眼,眼皮重的厉害,没出一会儿直接闭了眼沉沉睡去。

  “宋芷韵?”一个悦耳又充满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然而睡的甚是沉的宋芷韵自然是没有听到这个男声。

  一只节骨分明的手慢慢抚上那张秀丽的脸蛋,一点一点轻轻摩挲,指尖细腻的肌肤让他流连忘返,淡淡的沐浴香不断地侵袭着他的鼻尖,久久萦绕不散。

  “真甜。”男人露出一抹轻笑,诱人的舌头轻轻舔了舔红唇,诱惑十足。

  宋芷韵鼻子微微一皱,然后头一歪,往一边倒去。露出了白皙又纤长的脖颈,男人黑色的瞳孔猛地一缩,幽暗深邃的目光紧紧盯着面前的风景。白皙的肌肤隐隐透着青色的血管,不断地冲击着他的视线,眸光忽暗忽明。

  “啊,真是烦人。”男人无奈地扶了扶额,他为什么要作死来这里看笑话呢,现在笑话没看成他反倒成了那个笑话。

  “哈,去死吧。”不知道宋芷韵梦到了什么,神情有些激动,双手还挥舞了起来,“还敢来我梦里叫嚣,滚蛋吧!”

  “砰”的一声,她一拳砸在男人那张俊朗的面容上,然后秦逸懵了。

  呆呆地看着似是在发酒疯还没清醒过来的宋芷韵,慢慢摸上了自己的俊脸。“阿西,这臭丫头什么毛病啊,睡个觉还这么多动作?”秦逸真的要被气死了,脸上传来阵阵的疼痛,不断刺激着他的痛觉神经。

  然而面前干了坏事的少女没有一点羞愧之心,垂下手再次歪头睡去,压根就没有清醒的迹象。

  “我去,怎么跟个猪一样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不醒?”秦逸一手捂着自己的左侧脸,一手伸在半空中有了想掐死她的冲动。

  原本因为梦到前男友心有怨气的宋芷韵在听到耳边的蚊子叫声后,再次伸出魔爪,“啪”的一声,手掌印在秦逸刚靠近的额头上,“再吵就剁了你,臭蚊子。”宋芷韵小声嘟囔了一声,然后吧唧了一下嘴后再次静音。

  秦逸瞪大黑眸,不可置信地放空自我。他刚刚又被打了?短短五分钟内被打了两次?而且还是在人没清醒的状况下挨得揍?他到底招谁惹谁了!

  “你给我起来!”被打懵了的秦逸伸手掐了一把宋芷韵脸颊上的嫩肉,“起来算算账,今晚不好好教训教训你,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啊,什么玩意!”宋芷韵怒了,那只蚊子怎么就这么讨厌,现在还往她脸上叮,她不要脸啊,她还要靠脸吃饭呢,脸残了,她找谁哭去啊。

  “妈蛋啊,你再叫嚣,信不信我揍死你!”被吵烦了的宋芷韵忿忿一睁眼,然而睁开眼她就懵了。

  一张俊脸放大在眼前,跟恐怖片没什么两样。你想想啊,大半夜的你睁眼醒来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你眼前,你说吓不吓人!

  “哎呦我去,现在都流行梦中梦了?去死吧你!”宋芷韵吓归吓,丝毫不手软地伸手,一拳走在跟前男子眼眶上。

  “咚”的一声,秦逸倒地不起,一手捂着被打疼了的右眼,一手撑着地。“阿西吧,这女人究竟是什么玩意做的啊,下手这么狠!”他咬牙恨恨道,第三次了!她居然第三次出手打他了!还能不能好好地玩耍了,怒摔!

  “你到别人梦里,你还有理了?揍你算轻的呢,要是可以我都想锤死你!”宋芷韵并没有多想,毕竟以小区的安保程度来说,可没有入室盗窃这一出戏码。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男人,伸出穿着粉嫩拖鞋的脚丫踹了踹他的膝盖,“喂,说话啊,哑巴了?”

  “你才哑巴呢!”秦逸揉着右眼,猛地抬头气冲冲地反驳道。他今晚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啊,碰上这么一个傻不拉几的怪物,真是失策。

  当宋芷韵触碰到他那双如墨画般美好的眼眸时,神情微微一愣,脱口而出:“我去,我到底是有多想找男朋友啊,连做个梦都能梦到如此水准的男孩子,疯了吧。”

  “你才疯了呢,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秦逸快被这个脑残气死了,一跃而起,稳稳站在她跟前,微微抬起高傲的下巴,眼神深邃又迷离,带点小性感,就这么怔怔地看着她。

  没想到宋芷韵直接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哪来的熊猫。”眼眸一弯,笑声清脆。

  “什么?”秦逸愣在原地,傻傻地看着她,不懂她的笑点在哪里。

  宋芷韵一看他如此呆萌,便拿起在跟前的案几上的镜子递给了他,“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算半只熊猫,真的超级搞笑。”话还没有说利索,她又开始笑了起来。

  明明是一张俊朗的面容,然而右眼却盯着一块淤青,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她能忍住不嘲笑那才怪了呢。

  接过镜子的秦逸前一刻还一脸懵逼下一刻就惊得怒摔镜子,“我靠,镜子里的丑货是谁!”他两手紧紧贴着自己的脸颊不可置信地嚎叫道。

  索性地板上铺着一层厚实的地毯,镜子还好端端地待在地毯上并没有摔碎。

  “有点公德心好不好!”宋芷韵心疼地弯腰捡起了自己的宝贝镜子,无语地瞪了一眼眼前仿佛受了惊吓的秦逸,没好气道,“这个丑货除了你还能有谁啊,自己心里没有一点AC之间的数吗?”

  “B数?”秦逸傻乎乎地反问道,话说出口这才发现自己上了她的当,握紧双手,咬牙切齿道,“宋芷韵,你想死是不是!”

  “不是吧,这么神通广大,连我叫什么都知道?”宋芷韵傻眼地看着面前叫出她名字的男子,“你究竟是哪来的怪物啊,这么可怕,我真的不认识你啊。”

  莫名感觉到了一丝怕意,宋芷韵后知后觉地往后退了两步,身子都抵在窗口边了,一边偷偷打量着面前面白身瘦的男子,一边紧紧抱着镜子寻求一个安慰。

  “你才怪物呢。”秦逸牙根咬地咯咯响,这臭丫头到底会不会说话啊,察觉到自己口误后,自圆其说道,“我们认识啊,你好好睁大你的瞎眼看看清楚。”

  “什么啊,我能认识你?”宋芷韵秀鼻一皱,眼神似要把他看穿,上上下下毫无顾忌地打量。实在是他眼上的淤青太过于出戏,辨认了好半天她这才猛然间想起这张脸。

  “你你你。”吓得宋芷韵都口吃了,“居然是你!”那个在店里死气沉沉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梦中!真他丫的见鬼了!

  “是我。”秦逸见她想起自己了,便勾嘴一笑,秀眉泛起层层涟漪,就像是夜空中皎洁的弯月,柔和了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虽然肌肤还是一如既往的白皙,但整个人一扫之前的阴沉,变得活力满满。

  宋芷韵张着嘴,然后伸手就往自己脑袋上狠狠一拍,发出“啪”的一声巨响,秦逸眉头一拧,他都觉得这下像是打在自己的脑壳上一样,怪疼的,刚想询问她为何自残时,却听到她如是说道:“我是疯了吧我,居然会梦到你,还把你幻想成了美好的化身,脑子秀逗了都没这么不靠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