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猎物归属
奈之浅2020-02-06 11:063,214

  秦逸咽下了关心她的话,抿着薄唇,独自生闷气中。他才是脑子秀逗了的那个吧,因为担心她的安危,才会奋不顾身地跑来看她。啥好处都没有捞上不说,平白无故地挨了三顿打,还被她疯狂diss,所以他是脑袋被驴踢了吗?

  “会不会好好说话?”秦逸怒目圆睁,气势汹汹地看着不知死活的宋芷韵。

  偏生不知好歹的宋某人压根就没有一点自觉,放下镜子,双手叉腰,怒道:“哎呦我去,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在梦里我还怕你不成?看我的夺命连环十八掌!”

  话音刚落,就见她身手敏捷地大步上前,一个假动作,左勾拳右勾拳,准确无误地揍在秦逸的胸口处。

  “嗯。”秦逸闷哼了一声,随后不可置信地看着仿佛超人附体了的宋芷韵。这个臭丫头居然还敢对自己动手!确定不是活腻了?

  “装什么装,在我梦里还装柔弱?你确定自己不是个弱鸡?”宋芷韵一瞧他脸色煞白,捂着心口紧紧咬着嘴唇,好像是在忍受什么痛苦似的,不由得嗤之以鼻道。多大个人了,轻轻被锤一下后居然还讹上了!确定不是碰瓷的?

  秦逸被气的无语凝噎,“哈,真是朵奇葩。”扶着额,身子微微一动就扯痛了胸口处的伤口,疼的他直咧嘴,更加无语了。心里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宋芷韵口中的弱鸡,倘若真的是,那就有点尴尬了。

  “我告诉你,你之前吓我的事还没找你算账了呢!”宋芷韵挑了挑秀眉,惹得秦逸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只听她继而又道,“我的梦里我做主,我想把你变成猪你就是猪,你只能任我捏扁搓圆,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秦逸气的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住,他可没忘记这家伙之前看到他的时候那怂样,没想到一回家就跟有了底气似的,丝毫不怕他不说,还怼上瘾了,真是个神奇的存在。

  “嘿哈,走你!”宋芷韵在秦逸面前完全放飞自我,开始一展‘武林功夫’,活脱脱就像一刚从精神病院出来唱戏的傻子。

  秦逸黑眸一眯,无语地看着面前仿佛在耍杂技的某人,特别心累道:“何弃疗!”随后直接倒在她的大床上,直打滚。他真的好想砍人,之前怎么就认为她是个娴静的女孩子呢,瞎了眼了吧!

  “啊,混蛋啊,还敢躺我床上,谁给你的勇气!”宋芷韵一看他那副无骨头地睡相立马就炸了,这个混蛋居然敢在她床上打滚,岂不是不把她这个主人放在眼里了?

  思及此,宋芷韵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以至于从此被秦逸这个小心眼的家伙惦记上了,无法脱身。

  “我让你嘚瑟,我让你嚣张!还长本事了,在我的地盘,我做主知不知道啊!你个缺心眼的家伙!”宋芷韵蹦到柔软的大床上后,看到秦逸正翻身躺在床上,大脑一热,长腿一跨,直接坐在他背上,摁着他的脑袋一个劲地往被窝里塞。

  “咳咳。”被突如其来的动静一闹,秦逸只觉得自己背上一重,紧接着呼吸困难,一阵猛咳。伸手摸向背上的重物,当触碰到她纤细的腰肢后,他便知道这个跟猪一样重的玩意是啥了!这臭丫头可是谋杀啊,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揍死你个混球,让你吓我!”宋芷韵丝毫不管身下人的挣扎,此刻的她犹如恶毒之人附身,一个劲地想着要报之前吓破了胆的仇。

  秦逸被蒙在被子里,闷声开口道:“我怎么吓你了?”他觉得自己够委屈的了,啥都没干,就被人家暴力相待,毫无招架之力不说,还要承担这莫名其妙的罪名,这都是些什么事哦。

  “你还有理了,之前在店里你怎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又怎么靠近我的?这么大的雨,你居然没有一点被淋湿的痕迹,你当我傻吗?”宋芷韵一手摁着他的后脑勺,一手掐着他纤长的脖子,指尖下是细腻的肌肤,不由得撇了撇嘴,心里暗自吐槽,一个男人还皮肤这么好,行走的奶油肌,简直不能忍!

  指尖下冰冷的温度她压根就没注意到,事实证明她真的是个傻子无疑了。

  秦逸懵了,当时他只顾着想躲开季朗的追击,早就忘了隐藏自己,现在想来还真是要人命的烦。要知道会惹出这样的事端来,他肯定不会轻易闯进店里的。

  思索了片刻后,秦逸突然闷声询问道:“那你觉得我是什么?”他倒是很想知道宋芷韵会怎么猜测他,心里隐隐有了期待之情。

  “小丑!”宋芷韵没好气地回道,伸手一掌拍向他的后脑勺。她又不傻,怎么可能会说出那可怕的存在,除非她不要命了。

  秦逸无缘无故挨了骂不说,还又一次挨了打,埋在被子里的俊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他真的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真是糟心。

  “小丑起来,我们好好谈谈呗?”不知道是宋芷韵良心发现了还是她太无聊,翻身从他身上下来后,一把勒住他的脖子,猛地把他提了起来。

  秦逸就像是一死尸一样被她左翻右拎,毫无挣扎的想法。此刻的他和砧板上的咸鱼没啥两样,不愿翻身,只想等死。

  “你痛快一点吧,要杀要剐随你。”秦逸闭上了眼,张开双手仰天缓缓道。做人做到他这个份上也是少见,绝了。

  “我现在不想动手,在梦里杀人多无聊啊,而且我不能见血。”宋芷韵睁着眼说瞎话都不打草稿的架势,盘腿而坐,双手掐住了秦逸那张白如纸的脸蛋,入手的则是一片冰冷,“我去,你的脸怎么这么冰,连被子都暖和不了?”

  秦逸咻的一下睁开了眸子,然后伸手甩开了在脸上肆虐的魔爪,稳了稳情绪道:“别动手动脚的,好好说话。”

  宋芷韵傻愣愣地看着冷着脸的秦逸,懵了神。这臭小子在自己的梦里居然还敢如此嚣张,谁给他的勇气?

  秦逸生怕她看出点名堂来,眉头一拧,然后伸出节骨分明的手在她眼前打了一个响指。

  宋芷韵眼前一黑,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秦逸看了一眼倒在床上的宋芷韵,伸手替她盖上了薄被,关上了那扇还未合上的窗户,看了一眼定格在23摄氏度的空调,无奈地一摇头替她调高了温度。开了空调还开窗,她确定不是个傻子吗?

  再次看了一眼她祥和的睡颜后,便消失在房内。

  秦逸刚稳稳落地,隐藏在暗黑的角落里的季朗便从夜色中走了出来,“哟,我的弟弟这是从哪回来的?”

  秦逸抿着薄唇,冷眼看着堵在他跟前的季朗,“有没有听过一句好狗不挡道的话?”

  “我还真没听过,但弟弟这番行为怕是违反了规定吧。”季朗脸上依旧带着笑意,灿若星辉的眸子中暗流涌动。

  “你什么时候也会遵守规则了?”秦逸冷笑地讥讽道,他这个哥哥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嘛,整个就是一笑面虎。

  季朗摸了摸自己的红唇,魅惑一笑:“要不然我们现在立个规则,看看究竟谁能追到这只小猎物?”

  “你少把主意打到她身上!”秦逸闻言,上前一步,揪住季朗敞开的领口,欺身而上,咬牙威胁道,“这是我的猎物,你若想要自己去找便是了,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的弟弟可真小气。”季朗依旧笑如春风,柔和的月光照耀在他那张精致如画的脸蛋上泛起了丝丝邪魅,“不过是一个猎物而已,就要和哥哥我手足相残?弟弟你可真是好狠的心,让哥哥伤心难过呢。”

  “别人吃你这一套,我可不吃。”秦逸松开了自己的手,摁住他的肩把他往后狠狠一推,嫌弃地逃出口袋里的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少拿你这副面孔来恶心我,真是令人作呕。”

  季朗眯着双眸冷冷看着秦逸擦拭着自己手,眸底里的寒意渐现,微翘的嘴角慢慢展露出一抹冷笑。他的好弟弟还真是好样的,和他斗了这么些年了,依旧如此不知好歹,真以为自己有了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也太天真了吧。

  “那就各凭本事吧,小猎物选择谁那是她的事,我们就不要瞎掺和了。”眸里的寒意褪去,季朗如沐春风般和煦的声音响起。

  秦逸听闻轻笑道:“各凭本事?你是在说笑吗?有本事以你的真面目示人啊。”

  “看来弟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伤口好了?”季朗也不生气,抱着手翘首以待地看着面前的秦逸。如果没有记错,他可是受了伤才会误打误撞跑到宋芷韵店里的,“那弟弟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一下哥哥我呢?我可是给你创造了与小猎物单独见面的契机哦。”

  秦逸收住了脸上的笑意,轻哼了一声,随后把手里的手帕一扬,风吹落在地,然后这才缓缓开口道:“有些人真是惹人厌烦,就跟这手帕一样,看不顺眼就扔了吧。”

  季朗看了一眼落在水坑里的手帕,漂亮的美目微微一眯,愤怒染红了他的眸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