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争吵爆发
奈之浅2020-02-06 11:063,212

  “以后少在我面前恶心我了,何必自取其辱呢。”秦逸冷冷地看一眼低垂眼眸的季朗,面带讥笑,“走吧,这伤我也不找你算账了,只要你永远离开我的生活,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就烧香拜佛了。”

  季朗闻言笑着抬头看向他,目光澄澈,宛如星河般绚烂,“可你是我的弟弟啊,哥哥照顾弟弟岂不是人之常情?”

  “好一个人之常情!”秦逸微微昂起下巴,削尖的下巴让他多了一份冷酷与少年的桀骜不羁,微微拉长的眼角,让他的双眼变得有些狭长,黑眸深邃,水光隐现,蒙上了一层邪魅,“你的人之常情就是把我往死里逼?那我可真要好好谢谢你了,我的好哥哥。”

  “弟弟能这么懂事,哥哥觉得很开心,知足了。”季朗抿嘴一笑,温润的面容上满满都是笑意,只是这笑意中有几分真便不得而知了。

  秦逸胸口的伤口有了撕裂的感觉,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在皎洁的月色的照耀下更加白了几分,了无生气般,但他并没有在季朗的面前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扯着淡淡的笑容,反击道:“这种毫无意义的谈话可以结束了吧?下次若是没有要紧之事,就不要来打扰我了。”

  “好,下次我们再好好叙叙旧。”季朗也没有步步紧逼,朝他微微一笑后便消失在月色中。

  待季朗离去后,秦逸捂着胸口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伤看来没个三五天是好不利索了,真烦人。索性最近他在休假期,也算乐得自在,并没有会来打扰他也没有人会发现异常。月光的清辉照耀在他那张苍白却难掩俊朗的面庞上,狭长的眼角微微一挑,黑眸中红光流动,慢慢隐于黑暗中。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纱,照耀在屋内,空气中弥漫着慵懒而又祥和的气息。

  宋芷韵揉了揉脑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慢慢坐起身来,看了一眼窗口,然后又收回了视线,刚想倒头再睡时,一个激灵惊醒了她的瞌睡。

  猛地掀开被子一看,依旧穿着睡衣丝毫没有异常,视线慢慢转向窗口处,窗户关了!昨晚梦境的场景宛如潮水一般纷至涌来,不断侵袭着她的脑海。“啊!”宋芷韵双手抱着脑袋,自言自语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觉得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的呢?”

  “啊啊啊啊!”哀嚎了几句后,直接往床上一倒,呈挺尸状。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居然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昨晚的梦也太真实了吧。那指尖下冰冷的温度到此刻还萦绕在她的指尖,那个男人似笑非笑的神情不断地闪现在她眼前,一幕幕纷至沓来,令她心生崩溃。

  “究竟是什么玩意啊,自己是疯了吧,梦到他?”宋芷韵揪着自己的头发在床上直打滚,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很难过也很心塞。

  一直深陷在自己思绪的宋芷韵直到听到敲门声这才回过神来,套了件薄衫就往门口走去,打开门后发现是一脸和煦笑容的宋爸爸。

  “爸,怎么了?”宋芷韵挠了挠头问道。

  “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感冒了?”说着宋爸爸伸手摸了摸宋芷韵的额头,担忧道,“有点烫,要不要去医院吊个盐水?”

  “不用了,吃个药就好。”宋芷韵扯了扯嘴角,强行挤出一抹笑容道。难不成她要告诉自家老爸,她是被吓傻的?那也不能去医院啊,该去庙里保平安。

  “昨晚叫你都没听到呢,姜糖水煮好了也没喝,现在好了吧,光荣感冒了吧。”宋爸爸一瞧女儿这抵触的架势,颇为无奈道,“以后下这么大雨别赶着回来,不差那一会儿,自己身体重要。”

  宋芷韵点点头应道:“好的,我知道。昨晚有点困,洗完就睡了,所以没听到啦。”

  “赶紧换个衣服洗漱一番,下楼吃早饭吧。”宋爸爸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脑袋,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紧接着嘱咐道,“这两天身子不好就不要去店里了,自己好好休息,听到了没?”

  “嗯呐,我知道了。”宋芷韵目送着宋爸爸下楼,然后转身关上了房门。身子抵在门上,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经过昨晚那糟心的遭遇后,她还真的对那条路,那家店有了阴影。的确需要休息几天好好缓缓神,原本她还在想如何和家里人开口,没想到这压根就没有的感冒成了一个很好的借口,都不需要她提议,就被一锤定音了,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磨磨蹭蹭下了楼吃了个饭,以自己身子不好为由回了房,坐在窗口看着窗外的烈阳开始发呆。昨晚应该可以算是这二十多年来最为崩溃的一个晚上,那种绝望的窒息到此刻她都能感觉到。头一歪,直接倒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双手则紧紧交叉而握。

  忽的一抹金光从眼前一闪而过,宋芷韵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奶猫,一跃而起,发出了轻颤的小奶音:“谁?啥玩意?大胆恶徒,还不快出来相见!”

  回答她的只有无尽的沉默。

  “这一惊一乍的简直要人命啊,啊,烦死了。”宋芷韵紧紧抱住胀痛的脑袋,心里越发的哀怨。那个面白身瘦的男子以及那个叫季朗的宛如仙子一般的男人,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两张脸!她虽然是颜狗,但她也是有尊严的颜狗!就是这两家伙把她陷于危难之际,搞得她现在都有些神经质,感觉周围都有东西在偷窥她似的。

  思及此,宋芷韵的视线落在床头柜上,“我的佛珠是不是放在那里了?”她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然后下一刻她就迅速走到柜子的跟前,打开抽屉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她要保命的佛珠。

  “没有,这里也没有,我究竟放哪里了呢?”宋芷韵一边仔仔细细地翻着,一边自言自语道,“完全就是个猪脑子的节奏啊,刚摘下来就找不到了,要死了。”

  换个地方继续寻寻觅觅,捣鼓了好久后,她终于在化妆柜里的一个小抽屉里找到了那串泛着幽幽绿光的佛珠。小叶紫檀佛珠色泽鲜艳,样式通透,拿捏在手里就有静心效果。

  宋芷韵紧紧拽着佛珠,往床上一趟,终于松了口气。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镇定的效果,此刻的她没有了之前的慌乱,原本砰砰直跳的心跳声也趋于平缓,不知何时双眸慢慢合上,睡了过去。

  “季朗这家伙下手可真够重的,看来他对我的厌恶随着时间的流逝只增不减呐。”秦逸在床上翻了个身后再次扯动了胸口处的伤口,节骨分明的手慢慢摸上冰冷的心口处,嘴角一翘,自嘲地一笑。

  他与季朗的恩怨当真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明明他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想和季朗争,可那人却迟迟不肯放过自己,这被人步步紧逼的感觉真的很糟心,偏偏他又无法对这个名义上的哥哥下狠手。哪怕那人想要置他于死地,他也依旧无法对季朗痛下杀心。

  “看来自己真是犯贱的命。”秦逸瘫在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轻笑道。笑容中夹杂着丝丝苦涩,然而没有人能理解他的这番苦楚。

  宋芷韵这一呆便是三天,如果不是她还下楼吃饭,家里人都觉得她猝死在房内了。看着脸色依旧不好的宋芷韵,宋爸爸抿了抿嘴开口道:“芷韵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和爸爸说,爸爸帮你解决。”

  正出神的宋芷韵听到这话后连忙摇了摇头道:“没有,爸你想多了。”

  “难道是感冒还没有好?都跟你说了去医院看看,你还不肯,现在赶紧去吊个盐水,配个药啥的吧。”说着,宋爸爸神色匆匆地起身。

  宋芷韵有些莫名奇妙地看着他,心想她这个心病可没有医生能治啊,除非找到那两个吓她的混蛋,不然她寝食难安!

  “她都多大的人了,连这点都照顾不了自己嘛。”许久没有开口说话的宋妈妈一把扯下宋爸爸,不悦道,“你跟着瞎掺和什么?”至始至终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宋芷韵。

  原本就心神不宁地宋芷韵看着态度冷淡的宋妈妈,心就像是用鞭子狠狠抽打了一下,生疼生疼的,不由得有些委屈。

  “你这个当妈的怎么回事,女儿这个状态明显是有事好不好,你不知道解决事情不说还冷嘲热讽?”宋爸爸一瞧宋妈妈这个态度,火气也上来了,朝着她吼了两句。

  宋妈妈把手里的筷子往餐桌上一甩,筷子直接落在酸辣汤中,溅起了橘红色的汤汁。“你吼什么吼,有事也是她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她现在眼里还有我这个妈的存在吗?”宋妈妈中气十足地吼了回去。

  宋芷韵看着桌上四溅的汤汁,只觉得眼前一阵刺眼,慢慢放下手中的筷子,无声地站了起来,抬着沉重的步伐缓缓上了楼。他们的争吵声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开而停下,相反还越吵越响。就像是火山喷发一样,把压在心底许久的愤怒悉数爆发了出来,无法制止。

  宋芷韵把脸埋在被窝里,无声地哭泣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