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怪的男人
奈之浅2020-02-06 11:063,231

  宋芷韵看着手机上来自自家老妈的最后通牒令,无奈地抚着额,心里一阵慌乱。屏幕上写的很清楚,如果这三个月内她无法咸鱼翻身的话,那就不用回家了,从此她宋芷韵与家里一拍两散,她走她的独木桥,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各不相欠。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赶紧把店面盘了,然后找个正经工作,物色一下男朋友,走上人生轨道。

  盯着手机看了好半天的宋芷韵,在回复栏那里删删减减,敲敲打打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回答,只得与手机干瞪着。

  盘下雅山西路的这家店面,皆因为她在大学时有个创业梦。终于在大四实习的时候头脑一热,跟父母借了10万块钱,开了一家奇葩的恋爱工作室。至今大学毕业有一个多月了,前前后后都有半年过去了,她依旧守着这个空壳过日子,迄今为止还没有迎来任何一个感兴趣的客户。

  “难道真的要放弃吗?”宋芷韵坐在柜台前,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撑着下巴叹了一口后,不断地询问自己,“回家?还是夜宿大街?”

  真是个难题!

  “轰”的一声,屋外惊起一声雷,紧接着一道白光的闪电急速劈向大地。

  吓得宋芷韵扔掉手机一跃而起,看向敞开的大门处,猛然间发现屋外原本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眨眼变成了瓢泼大雨,这突如其来的暴雨打乱了她的整个节奏。原本昏沉沉的天空此刻漆黑一片,昏黄的路灯在雨夜中摇摇欲坠。那瓢泼大雨铺天盖地地从空中砸向路面,透过那昏黄的灯光,她还能看到那宛如黄豆大小的玉珠不断地倾斜下来,没玩没了。

  “看来老天都要让我滚回家了,天妒英才呢!”宋芷韵撇撇嘴哀嚎了一声后,不得不开始收拾东西回家。毕竟这种大雨天下意外频发,何况她这个路段人流量比较少,一个不小心就会发生雨夜命案,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早点滚回去比较好。

  开始整理柜台的宋芷韵并没有注意到一道黑影闪现,从抽屉中抽出一把雨伞后,宋芷韵听到了屋外狂风的呼啸,门口挂着的风铃因为那阵大风,开始在空中摇摆、飞扬,垂下的两个铃铛相碰撞,然后发出清脆的响声,却淹没在那呼啸的大风中。

  “什么鬼天气啊。”宋芷韵暗骂了一句后,抬头望去。

  然后瞳仁一缩,整个人就像是触电了一般愣在原地。

  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男人,屋内明亮的灯光照耀在那张白的过分的脸上,显得那张脸毫无血色,一身黑衣黑裤,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阴沉沉的气息。棱角分明的脸勾勒出了他那坚硬的线条,一双黑眸波澜不惊,就像是一滩死水一样,激不起半层浪。薄唇紧抿,隐隐有些泛白,那尖巧的下巴,给他染上了一丝邪魅。

  “你你你,你是来避雨的吗?”宋芷韵壮起胆子询问道,两手紧紧撑在柜台处,腿软的厉害,若是不能寻找到一个依靠的话,她铁定要两眼一翻倒了下去。任谁在晚上的雨天看到这样一个阴沉沉的人都会感到害怕啊,她是人不是神呐。

  “嗯。”男子的嗓音有些低沉,好像在隐忍着什么,可这一切都不是已经吓破了胆的宋芷韵可以猜想的。

  “那个我要关门了,这里有把伞,你用吧。”宋芷韵悄悄咽了咽口水,随即眼疾手快地拿过抽屉里的另一把伞放在柜台上,“你需要的话就用吧。”

  男子的那双黑眸直直看向宋芷韵,她觉得那双黑眸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不断地吸食着她的视觉与思绪,迫使她无法移开目光。

  “谢谢。”男子轻启薄唇,道谢道。

  “不客气不客气,不用客气。”宋芷韵连忙摇了摇手推辞道,突然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就看到那个男人隔着柜台与她相望。

  又是“轰隆”一声,屋外的雨越下越大,电闪雷鸣,压根就没有想停下的意思。

  宋芷韵屏息凝神强撑着自己的身子与该男子对视,我的天!她都觉得屋外的雷是打在她的脑壳上了,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时候靠近她的?还有他究竟想干什么?会不会杀人灭口?雨夜可不正好是个杀人夜嘛!

  宋芷韵的脑海里浮现出各种惊悚的画面,变态杀人狂魔的邪笑,她痛苦又绝望的呼救,流了一地的鲜血,各种残肢断骸。

  “啊!”想到那些画面,宋芷韵就很没骨气地惊叫了一声。

  等她叫完便后悔了,因为对面与他只隔了二三十厘米距离的男子此刻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那双深幽的眸子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无法洞悉他的举动与思维。

  “那、那个,这杯牛奶还有些温,你趁热喝了吧。”大脑飞速转动的宋芷韵瞅见了一旁原本是她要喝的温牛奶后,立马拿起牛奶杯往那个男子面前一递。她希望以她的善举可以感化这个杀人狂魔,毕竟她还没有赚到钱,还没有男朋友,她不想就这么死啊。

  “谢谢。”男子接过杯子时,正好与宋芷韵的握着杯身的手触碰到了一起。

  吓得宋芷韵连忙撒手,而那男子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差点掉落的被子,在宋芷韵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

  宋芷韵藏在下面的另一只手在摸到一个棒球棍时,终于心安了一些,若这个男人真的要杀了她,那她就同归于尽,谁怕谁!

  有了底气的宋芷韵挺起自己的胸膛,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直视着那个男人,就差在脑门上写上:我不怕你,你尽管放马过来这几个大字,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似的。

  男子一边喝着杯中还有些余温的牛奶,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壮起了胆的宋芷韵。白净的瓜子脸,一弯柳叶眉下是一双大大的杏眼,此刻里面波光粼粼,暗藏水光。小巧的秀鼻下意识的一皱,嘴瓣儿就像是一弯皎洁的弯月似的,长发被扎成一个丸子头,露出白皙又纤长的脖颈。耳边的碎发落在两侧,平添了一分凌乱美。

  “谢谢你的款待。”男子在喝完杯中的牛奶后,伸出舌头把嘴唇上沾着的牛奶一舔而尽。

  宋芷韵一愣,随即便目送着他转身离开了自家店面的门口,然后消失在雨夜中。

  “诶,你的伞!”宋芷韵的余光在瞥见柜台上他还没有拿走的伞后,喊了一声。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并没有像广告里那样以一句‘不,那是你的伞’来回馈于她。

  挠了挠头觉得有些奇怪的宋芷韵并不打算再纠结这个人与这件事,反正她人算是安全逃离了,那就赶紧收拾完回家吧。

  迅速洗完杯子后,宋芷韵在确保屋内的设备与开关都关掉了以后这才出门,锁上了自动门,然后撑开伞,直接进了大雨中。

  夏季的雷雨声势浩大雨滴也大,只听到雨伞的上头传来了一阵“哗啦哗啦”的响声,那滂沱大雨就像是掉了针线的珠帘一样,不断地砸向雨伞与地面。

  宋芷韵快步走在雨夜中,猛然间发现这条路上竟然空无一人,而其他的店面居然也早早的关了门,放眼望去整个雅山西路只有她一个人还行走在路面上。不由得开始心慌,明明她出门前看了一下时间,只有六点多。而且这个雷雨来的比较匆忙,不可能所有的店面都统一关了门的!

  突然她的脚步一顿,她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那个男人,出现在她店里的那个男人在这样一个大雨下行走居然分毫未湿!

  而她撑着伞,身子都几乎湿透了,雨大风也大,以她这小身板完全撑不住伞,所以不仅背后湿透了,就连身前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那个男人丝毫不受下雨天的影响!因为她记得他那头黑色的顺毛并没有因为淋雨后湿哒哒地搭在脑袋上,发型丝毫没有乱。而且她出门的时候,发现无论是他站过的地方还是他走过的轨迹都没有一点水渍。

  这说明了什么?

  她不敢往下想,她觉得今天她一定是脑子出现了幻觉。

  宋芷韵握着伞柄的手紧了紧,随后开始一路小跑,去他丫的幻觉,她要回家!

  马路上空荡荡的,除了她的身影便再也找不到另外的活物了。紧接着她便听到一阵脚步声,急促又猛烈,在这个狂风呼啸、大雨纷飞的雨夜听得异常清晰。

  那阵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宋芷韵咬着唇然后撒开脚丫子往前一路狂奔。心里不断地念叨,天灵灵地灵灵,天地快显灵,邪魔恶鬼速速退去。她是真的慌了,也是真的怕了

  而身后的脚步声却像是无法甩掉的累赘一样,步步紧逼,无法甩去。

  宋芷韵闷头一阵跑,跑的双腿都在打颤,雨水浸透了鞋面而她早已毫无知觉了,然而身后的脚步声非但不消失而越来越响亮。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一只手触碰到了她的后背,她猛然放声尖叫:“啊!”

  原本是响彻云霄的尖叫声却被突如其来的打雷声淹没,宋芷韵绝望地闭上了眼,天要亡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