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午夜一刻
奈之浅2020-02-06 11:063,185

  “小姐你东西掉了。”身后传来了一个极为好听的男声,声音富有磁性又温柔,用玉石之声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那个声音形成了一种无形的诱惑,引诱着别人的思绪,那致命的吸引力迫使宋芷韵一时忘了害怕与危险。

  僵在原地的身子一愣,随后一个转身看向身后的人。这一看简直就要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了,面前的男子比她高了大半个头,此刻正微微低头看向她。略显宽大的黑白竖条纹衬衫,领口处有一颗扣子没有扣上,露出了一大片奶油般的肌肤以及那精致的锁骨。戴着蒂芙尼的纯银心冠钥匙吊坠,很好地点缀了他那白皙又纤长的脖颈。额前咖啡色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眉宇,但这并不影响他整个人的俊朗。那双漂亮的美目带着一丝弯弯的弧度,显得仙气十足,与他整个人从内而外散发的温和气质相得映彰。鼻梁俊挺,唇形完美,整个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说的就是眼前的男子无疑了。

  宋芷韵张了张嘴,心跳不可控制地开始加速,“咚咚咚”猛烈又强劲的心跳声就像在耳边响起,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耳膜。

  “你的手链。”男子晃了晃手中的心形手链,递至宋芷韵的跟前,好听的嗓音中带着几丝软糯,“应该是你刚刚跑的太着急了以至于把手链甩掉了都不知道吧。”

  被眼前手链惊醒的宋芷韵连忙道谢,“真的太感谢你了,如果你没有看到的话,我肯定不会知道手链掉了,谢谢您了。”

  宋芷韵小心翼翼地接过他手中手链,当二人的指尖触碰到一起时,她感觉到指尖流过一股酥麻的悸动,连忙抓着自己的手链伸回了自己的手。

  末了心底暗自埋汰了自己一番怎么就这么怂,难得碰到个帅哥居然也不会多一点肢体接触以此来引人注目,就这么错失了先发制人的良机,悔恨不已。如此看来,她注定是个单身汪无疑了。

  “大半夜的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外边呢?”男子见手链安然落回了她手里,便也收回了自己的手,一手撑着伞,一手插在裤袋里,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给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增添了一分暖意。

  原本淋了雨觉得有些冷的宋芷韵在看到他的笑容后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不说,而且还感觉不到半点的寒意。见他如此关心自己的安危,忙着道:“雷雨来的比较突然,我耽误了一会儿,不过现在不是还早嘛,明明才六七点,怎么就成了大半夜呢?”

  宋芷韵笑容灿烂,嘴角的梨涡浅现,整个人显得特别的娇俏与可爱。上扬的嘴角显示了她此刻心情大好,心里的小人直接笑歪了脸。她有一种预感眼前这位小哥哥肯定是个乖宝宝,没有夜生活的老干部,如果不是因为下雨天夏季的六七点天都还没有全黑呢,在他口中居然就成了大半夜,简直笑死人了。

  “没有啊,现在都十二点多了,哪来的六七点?”男子惊讶地挠了挠头,整个人显得有些呆萌,那双漂亮的美目直直在她身上打转,眸里满是疑惑,显然是没搞清楚状况。

  原本还笑的异常开心的宋芷韵在听到他这话后,那俏皮的笑容僵在那张清丽的脸上,她只觉得后背一阵凉飕飕的,“你你你,你说什么?”牙齿在打颤,声音染上了不安的颤抖。

  “你看,真的是十二点多了。”说着,那男子怕宋芷韵不相信,便把右手处的伞移到左手,然后伸出戴着手表的右手递至宋芷韵的面前,“喏,你看。”

  当宋芷韵看到手表上的时间后整个人懵在原地,“轰”的一声她的脑袋乱成一团,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炸懵在原地,针尖已经过了十二点,此刻正是午夜的零点一刻。可她离开店里之前明明看了眼时间才六点多啊,回家的路程只需要二十来分钟,就算因为下雨天,那就多算一些,一个小时总归能到家的吧。所以这一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男子见宋芷韵愣在原地,脸色煞白,双唇微颤,便有些担心她的状况,连忙伸手搭在她一侧单薄的肩上,“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吧。别是淋了雨感冒了,那要抓紧治疗为好。”

  男子温柔的嗓音带着几丝软糯,不断地在宋芷韵耳边响起。然而宋芷韵却不为所动,依旧保持着挺立在原地的姿势,没有动弹半分,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额头不烫啊,就是有点冰,不会是低烧吧。”男子的手覆盖在宋芷韵光洁的额上。

  当他冰凉的毫无温度的掌心触碰到宋芷韵的额头上时,她深深地打了个寒颤,终于回过神来了。

  “没、没事,谢谢你的关心。”宋芷韵悄悄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她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太过于诡异了,无论是之前店里突然出现的男子还是此刻在她眼前的男人,都太不可思议了。为了安全着想,她还是要提高警惕。毕竟古话说得好,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有毒。在美色和性命之间,她肯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小命。

  男子在看到宋芷韵的小动作后,微微垂下的眸子一暗,然而却没有在那张俊脸上表现出任何的不悦。依旧是笑如春风,面不改色,“需要我送你回家吗?这大晚上的又下着雨,你一个小姑娘家的恐怕不安全。”

  “没事没事,反正我家离得也不远。”宋芷韵摇摇头,强行挤出一抹笑容道,“倒是你这么晚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宋芷韵在他那双形状好看到过分的眼睛中看不到任何一丝的不满情绪,有的只是担忧与着急,心微微一颤,心底有个念头在告诉她,眼前这个温柔至极的男人不是坏人。刚卸下的防备看到在路灯那昏暗的灯光照耀下,她和他二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在这空旷的道路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与可怕。瞬间那颗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紧紧揪起,无处安放。

  “那啥,我先走了,再见。”觉得寒意渐渐逼近的宋芷韵对他挥了挥手,随即一个转身,也顾不着带起的水珠,往前一顿猛跑。

  男子目送着那个身影离去,在看到她直接迈开腿一阵狂奔后,眼里止不住的是满满的笑意。这个女孩倒是有趣,他很想好好认识一番。

  “看够了吗?”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闪现,冰冷不含温度的嗓音在耳畔边响起。

  男子并没有收回自己的视线,显然是料到了来人。

  “这是我先看中的猎物,你可不能和我抢。”来人一身黑衣,冷峻的面容隐于暗处,昏暗的路灯打在他半张精致又棱角分明的侧脸,那双黑眸就像是无边无际的汪洋一样暗藏波动。

  这个男子便是之前出现在宋芷韵店里的男人,此刻他的视线也落在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女孩身上。

  “阿逸,你这也太霸道了吧。”穿着黑白竖条纹的男子闻言不可认同地笑了笑,那双漂亮的美目里是一片清明。

  秦逸听到此话后欺身而上,胸膛直接撞上他的胸膛,随后微微一低头在他耳边小声道:“季朗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季朗闻言撇头一看这个比他小了一点的弟弟,无声地笑了笑。

  “少拿你这副面孔来恶心我!”秦逸一拳打在季朗的胸膛处,然后一把推开了他,黑色的瞳仁渐渐被血色染上,整个人蒙上了一层邪魅,“季朗你这招在我这儿行不通,不要再拿你这张脸来蒙骗我了。”

  被打了一拳的季朗不怒反笑,随即放开了手中黑色的伞。那把伞随之落地,溅起一大片的水花,然而面对面而立的二人都像是没有感觉似的,没有一点反应。

  “阿逸你要知道,你的小命现在还捏在我的手里,所以注意一下你的态度。”季朗的话语依旧的温和,然而这番话却是那样的冷冰冰。

  秦逸听闻只觉得那些豆大的雨珠劈头盖脸地砸向了他,就像是掉入了冰窖里一样,冷的令人发颤。“你少威胁我,我压根就不稀罕那些东西,你要便拿去就是了!”秦逸上前一步,一把揪住季朗的领子,咬牙威胁道,“别逼我回去跟你一较高下,你应该知道若是我想要的那就算是千夫所指我也一定会抢过来的。”

  “哪怕与所有人为敌你也在所不惜?”季朗那张精致的脸蛋上依旧是满满的笑意,仿佛这个人永远不会生气一样。

  而秦逸最讨厌的便是看到季朗这副装腔作势的模样,“我不怕!”

  “可你的母亲呢?你难道就不担心她?”季朗笑看着面前的秦逸变了脸色,随后伸手轻轻拍掉了衣领处的手,整理了一下领子后,这才幽幽道,“你可别让她老人家担心啊。”

  “算你狠。”秦逸冷声道,刚刚滑落的手紧握成拳,白皙的手背上凸显了青筋,双手微颤,此刻他心乱如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奶狗,你的獠牙掉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