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全新的一天
迟宝华2018-04-19 15:151,813

  周勤峰躲在地下室,没想到这里竟也成了自己的避难所。

  他摸出手机想要拨打电话,手机却是没有信号的状态。

  这样浅的地下室怎么会没有信号呢?

  目光空洞的两人砸开门闯入进来,把房间的地板踩得踏踏作响,似乎在找着什么,却始终未曾说话。地上传来砰砰的声音,衣柜,橱柜的门被粗暴打开,伴随着那些声音,不断有尘土从地上撒下来,周勤峰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咳嗽了了一下。

  地上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了,只留下细碎的脚步声,而且离地下室的暗门越来越近。

  周勤峰握着拖把棍的手又加大了力气,准备和那两个人拼得你死我活——虽然那两个人从气场上已经完全碾压了他。

  咯吱,啪啦!

  一堆东西扔到地面上,继而传出敲打的声音。过了好一阵子周勤峰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竟然在铺地板!

  他们并没有掀开原来的地板,而是在原来地板的基础上直接铺上新地板,看来这对男女的耐心同样有限,和周勤峰一样并没有除去原来的旧地板。他们没有发现地面上的机关,直接开始忙碌起来。外面也变得热闹,似乎所有人都忽略了现在正值夜晚的时间而出来工作。

  整个小城听起来就是一个大的施工现场,不同的是,所有人都像是哑了一样,相当长的时间里,周勤峰没有听到过一句对话。

  工作几乎是不分昼夜的,周勤峰想等着他们睡着的时候跑出来,可这些人根本就不用吃饭或睡觉,一直在默不作声地忙碌着。

  直到四天后,口渴饥饿到极点的时候,一切终于平静了下来。

  第五天,周勤峰听到了对话声,这对年轻男女像通常意义的新婚夫妇一样说着情话起床,准备早餐,刷牙洗脸,在餐桌上去对比着去年和今年的庆雨节,去憧憬着未来。

  ——就像他们一直都住在这里一样。

  过了好一阵子,周勤峰才听到这对夫妇分头上班互相告别和锁上房门的声音。

  在确认房子很久没有动静之后,周勤峰这才试图打开地板上的暗门。和预料中一样,门被覆盖在上面的地板盖住了,无法推动。

  在积蓄了几乎全部力量后,周勤峰终于撞开了暗门,新的地板稀里哗啦地飞离,散落一地。

  坐在地上,周勤峰目瞪口呆。

  不到一周时间,整个房子已经变了大样,由原来的自带简约装修变成了田园风。看看那铜艺的吊灯,橡木桌子,以及窗台上的花篮。简直就像是来到了一个不同的房子一样。

  新房就这样被鸠占鹊巢了,自己正在遭遇那个陈雨莹所遭遇的一切!

  房子的大门被锁住了,从里面打不开。幸亏新来的二人并没有装上防盗栏,周勤峰轻松地从里面打开了塑钢窗跳到窗外的草坪中。

  雨已经停了,户外的刺眼的阳光让他难以睁开眼睛。那晚的血雨似乎只是幻象,建筑上和地面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红色的痕迹,清爽的空气让人不由得多吸上几口。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没什么不同,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一切又都和过去不太一样了。

  “我要报警,我的家被人强占了。在灵秀小区12-1-1”

  “哦,”接待的警察问,“请详细说一下。”

  “四天前,庆雨节的晚上,”周勤峰说,“有两个人,像是失神了一样,冲进我的家里,然后把我的家变成他们的家……我知道我有些语无伦次,但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当时在哪?”

  “我躲起来了,在地下室躲了四天。”周勤峰回答。

  “你没有阻止他们?”

  “没有,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外面下着红色的雨,而且那两个人,就像是……不像是人类的样子。”

  警察在电脑上敲打着:“你是户主吗?”

  “对。”

  “叫什么名字?”

  “周勤峰。”

  警察愣了一下,说:“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

  周勤峰掏出身份证递给警察。

  警察看了看身份证,又在电脑上敲打了一番,脸上的温和已经换成了严肃:“身份正是假的,没有你的身份证号信息。户主也不叫周勤峰。而且我们刚刚接到报案,户主家里出现一个人,监控拍下了他的样貌,和你一样。”

  “这……这……”周勤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觉得天旋地转,“这太荒唐了,太荒唐了!”

  警察说:“你的精神是不是出了些问题,告诉我你家人的联络方式。”

  “荒唐,荒唐。”周勤峰抱着头后退着,却看见,原本贴在墙上的警务人员照片已经完全换掉,一个人也不认识!

  “你现在还不能走,户主正在赶来,你需要解释这一切。”警察站了起来。

  “荒唐!”周勤峰吼叫着,用自己都不敢去想象的速度逃离了警察局。

  警察看着周勤峰远去的背影,似乎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指示一样,目光已经由严肃变成凶恶:“抓了他,杀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常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常档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