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破庙藏妖欲收来
苏沫儿2020-01-19 18:353,335

  他刚开口,我还以为是问我昨晚睡得好不好,没想到一开口问的是我不要了过继给他的小徒儿。

  “云朵呢。”紫夜目光四处寻找。

  “不知道。”我回了一句。

  心道:能去哪,还不是跑出去沐浴早上的朝阳去了。

  “你怎么睡得着啊?”我问紫夜,其实心里早就猜到了,只想确认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

  紫夜的回答确是想把我气吐血的架势。

  “本君爱睡哪睡哪,你管不着,反正没睡你屋里。”语罢起身整理袍子,顺着走廊决然而去。嘴里喊着:“云朵……”

  把我气的站在原地,牙齿咬着下唇,一跺脚指着他的背影说不出话来。

  心里骂着:你个猪头,关心你都看不出来,怎么不掉下来摔死你。

  追着他一起寻找云朵。

  正如我所说,云朵化作一片云,躺在树梢上沐浴阳光。听到我们喊才从树上下来,一不留神摔得四分五裂。

  “哎呦,摔死我了。”把自己组合起来化回人形,还揉着屁股,看来摔得不轻。

  “就这点修为还敢出来嘚瑟,不怕哪天一场大风把你刮回大雪山。”我嘲笑云朵,云朵往紫夜怀里一钻,躲起来。

  我伸手想把她抓回来,她躲在紫夜身后不出来,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在和我躲着。

  “师父,师娘欺负我。”云朵向紫夜求救,紫夜站在原处不动,任由我和云朵拉扯他的袍子,围着他的身前腰间旋转,不知道他眩晕了没有。

  身后小道童说话我才站住,回身看小道童。

  “师父请你们过去用早膳,跟我来吧。”没等人回答他,小道童转身返回。

  我们三个跟着去了一间屋子,这屋子四周空空,四面环窗,光线通明,是个好地方。一张八仙桌放在地上,地上四个草垫子围在桌子旁,除了小道童外,刚好够我们四个人围坐一桌。

  我率先座了下来,看着满桌子素食,没有半点荤腥,看来小道士是荤腥久不尝,戒律自明身。云朵和紫夜随后也坐下来。

  小道士看我们坐下来,没说让我们吃饭,而是问了一个问题,关于我们几个人的身份。

  “你们从何处而来?又将到何处而去?”小道士问道,也没看谁,似乎这个问题是抛给我们三个的。他倒是会省事,一句话问三个。

  紫夜看我,我看紫夜,小云朵不说话,看着满桌子菜流口水。最后还是紫夜先说,紫夜看着小道士,道:“你也看到了,我们有修为在身,而且都比你高。其实我们不是人,我们来自九霄水云间,她是明华仙子,我叫紫夜,这是我的小徒弟云朵。”

  小道士不可置信的看我们三个。

  介绍完,紫夜继续说道:“我们这次下凡是偷偷来的,你手中那块五彩麒麟确实是你眼前这位仙子的,十八天前,按人间时历算就是十八年前,那时候你是一个四岁的小鬼,去冥宫投胎,路过忘川河险些掉入河中,被明华仙子救起,结果她的彩麒麟不见了,我们才来人间找。”

  小道士不说话,不知道他听后心里是怎么想的,在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木讷的脸上冰冷无味。

  小道士思忖良久看向我,道:“明华仙子是想把彩麒麟拿回去。”看来是他是舍不得五彩麒麟。

  我“嗯”了一声。

  不拿回去留给你呀,那可是上古奇石,女娲补天的石头。

  “我怎么能相信你们所说的,是不是来骗我彩麒麟的。”没想到小道士又补了一句。

  我顿时觉得紫夜的口舌白费了,唯有武力方能解决。我一向以暴力混迹水云间,不然仙娥仙君见我都绕道而行。

  脸上怒火中烧,心中气愤难掩,手上法力在指尖,我刚要施法,被紫夜的法力压制住了,挥发不出来。

  我怒瞪紫夜,示意他收手,他却不肯,我只能作罢。

  “虚无道长,这样吧,我们帮你收了那只邪物,你把彩麒麟还给明华如何。”

  紫夜试图与小道士谈条件,没想到小道士爽快的答应了。

  “好,你们若能收了那鬼怪,我便给你们彩麒麟。”他说的是给,而不是还,做贼还这么硬气,跟我这玩儿文字游戏,哼。

  小道士拿起筷子把素食夹起,筷子落入云朵碗中。

  嗯???

  我不得其解,他这种行为不太正常。

  早膳过后我们四人出观下山,秋风落叶,一地残红,黄叶入泥,显得有些凄凉。

  来到昨晚那片树林,这时候不似昨天那恐怖压抑,白天邪气消减许多。

  紫夜施法唤起他的法器,我仔细看着,不知道他在忘川河能练得什么法器,没想到拿出来是个铜铃。

  铜铃在手中摇晃,嘴里念到的不知道是什么咒语,我们三人听不明白,也没多问,跟在紫夜身后,顺着铜铃指引的方向朝前走,来到一座破庙前。

  我想起来了,这正是样紫夜感到异样的那座破庙,小道士曾在这里设坛求雨。今天再看这座破庙,还是一样残败不堪,只是感觉不同。

  紫夜停下来,收回铜铃,我还没来得及问紫夜,他手里拿的是什么法器,紫夜便告诉我那叫引魂铃,未再多言。

  不愧是幽冥之界修炼的仙君,法器都这么邪门,真是个邪君,我思量着他这仙身是不是与鬼打交道多了才一身紫气。

  不由得我多想,紫夜施法在破庙之上,一道紫光照进破败的窗格,里面发出凄惨的声音,在空旷的树林中悠然惊魂。

  “啊……,明华我咒你永世不能和相爱的人相守终老。”一个诅咒的声音从破庙里传来。

  邪物作祟与我何干,我几万年未曾与谁结下深仇大恨,此时却被诅咒了,心里难受发堵,嘴上骂道:“妖魔鬼怪出来现行,咒本仙算什么能耐,有本事出来和我斗法。”

  一道黑雾从破庙窗格中溢出,幻化成一副身影,我看的真切,她的样子我忘不了,她是谢秋娘,紫晨爱上的那个凡人。

  我定睛看着谢秋娘,思量着她怎么跑出来,难道破了情花咒?那紫晨呢,怎么没和谢秋娘在一起?

  无数个疑问在我脑海里盘旋飞过,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移情别恋了,还是紫晨回心转意了。

  “哈哈哈……”谢秋娘惨笑,落魄的神色带着满腔怨气。悲凉的声音,声声刺入我的心。

  “你以为你身为帝姬就可以左右一切,你以为你是帝姬就可以得到爱情,你刁蛮任性,冷血无情,害我与紫夜三万年化为曼珠沙华,花开不见,叶生不见花,有缘不得再见,生生两相错,你用你的执着,整整折磨了我们三万年,这个仇,这个怨,我要你也尝一尝,我咒你爱的那个人永远也不能和你相守。”

  我想起紫晨,心中一紧,喉咙哽咽。

  那个让我执着三万年的小仙终究还是未对我动情,我又该恨谁?

  我还傻愣着,谢秋娘早已看到我走神,向我袭来。我中谢秋娘一掌,口中鲜血吐了一地。黄叶上斑斑血迹,疼的不是仙身,而是我的心。

  正如谢秋娘诅咒那样,我永远不能和自己爱的人长相厮守,不是因为她的诅咒,而是那个人根本不愿意与我在一起。紫晨爱的只有眼前这个谢秋娘,从未变过。

  我抬头看谢秋娘,看她眼底满是怨气,怨我的情花咒,怨我的无情无义,怨我的执着。我知道她恨不得我死,恨不得我灰飞烟灭才能解她心头怨气,解她心头之恨。

  看来,她马上要实现自己的愿望了。我闭上眼睛,等她袭来的第二掌,想着死了一了百了算了,成全了紫晨与谢秋娘,自己也能得到解脱。

  等待竟然如此漫长,为什么谢秋娘还没把我给杀了?

  我睁开眼睛,紫夜一口鲜血吐在我身上,是紫夜替我挡了谢秋娘一掌,看着紫夜,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心痛,不知道为谁,为紫夜还是为紫晨,现在我只想着,不能让谢秋娘伤害想要保护我的人。

  我从百宝囊中找出两颗丹药,给紫夜服下,自己也吃了一颗,瞬间恢复一些。太上老君的灵丹妙药就是有奇效,早知道我就多偷一些。

  “紫夜,你竟然护着他,你忘了是谁给你哥哥吓得诅咒了吗?”谢秋娘喊的歇斯底里。

  听的我差点崩溃,紫夜是紫晨弟弟?这些我竟然不知道,我对紫晨的了解竟然没有谢秋娘多?

  谢秋娘携气聚怨向我袭来,我不在迟疑,凤羽剑在我手中凭空而出,灵光剑气,朝谢秋娘的刺去。

  此时的谢秋娘只是魂魄,没有实体,我凤羽剑奈她无何,我从百宝囊中换了一件法器。十三玄抱在怀中,一曲相思断肠,这首曲子我弹了三万年。

  琴声阵阵腥风自吹散,悲泪徒增血雨她应收。

  谢秋娘捂住耳朵,头痛欲裂,我才知道,三万年的折磨,对一个凡人女子是多么的不人道,或许我真的错了。

  “明华,你不得好死。”谢秋娘咒骂我,我扔不停手。

  直到谢秋娘离去,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树林中,我再也感觉不到她的邪气,才停下抚琴的手,收回十三玄。

  跑去扶紫夜,看着他心里翻江倒海,如洪水席卷,似乱麻绕心,说不出个滋味。

  抬头望着他的眸子,问他:“你和紫晨什么关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缘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缘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