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眼前风景旧曾谙
苏沫儿2020-01-19 18:353,375

  紫夜没有回答我,拉起我的手走进院里,那女子回眸一笑,风儿乍起,吹开凌乱发髻,我心里一惊,这次我看清了,她是谢秋娘。

  “两位找谁呀?”甜美的声音向我问道。

  我竟然傻傻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回答,她那天真清纯的笑容,似明媚春光,在上春时节,薄寒之际,如花儿一般迎寒绽放。

  手里的竹条编筐放在木架子上,缓缓走过来,请我和紫夜进去喝茶。

  “两位是路过吧,进来喝碗水吧。”

  “好。”

  紫夜轻声回了一句,拉着我进到土坯房里。屋子里什么像样的摆设也没有,一间隔成两间,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卧室,并无厅房。

  厨房土灶架起一口大铁锅,木材燃起熊熊烈火,一会功夫一锅开水烧好,晾凉了在倒进素瓷碗里。

  秋娘把水端过来,放在桌子上。桌子还缺了一条腿,拿土坯支起来。

  “好了,喝吧,看两位是远程赶路的,我们这里穷乡僻壤,没有什么大户人家,瞧姑娘身着轻纱,生的秒若天仙,两个人真般配。”秋娘一直夸我,让我竟然有点惭愧。

  紫夜水喝到嘴里轻咳两声,好像呛到了。我没有理会紫夜,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秋娘,这清纯的模样和自己在风情镇看到那个满嘴咒骂的邪物相差甚远,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们走吧。”我朝紫夜说道。

  怕自己再看下去心里难受,紫夜像清纯的谢秋娘告辞,来到院外,我回头再看一眼篱笆院,猜测这是不是紫夜的幻境,他到底想干什么?

  紫夜手一挥,袍袖起落间,我眼前又是另一种景象,可女人还是谢秋娘。

  他被一个恶霸抱起,嘴里不停地哭喊,双脚离地在空中乱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衣服被扯破,眼看着就要失身了。

  我脚迈出去半步,欲前去解救她,紫夜伸出手臂拦住我,示意我往下看,我把脚收回来,立在那里继续看着,就像看戏一样。

  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男子,把彪形大汉一脚踢飞,飞出去好远,落在地上砸起一处尘土飞扬。再看那个男人抱着可怜兮兮的谢秋娘,两人进了屋。我还想继续往下看,紫夜袖起袖落,又换了一处。

  我还沉浸在刚才那个男子身上,那个背影好熟悉。

  紫夜拉着我来到院里,谢秋娘在做饭,满脸幸福的笑容,我有点嫉妒,这种笑容在我脸上从未有过。

  院子里一个树下有一张新桌子,一个男子坐在桌前,等着谢秋娘,谢秋娘做好了,男子起身帮谢秋娘端菜。

  谢秋娘与男子互相夹菜,男子脸上同样是幸福的笑容,多么幸福的一对。

  那个男子是谁?我看不清,紫夜为什么总让我看不清?

  “那男子是谁?”我迷茫的看着紫夜。

  紫夜轻弹一指,我看清了那个男子,那是我日思夜想的紫晨,此时正与谢秋娘卿卿我我。心里的痛开始蔓延整个身体,呼吸都感觉痛,我下意识的拉着紫夜的胳膊,头晕目眩。

  紫夜挥袖,此景散去,稍待片刻我才缓过来。

  紫夜在挥袖,土坯房上贴着大大的双喜字,两个人穿着喜服正在拜天地,眼底渐渐模糊不清,泪流进我的嘴角,有点咸。

  他们拜天地了,我竟然不知道,我竟然拆散的一桩已婚的姻缘。我转身欲走,紫夜抓着我的手不放,拖着我往院里走。

  “我不去,我不去。”我拼命挣扎,脚下已经到了院里,脚步从两道身影穿过,站在土坯房屋里。

  紫晨抱起谢秋娘走进那只有一张床的屋子,床上喜被已铺好,放下谢秋娘俯身压下去,谢秋娘眼眸秋水,紫晨爱意方榄,尽是缠绵,不用看也知道接下来是床笫云雨。

  眼前彻底模糊了,看不清楚,更不想去看。紫夜轻轻揽我入怀,我肆无忌惮的大哭,把三万年的悲痛全部哭了出来。

  “师父,师娘,你们在干什么?”小云朵的声音再次想起,我知道我逃离了那些让我心痛彻心扉的画面。

  “一边玩去。”紫夜轻喝一声,小云朵乖乖走开,不知哪里玩去了。

  我握紧拳头用力捶打紫夜,恨他让我看清我自己就是个横在别人爱情中间的尖刺,刺伤了他人,更是刺伤了自己。

  紫夜任我捶打,我松了手,狠狠咬住他的肩膀,依稀感觉到他强忍痛,任由我出气。撒泼累了我便趴在紫夜怀里,紫夜把我抱上柔软的大床,安抚我睡下。

  起来时,不知何年何月何日。

  紫夜坐在树台前烹茶,我闻见茶叶淡淡的清香,起身坐在他旁边。

  “好些了没?”紫夜问我,并未抬头,看着手上茶杯里的水倒进我的茶盏。

  “缘起缘灭,放下或许能得新生。”我回道,同样不咸不淡,将一盏茶一饮而尽,心里的痛楚只有我自己能体会,他不咸不淡的几句话怎能让我把三万年的执念释怀,兴许,也只是嘴上说说罢了。

  “真的放下了?”紫夜继续问我。

  我不知道如果回答,更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放下了,可曾经那段往事在我脑海里挥洒不去,想起来就牵肠灼心。

  我未回答,他也没再问,就这样喝茶。

  茅草屋外有云朵的喊声,我顾得自己心痛不心痛,起身往外跑。一团黑气缠绕着云朵,云朵脸上痛苦的表情很让我担心,飞身过去,碰到黑雾把我弹落在花海里。

  到底是什么东西竟有如此道行,我的仙法竟抵不过一个邪物,它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在我心里好久了,一直不能解惑,我今天就要问问它。

  凤羽剑前两次试过,根本不管用,我翻出百宝囊,拿出十三玄,琴声再起,还是那首相思断肠,眼前黑雾渐渐散去,我还未来得及问那邪物什么来头,紫夜已经救回云朵,黑雾彻底消失不见。

  我收起十三玄,看小云朵晕了过去,紫夜施仙法救云朵,我拿出一粒还魂丹给云朵服下,云朵醒了过来。

  “还魂丹?”紫夜抬头看我,我点点头。

  “又是从太上老君那偷的?”我依旧点点头。

  “太上老君的丹药看似要被你搬空了。”

  紫夜把云朵抱回茅草屋,我跟在紫夜身后不停地回头,寻找那团黑雾,可是已经无处可寻。

  “那团黑雾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我已经问紫夜第二遍了,上次他回答是怨气,我不相信。

  紫夜看着云朵,回道:“那只是些孤魂野鬼的怨气,滞留在忘川河。”

  我不相信,孤魂野鬼的怨气有这么大的能耐,我一代帝姬都奈它无何。

  “真的是怨气?”

  “不相信也罢,这些怨气因你而聚,想消散他们,你也轻而一举。”

  紫夜越说我越疑惑,又是因为我。

  “我怎么解?”我追问紫夜,想把我心中疑惑解开。

  紫夜看着我,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我不由的后退几步,还是被他逼到墙角。他的眼神里一如既往痞子样,要把我给吃了的样子。

  “爱上我。”

  这是什么情况?我才想起来,原来他是想解了他哥的情花咒,所以才靠近我。

  原来他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都不是真心的,我曾有几刻心里动摇过,感动紫夜为我所做地一切,现在一切都是那么可笑,竟然一切都在他算计之中。

  那一张了让我失望的脸,我不想再看见。

  想走时,茅草屋外天兵天将挥师前来,在花海上空声势浩荡,吓得阎罗前来接驾,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大错。

  领军大将是水云间第一仙将,天蓬元帅,何事要劳烦水云间第一仙将出马,难道也是为了怨灵?

  我心中揣测,只见冥君阎罗跪倒在地,朝天蓬元帅叩拜。

  “不知冥界何人犯事,劳烦天蓬元帅亲自前来?”阎罗王也不过是鬼做的,竟吓得三魂掉了二魂,竟怕天兵,我还觉得奇怪,处置了他,仍然不过一只鬼。

  天蓬一脸络腮胡子,身披紫金铠甲,手握擎天戟哈哈大笑。道:“冥君退下,此事与你无干。”

  与阎罗无干?那是为何而来,显然这个疑问阎罗不能替我问了,阎罗听与自己无干,自然不愿趟这滩浑水,惹得天蓬元帅亲自带军,肯定不是小事,阎罗老儿早已无影无踪。

  怨灵属冥君所管,与冥界无关,那天蓬元帅不是来对付怨灵的?

  天蓬朝茅草屋方向大喊:“明华仙子,天帝让我请你回水云间,你就跟本帅回去,免得天帝动怒。”

  原来是抓我的,至于派一员大将,我那天帝老爹也太高看我了。

  我走出茅草屋,举头是白云压顶,鼓声阵阵,腾云之上是千人仙兵团,天蓬元帅一脸凶狠模样,吓得忘川河灵魂四处摆动,四散逃离,天蓬俯视看我,回身散发着大将威严。

  我往日的威风荡然无存,知道这次被抓回去无疑了,可刁蛮的性格是我本性,乖乖束手就擒不是我的个性。

  我抬头对着天蓬元帅大喊:“有本事来抓我呀,能追上我再回去不迟。”我挑衅天蓬元帅,天帝天后都奈我无何,天蓬我自然不放在眼里,外一成功逃了呢,本仙还可以自由。

  天蓬元帅擎天戟一戳,我看大事不好,撒腿就溜,在想寻我定要费些功夫。

  “追帝姬回来。”天蓬元帅下令,天兵一触即发,浩荡天兵向我追来,没跑出多远,我就被团团围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缘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缘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