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破咒成魔斩情丝
苏沫儿2020-01-19 18:353,390

  待天后挥散水雾,瑶池变得清明可见,我早已无影无踪,哈哈,我又逃了。

  我想去忘川河把小云朵带回来,不能让他跟着一个邪魅仙君学坏了。

  按道理说,忘川河曼珠沙华早就该凋零了,如今开得确是比前些日子还要妖艳,我坐在花海里忍不住再抚一曲相思断肠。

  阴风冷冽,我感觉抚琴的双手微凉,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花瓣着了什么魔法一般,繁英随风乱飞,没有规律。这么诡异,难道……

  我不敢在往下想,声音从繁英中传来。

  “够了,本君听了三万年相思断肠,都听腻了。”

  这是紫晨的声音?

  我判断那是紫晨的声音,心中窃喜,他喜欢听我弹曲子,还要换一曲?

  “那行,我在换一曲。”

  我微笑着执琴,抬起的手指还未落在琴上,繁英化作一只大掌,把我从地上提起,抓住我的脖梗,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不解的看着繁英乱飞,还是那一双大手,恐惧从心底泛起。

  “你诅咒我三万年,我要咒你三世不能与相爱之人相守。”

  那声音变得如厉鬼一般恐怖,在我耳边盘旋不去,咒我?

  三世不能与相爱之人相守?

  笑话,不用咒不是也实现了,他紫晨何时与我相守过。

  我挣扎,凤羽化作剑,在空中乱砍。

  ”明华,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紫晨大笑,化作生前模样出现在我眼前。看着眼前的魔鬼,我爱意无存,心里只有恐惧,从空中坠落,狠狠摔在地上。

  仰头看他,他魔幻的眼神如寒冰厉剑,刺痛我的心。

  他黑气缠身,泛起飓风,忘川河雯时变得昏天暗地,往日美丽景色荡然无存,堪比地狱。孤魂野鬼魂魄被他吸走,似乎狂风刮得更加猛烈,我下意识的眯起双眼,想睁却睁不开。

  我感觉自己被风刮出去老远,摔在紫藤树上,血腥味从我嘴里蔓出来,曼珠沙华连花带叶一片绯红,我诧异看着诡异的花海,绿意盎然,红英妖艳。

  曼珠沙华枝叶齐发,这诅咒破了?

  难道我移情别恋?爱的是谁?

  顾不得我多猜测,一声狂笑在我耳边缠绕,一个红衣女鬼在我眼前晃动,一脚把我踢开。

  是谁敢动帝姬?就连天蓬也不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这女人是谁?

  待我看清后,方才知道何人如此恨我,那是谢秋娘。

  “明华,你害我与夫君三万年不得相见,这个仇今天我要报,我要你魂飞魄散。”恨意随风而来,每一丝狂风从我身上刮过,寒刀一样划破我的衣衫,一时间我浑身上下血迹斑斑,不用看也知道,此时的我已是狼狈不堪。

  一个诅咒我,一个要我魂飞魄散,那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本事。

  我挣扎起来,站在大风中,把我的十三玄唤回来,又是一曲相思断肠。

  谢秋娘发疯的向我袭来,打的我与十三玄飞出去老远,落地之时又是一口鲜血。

  我感觉有一双手将我扶起,一只臂膀揽我在肩侧,我抬眸一看,是紫夜。难道她要为了我和紫晨斗法?

  谢秋娘一掌袭来,紫夜摇起引魂铃,谢秋娘抱住头,身上万缕魂魄镇不住,雯儿时逃出来不少。

  “啊……”谢秋娘疼的大喊。

  又是一掌。

  许是她眼花,竟打歪了。

  紫晨自然不会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我们欺负,一掌向我心头袭来,紫夜转身护在我身前,千钧一发之际。

  “哥……”

  紫晨的手停滞,在空中看着紫夜的背影,还是放下了。

  “紫夜,她不值得你这样护着,快让开。”紫晨劝弟弟让开,好一掌灭了我,紫夜死死抱着我不肯放手,我嘴角鲜血滴在他的袍子上,染红了一片。

  “她生性顽劣,刁蛮任性,害我被咒三万年,你竟然护着她?”紫晨眼中恨意又增加几分,发狂的看着我小小身影被亲弟弟抱在怀里。

  恨意我无法体会,只感觉狂风肆虐,冰冷严寒。

  冥军挥师而来,打算收了不投胎的魂魄,忘川河上空团团黑影被捉走,紫晨秋娘在想吸取戾气,在忘川河不在可能。

  “紫晨,你还不跟本君去投胎。”阎罗大喝,紫晨哪里肯听他啰嗦,狂风斩去,披面而至,阎罗被吹的退后几步方才站稳脚。

  “阎罗你妄想,我要寿与齐天,与我的秋娘永世不灭。”身影恍惚。“哈哈哈……”大笑化作狂风,迷沙四起,混沌一片。

  我忍不住推开紫夜,往紫晨方向飞去。

  “回来。”

  紫夜在后边喊我,我义无反顾,执意孤行向花海中的紫晨走去。

  “紫晨。”我神情款款,眼波秋水快要流出来。喉尖哽咽,咽下一口口水,柔声说道:“你从未有一丝爱我,对不对?”

  我问的问题有些傻,我只想问一下,试图让自己死心,了却这一切,或许此时就能好过一些。

  “没有。”紫晨无情回道。

  我眼泪在眼眶打转,再也忍不住了,一股热流顺着脸颊流下,眼睛模糊,想再看一眼紫晨也看不清。

  “明华你傻了不是,紫晨爱的是我,一直是我谢秋娘。是你横刀夺爱不成,要诅咒我们,害我们有缘无分。不过你的诅咒被我们破了,我和紫晨要在这天地间,六界之内永生不灭,相守在一起,你羡慕?你嫉妒?你恨吗?”得意的眼神看着我,尽是炫耀。

  “哈哈哈哈……”

  谢秋娘的每一句话都如一把刀,割下我心中那块尚在疼痛滴血的肉,痛彻心扉,蔓延全身,手在打颤。

  我不理会秋娘,问紫晨:“紫晨,我们以往种种你忘记了吗?

  我们从小青梅竹马,一起玩耍,水云间的每一处角落都留有我们的回忆。我们一起去太上老君那里偷丹药,被太上老君抓住,送去凌霄宝殿领罚。我大哭求父王开恩,你为我拭泪。我们一起被关禁闭,饿了分一块点心吃。

  我们去蟠桃园偷果子吃,我从树上掉下来,你接住我在桃花纷飞的桃园路嬉戏。

  这些,你都忘了吗?”

  道罢,我想看清紫晨那张俊脸,怎奈,泪水模糊了我的眸瞳,恍惚间我能觉察到,那不屑带有鄙夷的眼眼神,很是轻蔑。看得我头皮麻木,牙齿冰凉,舌头打结,再也不想说话。

  我没有听到紫晨回答,只听到谢秋娘的声音,在我耳里尽是嘲笑。

  “明华,水云间一代帝姬,别丢了你那天帝老爹的脸面。都说了紫晨他只爱我,难道是听不明白,还是看不见?你等了他三万年,等到了吗?”

  是啊,蒙蔽双眼的不是泪水,是我对于情爱的执念,等了三万年我还看不清吗?他根本不爱我,我在问答案还是一样的,我们的结局不会改变,是我为难了他?还是为难了自己?

  我擦干泪水,红肿的眼睛稍许酸涩,眸子开始清澈,我看清那张面对我毫无表情的脸,似乎还有恨意,怨念,夹杂在一起,这张脸不似从前那般俊俏。

  心中横剑斩断最后一颗牵挂悬藤,那棵藤牵扯我三万年,该到了了断的时候,既然没有爱,在纠缠他也不会爱上我,难道还要在等三万年,在痛苦中逝去韶华。

  我拿出他送我的那颗白明珠,握在手里好久才抛出去,带着我的汗水与体味,落在紫晨手里。

  他看也不看一眼,便扔进忘川河,一切回忆随流水逝去。

  他如此,我何须执着,就当一切是场三万年的噩梦,如今也该醒了。

  “紫晨……”本来想镇静,话到嘴边又是喉间哽咽,开口失声,声音沙哑,勉强出口:“昔日,你东我西即是相逢;而今,你东我西即为陌路;从现在起,我们自相决绝,你欠我情,我欠你义,我们两清,此后在若相见之时,我们仙魔不两立,便是永恒的敌人。”

  够决绝吗?我也不知道。

  心里如释重负,也同样没了期盼。

  黑云如远处山峰入霄,又如水墨丹青活过来,我看着紫晨和谢秋娘手拉手站在黑云之上,恩爱如初。

  谢秋娘赢了一场红尘情债,回眸一笑,毫无当年清纯模样,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是一个老妖婆,挽着一个老妖君。

  看来我糊涂了,本来就是一对破咒成魔的情人,可不是一身魔气的妖魔夫妇吗。

  两人欲走,天蓬元帅摔天兵前来,把仙紫晨与谢秋娘团团围住。紫晨见这情景并不多说,大打出手,他的袍袖一挥,无数被他控制的灵魂化作魔兵,与仙兵一起打斗,分不出是仙兵厉害,还是魔兵厉害,死伤各半。

  “哥,住手吧,你不是最痛恨魔道吗?如今为何练就邪法化身成魔。”紫夜劝慰紫晨,劝他放弃魔身,乖乖回去送死?

  紫晨自然不能答应,别说紫晨那么固执的人,就是我,也不会答应,放弃就就是死路一条,灰飞烟灭,眼前这天兵天将是来做什么的,捕捉紫晨魔君回去誓不罢休。

  事与愿违,紫夜携手谢秋娘逃了,不知去向。

  天蓬不敢再把我带回去,于是任由我再忘川河。

  我体力不支,昏倒再曼珠沙华花海里,是紫夜把我抱回去的,醒来时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我抬头看天边浩瀚银河,繁星璀璨,在黑洞洞的夜空闪烁,偶尔还有一颗流星划过。低头看脚下碧草,往远处瞧去,碧草暗侵远方路,连天成一色,感觉有一棵树靠在身后。

  这是何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缘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缘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