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君子如玉
江湖老鸟2017-12-18 00:062,407

  文家,这是一个杭州城中有名的书香门第。

  说是誉满杭州城也不为过,这文家上下,那可都是真正的文化人,前清曾经出过不少不少秀才、举人之类的人物。

  丫鬟口中所说的文小姐是杭州文家当代家主文清如的大女儿,同时也是刘家三少爷的定亲对象。

  蒙蒙烟雨中,文欣撑着一把油纸伞,穿着一身白色旗袍踏着小莲步朝大堂走来,巧步嫣然,一个丫鬟静静跟她的身后。

  一滴滴滚圆的雨珠落在她那把油纸伞的伞叶上,缓缓滑落,好一个江南美女。

  只见这文小姐年约十三四岁,但已有倾城之色,她皮肤白皙,长着一张好看的瓜子脸,小巧的鼻子薄若蝉翼,那薄薄的嘴唇像是一叶樱花,煞是好看,那好看的柳眉下面长着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睛,让人一眼就能记住她,从此念念不忘。

  清净、婉约,尤其是她那一双眼睛,甚是动人。

  文欣的身材很是匀称苗条,虽是年岁不大,但已有一米六二、一米六三高,看样子,起码还能长个五六厘米。

  “文小姐,老爷就在大堂里面了。您进去吧!”刘家丫鬟对文欣说道。

  “嗯,辛苦你了。”文欣轻点螓首,轻轻说道。

  文欣轻迈莲步,走进了大堂向刘老爷子问好:“伯父好!”

  看见了这小儿子的未婚妻,老爷子还是相当高兴,他站了起来,笑容满面地说道:“倚云,你来了。”

  文欣小名叫做倚云,这个小名倒是挺符合这个时代文化人起名特点,文欣这个名字是她的学名,她就读于杭州城里的一间新式女子学校,所以也起了一个比较新潮的学名。

  “伯父,三少爷他,怎么样了?”文欣之前是见过刘建辉的,也算熟悉了,作为她的未婚夫,她自然是要关心了。

  自从杭州城里的那一次遇见,文欣就深深地爱上了这刘家三少爷。

  那天,杭州城内人潮涌动,刘三少爷衣鲜怒马,骑着马儿行走于杭州城中,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英俊至极。

  颇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得意之气。

  当时还不是刘建辉未婚妻的文欣在人群中,一眼就爱上了这个面如冠玉、衣鲜怒马的少年郎。

  那时候,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偏偏的,就让文欣遇上了今生的魔障。

  当听说定亲对象是刘家三少爷时,文欣满心欢喜,因为她无疑是那个被命运之神垂青的幸运者。

  可前两天却传来了刘家三少爷在郊外骑马堕马昏迷的消息,别提她有多紧张了,这不,上门来看看情况了么?

  刘老爷子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建辉他摔到的后脑,所以大夫说还要静养一段时间。”

  “哦。”文欣应了一声,“那您能让我去看看他么?”

  刘老爷子本来就是带兵出身,加之这个时期正是思想解放时期,所以对于男女大防这方面,老爷子也没计较太多,他点了点头,对丫鬟说道:“小吟,带文小姐去看看三少爷吧!”

  “是,老爷。”丫鬟小吟应了一声,然后带着文欣往刘建辉居住的房间去了。

  刘建辉的房间不大,仅仅只是只有三十多四十平米左右,除了衣柜,床铺,还有书桌、书架这些东西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了。

  简洁明了,这是对这个房间的综述。

  房间里边的格木床上,盖被、叠被早已铺好了,上面躺着一个脸色苍白、面目英俊的年轻人。

  文欣走了进去,看到刘家三少爷那苍白的脸色,她的小脸一下子就白了,心里像被谁狠狠地揪了一下一般。

  疼,很疼。

  ……

  时间,二十一世纪。

  这是一个充斥着繁华,但同时也是竞争十分激烈的一个时代。

  浙江,某家驰名中外的高等学府中,刘承宣执笔峙立于书桌前,书桌上一张上好的宣纸。

  忽然,刘承宣动了,手中毛笔如行云流水般挥舞着,没一会儿,他手中的毛笔轻轻一落,那宣纸呈现了一副极美字体。

  正是宋徽宗赵佶所创的瘦金体,而宣纸上写着的则是那一句唐诗——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好耶好耶,师兄的笔力又见增长了。”旁边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女孩鼓掌道。

  只见这名女孩长得煞是水灵好看,特别是那一双像是会说话一般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尤其吸引人,一看就是那种能说会道,而且脑袋特别好用的女生了。

  刘承宣是浙大人文学院历史系大四学生,他长得并不算好看,只是普通类型,只是他那一身气质实在是太过儒雅风流了,可是迷倒了不少小迷妹。

  其中,眼前这名眼睛里边几乎闪着星星的师妹便是头号铁杆了。

  男人不一定要长得非常帅,但一定要有才,就像刘承宣这样,气质就不说了,那一手玩得极溜的毛笔字和钢笔字,也是他收获迷妹的主要原因之一。

  作为一个男人,刘承宣是极其有才的,无论是那一手瘦金体,还是楷体造诣方面都是极棒的。

  若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就是——君子如玉,触手也温。

  说实话,刘承宣是很喜欢眼前这个灵动的小女生,女生大二,叫赵菲。

  如果不是刘承宣家里太穷了,刘承宣早就接受了赵菲了,只是有一种感情一直埋在心里不曾表达罢了。

  男人就该有担当,可以自己苦,但不能带着自己的女人一起苦。这是刘承宣的人生格言,不能轻易改变。

  “这些,只是很普通的字罢了。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教你呀。”说着,刘承宣握住了赵菲那双温洁如玉的纤手。

  “嗯哪,谢谢师兄。”赵菲巧笑嫣然。

  “不客气。”刘承轩笑道。

  有些事,你以为它会这么美好下去一辈子,但是,是不可能的,那只是一种美好的奢望。

  比如说刘承宣,刚出校门口不远,就遭遇了车祸。

  是一个富二代飙车时临时变道,差点撞上了旁边的一辆货车,而货车司机为了闪避那辆兰博基尼,猛打方向盘,结果货车侧翻,撞上了正在马路边思考人生的刘承宣。

  什么叫飞来横祸?这就叫飞来横祸啊。

  人在街边走,祸从天上来啊……

  刘承宣死得很冤,几乎是死不瞑目,他还没来得及享受他和师妹的爱情啊,他还没来得及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啊,怎么可以就这么草率地离开了呢?

  然而,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突然,就是那么残酷,世间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呢?只是,能活着走过这一生已然是种奢望。

  ……

  PS:第二更仍是求关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子是王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