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友聚
寸犀2018-01-01 23:582,299

  阎夭墨是之前榴火集团老总,阎舒鸽的女儿,而榴火是个贩卖军火的组织,真要说是非法,也算勉强,它黑白通吃。阎舒鸽被人开枪打死后,将榴火交给了阎夭墨。可是阎夭墨接手之后,却没有给父亲报仇,而是宣布了榴火破产。这让许多人都看不明白,而阎夭墨心里清楚:敌人太强大,榴火这个目标太明显了。

  她只能一点一点地积蓄力量,她今年二十一,她有时间去和那些人耗。眼下和幕瑕夜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按下桌上收音机的播放键,男人清润温和的嗓音响起:There's-two-things-I-know-for-sure。She-was-sent-here-from-heaven,and-she's-daddy's-little-girl……阎夭墨蜷缩着身体,就像睡着了一样。黎洛洛走回屋子时,看到她又这样睡着了,便走进里屋抱了一床被子给她盖上。又有叫骂摔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黎洛洛有些心疼地看着阎夭墨。

  这时的幕瑕夜坐在落地窗前,满眼灯火灿烂。幕家人不允许与政府来往,所以他选择和阎夭墨结婚。阎夭墨要他的钱,他要阎夭墨的人脉,双赢的生意。只是他不明白这个女孩疯狂地敛财是为了什么,倒是有些好奇呢……

  手机铃声响起,他按下接通。

  “瑕夜,听说你结婚啦?这么大的事都不跟好朋友说,太不地道了吧?刚好明天洁焕从法国回来,叫上嫂子一起聚一聚啊。”

  这个男人叫吴天克,是幕瑕夜留学时结交的好友,在当时,是唯一不对他露出厌恶神情的人……幕瑕夜皱了皱眉,“木洁焕回来了?”

  “别叫的那么生疏啊,毕竟人家对你也是一片痴心啊。”

  幕瑕夜扯了扯嘴角,“知道了,在哪聚?KTV、迪厅、酒吧免谈。”

  “真没劲。那就去流萤坊?很怀念那里的咖啡啊。”

  “行,我问问夭墨有没有空。”幕瑕夜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有关这家咖啡店的信息。如果叫上阎夭墨来参加聚会的话,一定又要给她钱吧。

  “那好!”吴天克笑着,“嫂子名字真好听。”说完便挂断了。

  幕瑕夜无奈地给阎夭墨打电话,这个时候打电话,肯定又会被她“敲诈”的。

  “我是阎夭墨,你打扰了我的睡眠,这种程度的事情应付的金额已经在合同里提到过了,请直接汇到我的账户。有事快说,没事我就挂了。”阎夭墨的声音很不愉快,她刚刚梦到父亲了……

  “找你谈生意的。明天和我朋友在流萤坊有个聚会,如果有兴趣的话,还请赏脸光顾。”幕瑕夜有礼貌地说道。

  “哦,应该会去的。如果碰上什么突发状况,我会酌情加价。”揉着眉角,她还不至于和钱闹别扭。

  “好的,祝你好梦。”幕瑕夜笑着。话音一落,便听到了对面传来的忙音,顿时笑得有点无奈了。

  重新看向窗外的夜景,以往每次和木洁焕在同一空间,他都会头痛得要死,但这次,他却有点期待了呢。不过,上次见到沐洁焕,也是很久以前了……

  窗外哗哗地下起雨来。现在是夏天,下雨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幕瑕夜挂在唇角的笑却僵住了。手脚麻木地站起,向自己的床走去。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狼狈。

  阎夭墨第二天挺早就醒了,然后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清秀精致的脸。有时她会很讨厌自己的这张脸,明明有那么狠毒的心肠,却长了一张单纯无害的脸,骗谁呢?

  不过爸爸说,自己和妈妈长得很像,而妈妈在生她的时候就大出血,死掉了,一直以来都是爸爸教她各种东西。

  她没有上过学,也没有朋友,没有人会嘲笑她是个没妈的孩子,她觉得这很好。

  给自己画了个淡妆后,阎夭墨就出门了。沿着马路走了很久才打到车,然后她站在幕瑕夜的公寓楼下静等着。

  幕瑕夜没过多久就下来了,看到阎夭墨时有些惊讶,好像她总是凭空消失又忽然出现呢。从车库里开出自己的车,载着阎夭墨向市中心开去。

  因为早上照了镜子,所以阎夭墨开始有意识地观察幕瑕夜的容貌和衣着。

  他的脸上很少有除了微笑以外的表情,不对,是几乎没有,就像是戴了个面具。清晨的冷光洒到他的脸上,本来他的皮肤就白,这样一来就白的有些像尸体了。脸部轮廓就像是刀削般,棱角分明。剑眉上挑,眼瞳却是少有的温和,睫毛直长,鼻梁是完美的高度,然后是一直微笑着的薄薄的唇,唇色是温暖的浅粉。

  阎夭墨有些讽刺地笑着,谁知道这张脸之下是不是和自己一样隐藏了什么呢?然后视线转下。因为是朋友聚会的缘故,他只是穿了水洗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很休闲的一身。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洁白的连衣裙,阎夭墨叹了一口气,还好,算是般配。

  到了地方,幕瑕夜停下车后,便下车去帮阎夭墨打开车门。阎夭墨温柔地抬头对着他笑,她知道,这场戏现在开始了。

  纯白的裙脚一直摇曳到脚腕。阎夭墨一米七零的身高,实在不能算是矮,但在幕瑕夜身边也只能抬头仰望他的侧脸。然后她忽然发现幕瑕夜的耳后有一小块疤痕,不是很明显。

  流萤坊里订好的位子上已经坐了一男一女。吴天克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语,时不时还很没形象地大笑,引得旁人不断地看向他。当然,也有女生转过头去看他纯属是因为他长得很阳光,就像个邻家大哥哥。

  而他身旁的木洁焕却没有理他,一直紧张地从包里翻出小镜子来看自己的妆面有没有花。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原本柔和的眉眼都僵硬了。

  幕瑕夜和阎夭墨走到他们旁边,吴天克笑着站起,“啊哈,大哥大嫂来了?”

  旁边的木洁焕却茫然地看着他,又看看幕瑕夜和阎夭墨,问道:“你在和谁说话?”

  “诶?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地要见他么?这算什么反应?”吴天克怔住,不解地问。

  “见谁?他?我要见的是瑕夜哥哥,他是谁?”木洁焕黑着脸。

  这下阎夭墨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幕瑕夜脸上仍是若有若无的笑,吴天克目瞪口呆,眼神在幕瑕夜和木洁焕身上转来转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夜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夜相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