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处留名
一醉千觞2018-01-30 14:452,183

  回到洞口,已经是几天后的事了,接下去一段日子就是改造一下洞,主要是加个门框,防止粮食发霉,存放多余枪支弹药,已经火炉锅架,两边睡觉区铺干草,以及洞口伪装,周边还布置了一些陷阱,主要是捕野味的,等到山中的树,叶子已经落光,才算完事,最后用毯子当了门帘,变得适合居住。趁没下雪封路,几人一商量下山再去干几票,可转悠几天,出门的都是农民,压根没看到日军,于是只好回洞过冬。

  1940年3月底,汪精卫叛国,在南京成立伪政府。4月中旬,长县司令部,尾田熊一接待了一位贵客,并把黑之幽灵的详细资料给与。同时日军为了巩固后方,在各路要道,村子建造防御碉堡。

  随着天气转暖,粮食吃完,黑之幽灵全体全副武装的下山了,最别扭的是张成,机枪步枪两把。来到一处通北的三岔口,这里视野开阔,离最近的山也就几十米。看到一些木屋和一群民夫正在建造什么东西,还有两个班的日军看护。对于很久没开枪的吕磊等人,已经手痒痒了,商量了一下,每人的目标,位置就分开了。随着枪声一响,倒下六位日军,其余都躲了起来,并没有战意,还命令被吓得抱头蹲地的一些民夫起来抬走尸体,其余继续干活。不甘心的吕磊等人,在附近各个高处瞄准,但就是看不到剩下的,最后又是聚到一起商量。怎么也不会知道,这里的日军是接了死命令,不能搜索放冷枪的,要保证工程。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西边路上来了一辆卡车,几人想也没想,迅速下山击毙开车的,等了好一会儿,没发现有其他日军后才上前查看,发现是一辆食物补给车。

  “大米,青菜,萝卜,辣椒,猪肉,足以吃上一阵了,还有这铁盒子装的是什么?”张成看着这些食物,满脸欣喜。

  “这是日本的牛肉罐头,存放时间要比新鲜的猪肉长。”王子豪拿过罐头看了看说。

  “统统搬走,晚上可以好好吃一顿了。”吕磊说。

  接下去几天,不断的看着塔楼越建越高,已经有碉堡的样子,看到枪眼,吕磊等人就已经知道这不是个好东西,白天日军在外面躲着指挥,晚上进入建造中的碉堡睡觉。因此吕磊等人还偷偷的去探查过,里面的日军十分警觉,不管是什么时间,外面只要稍微一点动静,就会开枪,无法靠近,不过这也让这些日军过的紧张疲劳。又过了两天,来了一支黄皮军,一个连。一到工地,放哨站岗巡逻,有模有样,规规矩矩。

  “谢宇,这些和以前打过的感觉不一样?还有五色帽徽。”吕磊好奇的问。

  “从行动上看,确实是正规军。”谢宇说。

  “意思是集体叛变投靠鬼子?!”王子豪惊讶道。

  “现象表面是叛变了,不知道是哪个部队的,要不要去试试战斗力?”吕磊问。

  “你说怎么打?”徐坤问。

  “找个易守难攻的山坡先垒个工事,然后谢宇你开枪把他们引来,等他们冲来,我们在开枪,不要打头,能贯穿的最好。”吕磊说。

  很快找好了地点,筑了简单的工事,谢宇打了一士兵的腿,黄皮军很快反应,并向日军报告,得到能反击后才向吕磊等人攻去,而日军却在暗中观察。等黄皮军刚一冲上山坡,就被几枪给打回去了,原因是很多人是被前面一个贯穿击中的,受伤人数增加,不得已带着受伤的撤了,忽然他们明白为什么日军不露头。而吕磊等人还没过瘾,回到了露营处,晚饭间

  “谢宇,以前你们遇到人数少的土匪或者别的军队,会怎么做?”吕磊问。

  “人数少,实力强,会晚上偷袭。人数少,实力弱的,直接灭掉。”谢宇回答。

  “吃完饭,带上所有东西,换个地点过夜,谢宇留两个礼物,一前一后。”吕磊想了想说。

  谢宇听完点头继续吃饭。临走时,吕磊往火堆里加了几根木材,很快到了别处,放下东西后吕磊说:“大家今晚早点睡,兰江你辛苦点,只要他们有动静,就叫醒我们。”

  午夜过后,层层薄云,透过一丝月光。一刻未睡的兰江叫醒大家,指了指黄皮军的住点,看到他们在集合队伍。吕磊轻声说:“放下所有能发声的东西,张成用机枪,借他们的动静,我们悄悄摸上去,凭几日骚扰,加上有看门狗,想必现在日军应该熟睡中,等手雷一响我们就打。”

  黄皮军前脚刚走,黑之幽灵后脚就跟上,从枪眼往里看去,只能大概模模糊糊看到一些。而黄皮军,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向早已熄灭的火堆慢慢走去,越离越近,忽然高处的手雷先炸了,一阵慌乱,低处的也炸了。两声轰响,把睡觉的日军给惊醒了,而同时也是黑之幽灵的开枪信号,一时间,步枪声,机枪声,还有手雷爆炸声,齐响,来了个瓮中捉鳖,就打了一分钟不到,随着吕磊的一声“撤”,才结束战斗,王子豪在走前,还不忘刻上黑之幽灵四个字。

  黄皮军,不断无功而返,还损兵折将,回到碉堡,看到一片狼藉,听到哀嚎,谩骂不断,而黑之幽灵又回去补了一觉。天一亮,吕磊说:“要撤了,这里待不了了,这次杀的也差不多,兰江你就不要背杂货了,探路和观察四周,保证我们的安全。”其他人听了也纷纷分了兰江背的食物,然后就全副武装背着麻袋离开了。之后的半年多里,在周边安徽境内的县市附近的碉堡,都被黑之幽灵骚扰了一遍,不光只是骚扰,还一直在研究,怎么用少人数并快速歼灭一个塔楼碉堡,最后得出答案那是不可能的。每一次县市的日军派兵追赶,都已经跑的无影无踪,还劫了不少运粮车或队伍,把容易储存的会先搬运到矿洞,这样来来回回,虽然吃的相当不错,但也没见有长胖的。每次行动后,王子豪都会留下四字黑之幽灵。

  无奈日军找不到黑之幽灵的踪迹,只好提高了悬赏金,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也萌生了一批不要命的赏金猎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