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一醉千觞2018-02-06 14:452,206

  战争已经打了几年,有权的在卖军需物资发财,有钱的就捧各种有权的分羹,有胆的又是各种玩命,剩下没胆的种着地却没吃过一顿饱饭。在一处西北走向的大路两边,相隔两百米,竖立两座碉堡塔楼,以及数个矮堡。两个碉堡两边,东面靠山,西面依河。在这里,黑之幽灵已经骚扰很久了,日本士兵把一切都交给了黄皮军管理,自己躲在碉堡里面不出。就在吕磊等人在讨论怎么让日军出来的时候,就连兰江也没发现,已经被一队不明身份的人给盯上了。

  这一天,天色昏暗,乌云密布,时而刮着寒风,感觉特冷。黑之幽灵选择东面靠山的那座碉堡,这里的南边有些树木,易躲藏,正当在商讨怎么打时,而在他们的身后田地里,靠田埂掩护蹲着20来人,穿着粗布,个个手握驳壳枪,只听为首的大喊:“兄弟们,就是他们几个,不管是死是活,我们都发财了,打。”

  很多时候,运气就是一种财富。就如这次,黑之幽灵明显是靶子的情况下,居然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随着枪声劈哩啪啦一响,看是很多,但没一个打中,吕磊一听到枪声就让大家趴下,也很快找到开枪者。

  “这么多人!你们有没有受伤?后面还有据点的鬼子黄皮军,被前后夹击前,从他们那杀出去。”吕磊摸了摸自己感慨的说,完了又看看大家。

  “没事。”大家一致表示。王子豪又问:“怎么打?”

  “张成,你用机枪开路,突突突准点,主要是你胸前有匣子,我们把你当挡子弹的,并在后面逐个击杀,就赌他们的枪法差!”吕磊看着张成说。

  张成点了点头,二话没说,换了把机枪,上膛,起身对着那伙人就突突突的开路。其他人上完膛紧跟其后,很自觉的各自停下瞄准半蹲射击,然后起身上膛,几个轮回后,对方剩下5 6人就怕死逃跑了。

  吕磊等人走到尸体边查看,子弹不合枪不要,没有手雷手榴弹,而这时,徐坤从一尸体兜里抽出一叠纸,看到画像就连忙招呼大家一起看。大家一张张的查看,全是悬赏令,赏金最大的是新四军叶挺和项英,之后还有杂七杂八的,竟然还有一张女人的,叫徐莹,悬赏金1200大洋,然后还发现了除了兰江不在的其他五人,谢宇1000,吕磊800,王子豪、徐坤、张成都是500。

  “这下就如张成说的,猪壮了!难怪会有人要杀我们,兰江以后得多注意了。”吕磊感慨的说。

  “这次真大意了,还好有运气,以后我会注意的,不过这天恐怕要下雨了,我们得找个能避雨的点。”兰江说。

  吕磊等人,在一村外口找到一处还能住人的空房子,有灶台却没锅,有房间却没床,有窗户却没糊纸,还好有门。在去原点拿生活用品回来之时,下起了雪子,落在脸上颇有疼感。这天,聊的最多就是怎么对付这些要钱不要命的,最终也没一个解决办法,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儿啊,快起来。”吕磊的娘叫着起床。

  “妈,还早呢。”吕磊半梦半醒,翻个身说。

  “快起来,敌人来了。”吕磊的爹吼道。

  一听敌人来了,吕磊立马坐起,看到床边的父母飘着后退消失后大喊:“啊爹,妈!”然后猛然惊醒,发现原来是个梦,但最后的确是喊了梦话,把其他人也给惊醒了。

  “梦见你爹妈了?”谢宇问。

  “嗯,他们对我说敌人来了,然后就消失了。”吕磊擦了擦额头说。

  就在这时,除了黑,还安静,静的足以听到雪子的沙沙声,屋外有一拨人走进,一共6人,其中一个还是绑住的,还有人说“大哥,这下终于抓到这300大洋了,这雪子还在下,正好前面有屋子,要不我们进去取取暖,天亮在走吧”。领头的点头同意,而这也正好通知了屋里的吕磊等人,来者又是抓有赏金的敌人,于是拿枪埋伏在门口两边。

  门一开,绑住的那人被一脚踢了进屋,跌跌撞撞倒在了火堆上,还好没有火星。随着其他几人进屋,吕磊等人用枪柄一阵狂揍,一时间十分混乱,谁也看不见谁,只听“啊哟”“谁他妈打我”等各种尖叫,吕磊等人也似乎有了默契,哪里出声打哪里,就算自己被挨打了也忍着。等到没声了,徐坤才点起火喊:“这里还有一个绑住的。”

  张成听闻后,一把抓起趴地的,让他离开火堆坐下,徐坤点燃了火堆,借着火光,吕磊谢宇王子豪兰江把地上的五人绑了起来,关上门后,围到火堆边,张成把绑住的脸上炭灰擦干净后问:“你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绑你?”

  王子豪看了看就去翻找悬赏令,拿出一张边走边说:“王刚,300大洋。”到了火堆边交给了吕磊。

  吕磊接过看了看给了边上的谢宇,又对张成说:“被鬼子悬赏的,应该不是敌人,放了他吧。”

  “你们是什么人?不抓我去换赏金?”王刚被松绑后不解的问。

  “你是什么人还没先回答呢!不过你才300大洋而已。”张成说。

  “我们人多,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就是黑之幽灵。”吕磊说。

  “那个打车队,打碉堡的黑之幽灵?”王刚带着一丝崇拜的问。

  “我们只是骚扰碉堡里的鬼子而已,不能算打。不过现在你总该说你了吧。”王子豪说。

  “我在附近几个村组织了反抗队,经常转移村民的粮食,让收粮队无功而返。这次我只是想回村看看,没想到被他们给抓了,救了我真得谢谢你们了。”王刚说。

  天一亮,雪子也不下了,张成和徐坤两人收集了赏金猎人的两杆长枪,三支短枪,子弹若干,谢宇看了看子弹,把长枪用的散装的都收下了,没有手雷之类的。赏金猎人也已经醒了,面对死亡,他们几个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恐惧的。

  “这些枪支弹药和这几人都留给你了,这天也亮了,我们该告别了。”吕磊说。

  待吕磊等人走远后,王刚狠狠的给了5人几刀,看着他们死去,才拿起枪支弹药离开。

继续阅读:各为目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