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胜试手
一醉千觞2018-01-03 14:522,320

  第二天中午,艳阳高照。操场上,只有阴面有少许积雪,二当家已经在带领大家,练刀的,射击瞄准的,拼刺刀的,还有对打的,大家都认认真真的学习着。

  吕磊这一觉睡过午后,扛着枪,找了个煮土豆,边吃边找老二,见在教别人连刺刀,于是吃完土豆三步并两步的到了老二身边说:“教我打枪。”

  “枪要准,先拿稳。”二当家谢宇,做了一串动作后说,主要是指了目标,枪头,准心。

  “什么意思?”吕磊问。

  “老二的意思是,目标,枪头,然后这个准心,你眼睛看过去是一条直线,还有就是,想要枪法好,先把枪拿稳。举好,别动,就这样保持好。”老三叶梅(甲子脸,柳叶眉,丹凤眼,鼻挺,嘴小嘴唇薄,皮肤白皙,头发细长到肩,腰细胸挺)刚好路过解释说完就走了。

  就这样吕磊一边稳枪,一边看别人练刺刀,把那些动作全记下了,大概是因为常年砍材的因素,没有两个小时,已经有模有样了。这时,大当家赵蒙和侦查员来到吕磊身边说:“老四,姿势不错,走,去路口。”

  为了能更快的学会枪法报仇,吕磊保持姿势不变,跟着大当家,这也更加鼓舞士气。路口,十几个兄弟围着5个黑衣人,看上去蛮横的,手都摸着驳壳枪套,一副全部准备开架的样子,还有两匹马,马背上的货全是大烟,吕磊直接对着他们当中一个的脑袋。

  “各位,行个方便,这是县里郭愧的货。”黑衣领头的说话,要是他知道郭愧已经是皇协军连长的话,可能更狂。

  “弟兄们,卸了他们的枪,拉上马,让他们滚。”赵蒙大声的说。

  “是。”除了吕磊,其他人应完就开始卸了黑衣人的枪,拉着马,踢着他们的屁股。

  “我一定告诉去,你们等着。”黑衣人灰溜溜的赶往县城。

  “把大烟拿下来,你们几个去弄点木材来,这些全烧了,害人的东西,一点也不许留,谁留就毙了,听到了没?”赵蒙看着黑衣人走远了才说。

  回去的路上,吕磊把两边以及门口的地形全记在了心里,寨墙在两山之间,木头搭建的,高2.5米,宽1.5米,有射击凹槽。县城,5黑衣人找到郭愧时发现升官了,一阵眉笑眼开的,但很快就怏了。

  “你们回来了,我的货呢?”郭愧问。

  “货被吕山的土匪给截去了,我们还提了您的名,他们问都没问,想都不想,就连马带货还有枪都拿走了。”领头的黑衣人回答。

  “你们回去休息,明天去灭了他们,老子的货也敢抢!”郭愧怒道。

  第二天一大早,郭愧就集合了上百人的队伍,背着日本人,浩浩荡荡的向吕山进发,临近中午,已经被吕山哨兵看到了。

  “大当家,大当家,来了一群不是鬼子的黄皮子,估计百人左右,朝我们这来了,半个时辰不用就应该能到山脚。”哨兵急匆匆的看到赵蒙在操场,上前就说。

  “你去把所有哨兵召回。”赵蒙安排好哨兵后又大喊:“老二,老三,老四。”很快,看到他们都赶到后又说:“老二,来了一波黄皮子,不是鬼子,怎么打?”

  “老大,我能不能先说。”吕磊见赵蒙点头又说:“不是鬼子的话,我们给他们也唱个空城计。会枪者,在寨前挖沟槽,20丈前的两边山地,利用积雪筑墙,埋伏使刀长矛的,以炮为信号,三面一起冲。”

  “老四这法子不错,弥补了我们枪支弹药不足,炮没有,可以用手榴弹做信号。”二当家谢宇说,不过在怎么赞成,脸上都没表情。

  “猴子,山猪,你们俩各自带50人,到寨门前…… ”赵蒙看到弟兄猴子山猪也到了边上,就安排了任务。

  一炷香的时间,所有人都各就各位,又等一盏茶的时间,郭愧在原先黑衣人带领下,上山了,50米远处,看到打开的寨门,郭愧命令全部停下。

  “是这里?”郭愧问。

  “是,估计是被您的队伍吓破胆了,连山寨也不要就跑了。”原领头的说。

  “兄弟们,拆了山寨重重有赏,冲啊!”郭愧喊完跟着队伍在最后一个。

  郭愧压根就不会打仗,其他人一样,人挤人,乌压压的向前冲,等到15米距离的时候,寨门前突然噼里啪啦一阵枪响,黄皮子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两发子弹后,又是两枚手雷,黄皮子枪都没打一下,只听到三面杀声起。郭愧一听枪声,调头就跑了,身边的也跟着跑,没有跑的听到杀声就跪地高举枪投降了。

  “交出你们的枪支弹药,抬走你们的死人,滚。”猴子高声道。

  山寨弟兄们让开了道,让黄皮子们,抬的抬,扶的扶,耷拉着身躯离开了。猴子就是猴子,人如其名,鬼精鬼精的,捡起最特别的那枪,跑到二当家面前问:“二当家,这是什么枪?”

  “大正十一式轻机枪,我们叫它歪把子。”二当家谢宇说。

  “老四,你学过战术?”大当家赵蒙问。

  “没有,在县城卖炭,边上就是茶馆,很喜欢听说书。经常看人下棋,兵卒在前,车在后,炮马做掩护的。”吕磊解释说。

  入夜,猛虎寨在庆功。长县司令部,尾田熊一(国字脸,欧式眉,三角眼,鼻塌,嘴宽,个子偏矮,双重性格,易怒和冷静,记忆力不共享)少佐和 副官真岛键(目字脸,一字眉,近心眼,鼻挺,嘴巴不大,身材匀称),以及另外一个皇协军连长汤奕,正在等待郭愧。不一会儿,在一个鬼子兵的押送下,郭愧一见到尾田熊一就扑通下跪哭泣道:“求太君饶命,求太君饶命。”

  “提拔你,是要你管好长县的治安,你一声不想带着队伍就出去,剿灭区区几个土匪,竟然还把武器全丢了,我真怀疑被你倒卖了!”冷静的尾田熊一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怀疑的说。

  “太君,小的真是去剿匪了,只是他们利用地形,一不小心被他们包围了。”郭愧又哭着说。

  “行了,再有下次不用回来了,还有你也是,你们两都滚。”尾田熊一说。

  “司令,这会不会和昨天失踪的士兵是同一伙人干的。”真岛键见他们走远了就问(日语)。

  “从地形上看很有可能,但现在县中还没有稳定,土匪的事只能放放了。”尾田熊一说(日语)。

  下午这一战,也让附近的老乡知道了。

继续阅读:弃寨而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