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匪帮
一醉千觞2018-01-02 09:402,479

  “年轻人过来坐坐。”一算命摊的老头邀请着说。

  “老头,我只是卖材卖炭的,没有钱。”吕磊,长县石村人,目字脸,标准眉,丹凤眼,鼻挺,嘴巴不大,短发,古铜的肤色,穿着一身到处有补丁的布衣,在茶馆墙外卖材炭,本要去前面看人下棋,路过一算命摊,被叫住了。

  “不要钱,坐,听我说说,信不信由你。”算命的见吕磊坐下继续说:“你辛亥那年出生,有大将之才,却无大将之命。不久的将来,你能不能叱刹风云就看你父母会不会意外双亡。你命中还有一劫,逃不掉的,是生是死,全看你今后的造化,小心身边的女人,要特别小心。”

  “就这样完了?!没有个花钱渡劫之法?!”吕磊不屑的问。

  “哈哈,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信也好,不信也罢,天意如此。您请。”算命的说完就让吕磊离开。

  吕磊没有多想,算命这个东西他也不懂,于是继续去看别人下棋,自己的摊位固定在茶馆外墙,就是想下午免费听说书,因为生意实诚,价格稳定,人不在的时候,买炭买材的都会放钱拿该拿的一份,绝不多拿或少拿,因此吕磊十分放心的去看人下象棋,也就认识了车马相象士仕帅将炮兵卒几个大字,就连楚河汉界也不认识。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本正式全面侵华,同年8月13日凇泸会战打响,11月占领太湖周边水路,11月25日占领长县,又一路向西。日本为了长县这个运输要塞尽快使用,派遣了尾田熊一少佐进行治理,并提拔卖大烟的郭愧和原警察厅的汤奕任皇协军两位连长。

  过完元宵就正式干活,新的一年。吕磊拉着一车(一米宽,两米长,双轮带手把)材炭赶往县城,可刚一到摊位,就被城里巡逻的日本兵搬空了,还不给钱,若不给就会挨打,只好忍着气,带着恨回家,路边积雪蛮厚的,吕磊推着车没有一丝寒意。临近村子时,10个日本兵拿着鸡鸭迎面而来,一等兵的还是嘲笑某个二等兵胆小,叽里呱啦的,反正吕磊也听不懂,只是靠边让他们通过。进村后发现,没有狗叫,空气中少量火药味,吕磊发现不对,丢车直奔山下的家,一进屋就看见父亲趴在地上,还爬了一段。

  “爹,娘。”吕磊翻过他爹扶起,看着床边的娘,不停的喊着。

  “日……本……人。”他爹拖着最后一口气,说完三个字就闭眼了。

  吕磊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走向灶台后,拿起砍材刀(刀身一尺不到,像数字7,7的内侧面全是刀刃,刀柄是后装的木棍,半尺长点),想起村口遇到的,便飞奔而去,很快就找到了,尾随,靠近,在靠近,发现日本兵是右背枪,只好反着来。右手抓着一兵的后领一拉,左手就是一个横刀,一拉,血溅左飞。其左边的刚一扭头,吕磊换手拔出挂在还站着,脖子上的刀,当头一劈,再是一脚,连着后面两人一同踢翻。右边的6个士兵立马举刀上刺刀,最近两个就是猛然刺向吕磊,右闪避开,横刀上前,又是一个士兵被割开喉咙,血溅脸上。热乎的血,并没有消除吕磊的仇恨,反而更加冷静。左手夺下被割喉士兵的枪,把枪一转,就刺中另外一位,速度极快。剩下的6个很快把吕磊围住。吕磊左手拿枪,右手拿刀,看见6士兵同时刺来,左前右后,一个顺时转,不光全部避开,左手应着势头,惯性的用枪尾一击,打蒙一个。另一组近身士兵,一个止步,用枪尾后砸,只见吕磊迅速蹲下,左手的枪头正好指向这士兵,只是轻轻一刺,马上起身双手握刀,补上一个反刀。

  而正在这时,一拨人正从南面浩浩荡荡的快速的跑了过来,大部分都是大刀长矛,长枪汉阳造也没几根,只见两个领头的一个汉阳造,一个驳壳枪,两声枪响,吕磊眼见又倒下两个,剩下因为枪声没集中,很快就被砍死,那伙人也迅速到场。

  “快点打扫,枪支弹药,被他们捉来的鸡鸭一样都不能少,没死的在补上一刀,对了,还有把鞋扒了给那些穿破鞋的弟兄,拿枪的注意安全。”这伙人老大赵蒙安排着手下,完了又对吕磊说:“你就一把砍柴刀就把他们给干了?”

  “帮帮我,把我村里的乡亲找个风水地埋!”这时,吕磊才回过神,哭着说。

  “老大,被他一闹,鬼子会发现有士兵失踪,天黑之前肯定还有一波。”说话的是这伙人二当家谢宇,用字脸,一字眉,吊眼,鼻子略塌,嘴巴不大,平头,身材结实,匀称,玩着刚捡的三八步枪。

  “这样老二,你带10个弟兄在这做工事,我带剩下的去他的村。”老大说完带人跟上吕磊。

  整个石村,不管男女老少100多口人,被统统杀死在家里,在吕磊家的边上,挖了一座大墓,没有墓碑,吕磊上香磕头,其他人站在身后满脸怒气。

  “兄弟,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你看这天要黑了,老二说,会再有一波鬼子来,要不你跟着我混吧!”老大赵蒙蹲下安抚着吕磊。

  “好,只要杀鬼子,我愿意跟你混。”吕磊没有转头,盯着大墓说。

  “我赵蒙,吕山猛虎寨的,大家欢迎新兄弟加入,你叫什么?”赵蒙说。

  “吕磊。”吕磊说完又叩了三个头就起身了,跟着赵蒙来到老二谢宇处。

  谢宇这时间已经带人在日本士兵尸体两边挖了战壕,离路只有五米,特别的近,因为积雪和天黑压根看不出来。赵蒙和谢宇分别带上两队埋伏,吕磊则是本能的跟了谢宇,待在他身边,从其他人那拿了一支三八步枪。远处两束光在动,随后传来卡车声,发现尸体时就停了,下来10几人,刚准备要搬的时候,两边枪声齐响,也就每枪一响,随后就是冲锋,5米的距离,没死的,开车的,统统杀了,打扫完战场后,把车也烧了。

  吕山猛虎寨,这也是吕磊第一次上这山,虽然山不高,但因为有土匪。200来人的用餐,和宴席一样,开吃前大当家赵蒙起身拉起吕磊发话:“鬼子占领长县有段时间了,今天我们终于也干了两票,准确的说是一票,鬼子也不像传言一样,那么的强大,和我们一样,两个肩膀扛个脑袋。今天,吕磊,一把砍柴刀单挑十个鬼子,因此四当家这个位置让他坐,你们服不服?!”听到众声一片“服”后,赵蒙继续说:“如果你们以后谁在继续单挑五六个鬼子,那么就是五当家的,现在开宴。”同桌还有二当家谢宇,三当家叶梅,等赵蒙和吕磊坐下后,赵蒙指着两位轻声的介绍:“老二谢宇,国军出生,去年从上海死人堆爬出来的。老三叶梅,高材生,因为被鬼子强暴从北方而来。”

  这一晚,吕磊躺在床上静静的想了许久,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