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新四军
一醉千觞2018-01-12 15:312,509

  浙北的冬天相当寒冷,就算太阳高照,只要有风就冰冷刺骨,一下雪,野外就更看不到什么人,别说日本士兵了。吕磊等人,在洞里一住就是近四个月,开春后,积雪还有,但山里的鸟兽活动量变多了,不只是为了寻找食物。

  大清早,兰江刚上完大号,就听到北方的鸟兽异常动静,就急急回洞,拿枪说:“来人了,人数很多,陷阱来不及布置了。”

  “朝那方向垒些雪人,雪人之间不要太近,手雷多拿一些,是鬼子就好好招呼,记住换位置。别打头!”吕磊说。

  一个冬天大家憋了几个月,早就迫不及待了,既然送上门来,又岂能拒绝。除了谢宇,谁也不知道“别打头”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杀敌的热情。一路向北,在大树边垒了不少雪人,由于很多都是落叶科的,所以能藏人的也就是大树后了。来的是广县的日军,目标就是吕磊等人,永远不变的三角队形,进入陷阱区,还有不少的塌井,只听“啊啊啊”几声,这也并没有吓退剩下的。

  是吕磊等人先开的枪,而日军条件反射下,打的是雪人,等看仔细,吕磊等人换了位置。又是一阵枪响,枪声又不是一个方向,日军会反击一两枪,看不到人影就停下。王子豪等其他人多打了几次终于知道了“别打头”的意义,运气好就是一枪两个。看到日军离洞越来越近,吕磊等人就用上了手雷。而日军,迫击炮用不了,手雷不知道往里扔,被折腾的只好带着受伤的撤退。

  接下去两个月,广县为了避免被小股人员骚扰,野外就用一个中队的人数,让吕磊等人避而远之,随着食物吃完,众人一商量从广县西侧北上,出发前把洞口封上。全副武装,腰带上,腰后是两个或三个手雷套,每套里面两个手雷,前面是子弹。左右两边是水壶和饭盒,外加步枪刺刀。张成还扛的是九六式轻机枪,胸前还有四个弹夹,徐坤还背了一口小锅,兰江还背了弓箭。

  翻过了几座山,又穿过了几条路,几天后来到了广县西部的一个山区,这里的民风很强悍,拿大刀长矛到处见,但神情有些紧张,看到吕磊等示意不要走近,离开,只好又继续向北。路上张成给自己一个巴掌,说了句:“大白天还有蚊子。”

  前面侦查的兰江示意大家趴下过去,发现前面是个陡坡,坡下是条大路,广县到宣城的必经之路。坡中还埋伏一个连的兵力,穿着灰色军装,背着大刀,距离吕磊等人不过十米。吕磊看了看谢宇,眼神问(你知道他们不),谢宇摇摇头。不知道等了多久,对面埋伏的发现了吕磊等人,并示意了这边。使得领导者紧张的回头查看,而这时从广县方向来了四辆卡车。吕磊只好嘘嘘的示意车来了,并对其他人小声的说:“等他们开打了,我们打鬼子指挥的,机枪手,投弹手,张成你就不要打了,节省子弹。”

  只见地雷炸停第一辆卡车,后面的也相继停下。日本士兵一下车,埋伏的就开了枪, 吕磊等人按照计划。只听伏兵枪声三轮,就见指挥的高喊:“同志们,冲啊。”随即灰衣士兵们拔刀高喊:“杀啊。”就冲向日本士兵。

  “什么情况?他们只打了几颗子弹就冲!”徐坤惊讶到。

  “应该是缺乏弹药。”王子豪说。

  很快两军厮杀一起,灰衣军人数上多于日本军,但厮杀的时候,灰衣军力量反应胆量明显不如日军,吕磊等人也只有谢宇胆敢用枪救那些眼看要被日军刺杀的灰衣兵。张成因为没有开枪,拿着刺刀也跟着下去厮杀。很快战斗结束,虽然歼灭日军,但灰衣军还是伤亡过半,张成回到了队伍。在灰衣军打扫战场时听到四个:“连长,没有。”还有一个:“连长,他们指挥官,机枪手,还有说被人救了的,全部是一枪毙命,应该是上面几个干的。”

  连长向坡上看了看,交待后就一人走向吕磊等人,此时,吕磊等人也都站起。连长说:“我是新四军新一连连长叶飞,看你们这身日式装备,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打鬼子的人。”吕磊说。

  “这次谢谢你们,让我们减少伤亡,如果不急着走要不去我根据地,只是最近缺药,有点……”连长叶飞心里特想把几人留下,但因为根据地出现大批的疟疾,十分为难。吕磊等人因为赶了几天山路,也想休息一下,就同意了。

  原本路过的就是新四军叶连长的根据地,吃的是米粒很少的稀饭煮整个土豆,叶连长除了关心疟疾药还让人去调查了吕磊等人,结果让他大吃一惊,所以两天后才去拜访,一进门就说:

  “最近有点忙,一直没来,真不好意思啊。”

  “想必是在调查我们吧!”王子豪不满的说。

  而正在这时,徐坤大声说:“你们快来看张成,好像发烧了。”正好解了叶连长尴尬的围。

  众人一看,叶连长大呼:“不好,他也感染疟疾了。这也是我为难要不要你们来的原因之一,最近就为弄药,头都大了。”

  “疟疾,蚊子传播,那天张成说被蚊子咬了。”王子豪忽然明白为什么张成得疟疾了。

  “马鞭草治疗一切疾类,可我不认识。”徐坤焦急的说。

  “茎方形,节及棱上被硬毛。叶对生,近无柄,淡紫色至蓝色,喜欢阳光地。”兰江说。

  “事不宜迟,跟着兰江找个样品,然后大家分头去找,小心鬼子。”吕磊说完就跟着兰江出去了。

  叶连长知道真相后,就一直跟着吕磊邀请加入,吕磊以条件差不自由吃不饱等各种理由拒绝,忽然天空飞过几个大物,吕磊问:“那是什么?”

  “是日本的飞机,看方向应该又要去轰炸宁国了,他们就仗着飞机坦克大炮,在中国横行霸道,迟早我要打掉他们的机场。”叶连长不服气的说。

  三天后,看着张成的体温稳定后,新四军和乡民纷纷效仿,严重的一个星期后才稳定。这期间吕磊等人看到了这里的艰苦,很多战士还没有枪。在说明被邀请之后,遭到一致反对,但商量后决定可以把多余的装备送他们,反正都是抗日,放着生锈就浪费了。

  吕磊找到了叶连长说:“我们队一致反对加入你们,你就当我们吃不了苦吧,为了表示歉意,决定送你们一份礼物,如果不担心祸害你们的话,挑些腿脚利索的,和我队里畲族的走一趟,带足干粮,速度快的话,来回不用十天你就知道答案了,剩下的人还得吃你们的。”

  虽然叶连长知道吕磊等人干的事,但还是带着将信将疑,疑的是有什么样的礼物,挑了20名战士,带了上了煮熟的土豆,当天就跟着兰江出发了。九天后,叶连长看到长枪80多杆,机枪3挺,王八盒子若干,子弹少许,欣喜若狂,握边了众人的手,还是要留住几位时,被又一次的拒绝。在吕磊等人离开时,还是送了一些粮食大米大豆土豆。

继续阅读:夜袭狗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