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狗窝
一醉千觞2018-01-17 16:423,136

  两天后,两山之间,这里曾经是阻扰日军的战场,战壕纵横交错,时隔近两年,还清晰可见,很多地方被炸平,想想都知道有多惨烈,谢宇看了眉头一紧。正在这时,从北山下来一伙人,虽然个个拿枪,但看到吕磊等人,还是毕恭毕敬的把他们邀请到了山寨。

  抗倭寨,看着寨名就是简单土匪。坐北朝南,山高峻险,如果没有火炮,也算个易守难攻之地。刚一进寨,因为天气炎热,场外看不到一个锻炼之人,大厅里,寨老大已摆上酒席,正等着吕磊等人。寨老大,身材魁梧,一脸腮帮胡子,看上去很粗狂,一见吕磊等人,便抱拳迎接大呼:“久仰大名,快坐。”

  “大名?”王子豪问。

  “哈哈是的王子豪,还有张成,徐坤,各为悬赏100大洋,吕磊400大洋,谢宇500大洋,除了这位少民,你们的画像都贴在城墙了。”寨老大说。

  “那你是要捉我们去领赏了?”徐坤问。

  “各位都是抗倭英雄,抓你们侮辱我寨名,放心,要是抓你们会被百姓唾骂的,来来来,今日只想请各位喝酒。”寨老大说完就邀请吕磊等人入座。

  在吃酒交谈时得知,寨老大姓曹,有五十几人,二十几杆枪,都为仇恨日军暴行而侥幸活下的人,吕磊也指出了弊端。接下去几天,吕磊等人教山寨的射击,拼刺刀。让曹老大留后路,所谓狡兔三窟,离开时,得知在往西走就是宣城后,吕磊等人只好向东。

  之后几天,吕磊等人一路向东,看到的十间民房,九间被毁,还有一间已无人,因为下雨,就在水乡一带住了下来。在水乡东面的南乡,有一户被日军册封的四狗。老大鬣狗,老二狼狗,老三野狗,老四豺狗,他们本是亲兄弟,个个凶神恶煞。在日军没到之前,就拉帮结派,欺压民众。日军一到就主动哈腰投靠,日军见他们的地理可管周边,就册封四狗,拨武器装备钱财,为此,四狗十分卖力,收粮食,打击抗日的,哪怕苗头才刚起的,还到处奸淫,因此周边百姓,人人惧怕,人人憎恨。

  一连的雨天,让吕磊等人在水乡待了好几天,眼看粮食快吃完了,这天竟然放晴了,于是就开始准备最后的用餐。临近水乡的一个村子,豺狗老四正带人在收集粮食,一手下指着水乡说:“四哥,看那边有烟。”

  “哈哈,有烟就有人,再叫两人去看看,其余人就在这挨家挨户的搜。”豺狗老四说。

  豺狗老四带着三人,一脚踹开门,看到的是五杆长枪,一挺机枪正对着自己,哪有时间多想,转身就跑。吕磊等人发现不是日军,就收拾好在追。到邻村时,发现一伙武装人员正押着粮食赶路,一眼就看到为首就是踢门之人。而看着他们走的村民露出无奈恐惧憎恨的眼神,看到全副武装的吕磊等人更是紧张害怕。

  “谢宇,子豪,你们俩跟去,查看他们的落脚地,规模,攻守。”吕磊说。

  “为什么是我和谢宇去?而不是兰江!”王子豪问。

  “村庄不是山林,你去可能更有用。”吕磊解释说。

  待谢宇和王子豪走后,吕磊又询问了年长的村民,得知了大概情况后,就匆匆返回水乡入口一个残墙后。吕磊说:“等他们来了,张成看你了,我们只要把他们打怕就行了。”

  “他们就一定回来?”张成问。

  “今天一定会的,安心等着吧。”吕磊说。

  等了两个小时后,果然来了50人,毫无次序,一片混乱。张成的机枪早就架好,等他们一近,就一阵“突突突”,打完一个弹匣,就见他们倒下一片,哀嚎不断。豺狗老四不得已抬着尸体,扶着还能走路的回去了。天快黑的时候,谢宇和王子豪回来了。

  王子豪一边在地上画,一边说:“他们家周围都是民房,地形对我们相当不利,还有他们的房子不是很大,是相当的大,在河的边上,看上去是四方的,青砖切成的墙,高两米多,每面墙上有上下两层枪眼,枪眼距离很近,大门向南,木质,没有后门。墙顶就像城墙,四角还有超大……”谢宇插了一句:“重机枪。”“大概就是这样。”

  “你们觉得要怎么打?”吕磊问。

  “明着打不了,干嘛不暗着打。”徐坤见无人说话便说。

  “暗着如何打?”王子豪问。

  “就我们6人,大白天去攻如城的堡垒,还不够塞牙缝。晚上趁他们都睡着了,弄几个梯子,悄悄的从上面下手,只要杀了四只大狗,其余小狗杀不杀随你们了。”徐坤解释说。

  吕磊看到大家都表示同意后,就带着大家找到了邻村的那位年长者,说明了情况后,就被收留,吃饱。午夜过后,年长者依照吩咐叫醒了吕磊等人,屋外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已经扛着梯子在等候。出门后

  “如果你们害怕看到杀人,就不要去了。”吕磊说。

  “我们不怕。”其中一个年轻人说。

  就在豺狗老四被打败回去后,鬣狗老大就派人去北部县城求日本人了。天黑前,新四军叶飞部接到上级命令,要端掉狗窝,还周边安全。吕磊等人到了狗窝外,已是凌晨1点多,十分安静,虽然不是满月,但也明亮,离最近的民房也就20几米。吕磊见城楼上的哨兵还有在巡逻的,于是就让众人小睡片刻。两个小时后,哨兵巡逻的也已经入睡。吕磊叫醒了所有人说:“准备上了,谢宇徐坤子豪,你们三从右杀,张成兰江,我们从左,注意脚下,要轻。还有你们就在门口,逃出的小狗,杀不杀由你们。”

  上墙顶后发现,是天井房,顶是木板,东南西北就是一个住宿皆防御的房间,以顺时针的方向,房间外每面有两人宽的木质楼梯,楼梯下面是入口的门,北面中间是四大狗的房间,西边是厕所,东边是厨房。厨房南边还有一间上锁的,东西两面又和南面相通,以门隔开。天井处还有十几张方桌和几具盖头的尸体。

  吕磊等人,两个方向,小心翼翼的开杀,在杀顶上的最后一人时,被一个起来夜尿的发现大喊:“有人偷袭。”“砰”的一枪被谢宇击毙,喊声枪声一出,狗窝就沸腾起来,碰撞声,打骂声,冲杀声,没有目标的枪声,乱作一团。吕磊等人在东西两高处,只要一见人就开枪,打的他们不敢在露头。四只大狗不蠢,枪声一响就没露过面,公鸡都开始打鸣了,眼看天快亮了,吕磊张成兰江只好主动出击,谢宇三人掩护。从北面下去,直奔大狗的房间,门是内锁的,张成对着门都是一阵“突突突”,见打出一个大洞,里面的四人也对着门就开枪,还好张成躲的快,吕磊在门边上拿出手雷,去掉安全栓,等里面枪声一停,向墙壁一敲,就丢了进去,“哐”的一声,门都被震碎了。吕磊又丢了一个,在手雷还没响,跑出三人,均被张成打死。为了确认死者身份,吕磊开门叫来老乡辨认,确定就是大狗后,对着房间里的小狗们大喊“你们的老大死了,缴枪不杀”,不一会儿,小狗们只好抱头出来,大概还有60多人,好几个还是受伤的,善念一起就叫他们滚了。附近的老百姓听到枪声赶来看到这群抱头鼠窜,拿到什么就是乱打,也打死了几个摔倒的。

  这时天已经亮了,谢宇大喊:“吕磊,北面鬼子来了,很近了。”

  “大家帮忙把上面的机枪两挺搬进这屋,另外两挺在这里等着。”吕磊指着大狗房间说。

  很快重机枪架好,谢宇又简单的教王子豪和徐坤动作要领,留下两老乡扶弹药,张成的轻机枪在中间,吕磊和兰江在最两边,谢宇教完后跑到了楼上,半蹲。两个胆大的老乡也拿起枪跟着谢宇,胆小的就出了门。

  日军一照面,就只有20几米了,相当的近了。三挺机枪齐响,特别是两挺重机枪,一颗子弹能把泥墙打掉一块。日军很快占领北面百姓的家进行反击。迫击炮,子弹乱飞。好在狗窝比较结实,在双方进入胶着状态时,胆小的老乡跑到吕磊边说:“南边来了一队灰衣的军队。”

  吕磊出去后发现是熟人叶飞,但部队人数已经扩大了一倍。吕磊对叶飞说:“你们真是及时雨啊,鬼子人数不知道,就在北面民房里,枪支弹药去狗窝拿,还有两个大家伙。”

  叶飞也不是省油的灯,得了装备,分西北两路,包抄。吕磊看到有支援了,就让王子豪和徐坤留下,让张成兰江到楼上去打,居高临下,打起来特爽。日军被突如其来的三面夹击,很快就被歼灭,打扫战场后得知大概有一个中队。但新四军新军太多,死伤也不少。不过这次得了相当可观的装备。

继续阅读:灯下极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