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事变
一醉千觞2018-02-25 14:312,250

  又回到了广县南部山区的洞里,这里一切是那么熟悉,打了这么多年,吕磊等人似乎感觉有点累了,为了弄点吃的,整理好山洞就下山了。经过上一次的日军扫荡,幸存下来的农民变得格外害怕生人,只要出现一个,瞬间丢下农活跑回家,关门。

  两个月后,西边来了一支20人不到的日军,其中还有两个被绑住的女俘虏。这一段,地野开阔,没有可以设伏的点,也来不及筑工事,于是吕磊决定直接趴地全部用步枪打。这些日军也不怕死,第一波没死的,竟然留下一个最小的看俘虏,其余的直接冲向吕磊等人,在手雷的掩护下,边冲边打。吕磊见日军很近了,就命用机枪,两挺机枪一开,近距离,就算是瞎子也成神枪手。最后那个日军看到这场景,也顾不得俘虏了,撒腿就跑。正当谢宇准备瞄准的时候,被吕磊阻止了。

  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好几个十六七岁的学生兵,而且弹药也没有以前富裕了。在放俘虏的时候,王子豪拿出一张画像给大家看了看,一个个都点点头。徐莹,悬赏令里赏金最高的女人,个子中等,精神饱满,五官端正,有着一幅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就是黑了点。

  “你们是赏金猎人?!”徐莹边松解绳子边问。

  “哪有杀雇主的赏金猎人!”王子豪说。

  “我们是黑之幽灵,我叫吕磊……”然后吕磊又把其他人员介绍一边问:“你们怎么会被抓住的?”

  “原来你们就是黑之幽灵啊!我叫徐莹,悬赏令上有,这是我同伴吴敏。去年年底,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来了很多日军,不得已,我们边打边撤,在撤退中,我的同伴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到了上个月,就剩下我们俩了,最后弹尽粮绝,就被活捉了。这次真谢谢你们了。”徐莹介绍完身边的吴敏,就解释怎么被抓。

  “如果说,是因为我们打了飞机场,日军报复,才害你的同伴死去,你会恨我们吗?”吕磊没有露出心中的愧疚感。

  “我们早就不在乎丢了性命,大家也死得其所,不会怪你们的。”徐莹笑着说。

  自从父母被杀之后,吕磊就再也没有笑过,看到徐莹的笑容是无比羡慕,这年头还有这无所顾忌的笑,这种笑,让人忘记了,就在刚刚还杀了一批人,没有问为什么会笑,仗打到现在,生死早已经麻木,就只是痴痴的看着。

  “那你们接下去有什么打算?要不跟我们一起吧!”王子豪看到吕磊那不动的眼神,接着问。

  “这样更好。”徐莹爽快的答应,和吴敏一起捡了枪。

  之后的日子,一起劫运粮车,打碉堡,发现伪军的子弹更少,惜命的越来越多,经常一听到黑之幽灵就弃堡逃跑的。随着黑之幽灵又一次出现,终于又被岸本治山给盯上了,但陈军早已经截获消息。为了这一次能彻底消灭岸本治山,吕磊决定把战场放在老地方南部山区。陷阱依旧是那些,但在树旁、灌木丛后、石头后、土丘后、多了一些假人,用来迷惑。

  对于岸本治山来说,他也猜到战场点,对于他来说,从哪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为此也做了不少准备。于是自然的,带着队伍闯进山林。前面有10个山林猎户士兵带队,十分小心的,一步一步前进,拆掉一个一个的陷阱。

  眼看着陷阱一个个被拆,吕磊决定先下手为强,利用假人,打一枪,丢一个手雷就换点,首先目标就是日军的排头兵。而这次,岸本治山似乎就在等这一刻,吕磊等人刚一开枪,就被弹雨包围。对于黑之幽灵来讲,这点很快能稳定心,徐莹也不害怕,但吴敏就不行了,害怕的趴地不敢动了。

  谢宇第一用手雷给自己解围,随着爆炸声传开,其他人员就像得到通知一样,这手雷一集中的爆炸,杀伤力反而小了,但这个时间空隙足以让其他人回集合点,徐坤看到吴敏还趴着,就一把拎起,示意跑。

  经过这一回合,吕磊明白以往的战术都在岸本治山的掌握中,于是大胆的决定,自由射击,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打击对手,然后把他们引到陷阱密集处。而这次,起先还是有效果,不但减少日军,还把山林经验足的排头兵都给干掉了。但岸本治山并有放弃,利用爆炸,不光是炸人,还能破坏陷阱。

  就这样,你来我往,双方斗智斗勇,不管吕磊怎么把人员分散,岸本治山却始终保持队伍集中,因为他知道,在别人的地盘,一旦队伍分散,就意味着加速死亡。

  经过不断的对日军的消耗,谢宇终于把握了一次机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把岸本治山给爆头了。剩下的日军,看了看四周,丢下几个手雷就按原路撤回。从这以后,再也没有日军专门对付黑之幽灵的。膨胀了的吕磊等人,变得肆无忌惮,到处惹事,因此徐莹也渐渐的爱上了吕磊,而吕磊也爱上了徐莹。

  逐渐的,当骚扰惹事变得无聊时,开始想家了。1945年5月,回到了安镇,日军已经离开。刚一进去,一卖菜的大婶就拉住张成的手,在确认后哭着说:“当年,你杀了鬼子跑后,他们就报复性以一换十,杀了100人,然后和你媳妇的尸体一起拋在乱葬岗,并威胁,不能入土,否则在杀100人。前阵子,有人路过回来说,乱葬岗没有尸骨,可能都被野狗叼走了。”张成听完,跪地嚎嚎大哭,谁也没安慰,大家只是静静的等着他。

  又过了两个月,吕磊带着徐莹给父母相亲的坟,除了除草,扫了扫,叩了三个头。在大家的帮忙下,把房子修了修,做为了吕磊和徐莹的新房。很简单,烧了一桌菜,备上了酒。这是几年来最高兴的一天,放下了所有戒备,除了吴敏,都喝醉了,醉的不省人事。第二天中午,兰江先醒,上完厕所回来发现,找不到新郎新娘以及吴敏,马上叫醒了其他人。经过一番勘察发现,地面有被拖过的痕迹,谢宇第一时间感觉大事要发生,让陈军去长县一趟,看看有没有消息,让兰江去南边找叶飞帮忙营救。

  陈军看到城门搜查严谨,加上天也快黑,并没有进城。于是询问了一些出城的相亲得知,日军确实抓了一男一女。

继续阅读:成功解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