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解救
一醉千觞2018-02-27 15:343,088

  吴敏看着大家一个个都醉倒了,推了推吕磊和徐莹,发现没有醒来,便找了辆双轮车,又把吕磊和徐莹拖到了车上,因为力气不够,所以拉着两人连夜赶往广县。等到了广县,天还没亮,城门紧关。吴敏敲开了城门,和开城门的日军一阵吵闹。吵闹声让徐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在星光下,看了看是吴敏的背又睡了。

  尾田熊一一听抓住了黑之幽灵的吕磊,早饭也没吃就直奔监狱,这时,吕磊和徐莹都还没醒,就命令手下把他们拖进拷问间,那里面,老虎凳、大水缸、皮鞭、铁烙、电椅等等,看着就慎得慌。

  等吕磊和徐莹被泼醒,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十字架上了,这时徐莹才忽然清醒的意识到,被吴敏出卖,还连累了吕磊,带着悔恨,还没等被拷问就咬舌自尽,留下遗言“是吴敏出卖了我们”。一旁的吕磊,看了看环境,又看了看徐莹,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也哭不出来,或许这样少受点苦。

  尾田熊一命令士兵把已死的徐莹拉出去示众,然后用皮鞭抽打吕磊,自己用一口不流利的中国话问:“你的,同伴的,在哪里?”原来吴敏只是领了两人的赏金跑了,对于其他人没有告诉日军。每一次的皮鞭落到身上,那都是火辣辣的疼。被抓之后,吕磊就已经明白,活着无望,但绝不开口。于是皱着眉头,闭着眼,咬着牙,把心关闭了。

  一连三天,吕磊被打昏迷了好多次,然后用水泼醒,继续。尾田熊一不仅安排了一桌饭菜,还有酒,命令士兵把吕磊放下安排坐下,自己坐在对面。对于吕磊,因酒误事,推掉酒壶,抓起饭菜狂吃,心里想,毒死总比打死强。

  “你还真不客气,要把其他人说出来,不但天天有吃的,还不用受皮肉之苦!”尾田熊一面带微笑,用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说。

  “你不是昨天那位?”吕磊听了,放慢吃的动作,满嘴食物的问。

  “是,也不是,无妨。我刚说的话考虑怎样了?”尾田熊一问。

  “不怎么样,不过你干嘛老是针对我?”吕磊已经吃了七分饱,于是速度没有刚开始快了。

  “你们杀了我弟弟!”尾田熊一低声冷冷的说着。

  “这样啊,如果在加上你,我们就扯平了,你杀了我父母,你觉得我会跟你合作吗?!”吕磊吃饱,放松的看着对面的最大仇人。

  尾田熊一看着眼前的敌人,没有在继续对话,因为明白,眼前的人就算死也不会招供的。之后的几天,吕磊尝尽所有酷刑,还被挖去一只眼,挑断双脚的脚筋。遇到生命攸关的时候,又会给予治疗,就是折磨着不让简简单单的死去。

  兰江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叶飞,把情况说明。叶飞安排好兰江住下,又马上电话上级,得知可以解放长县,顺便营救。兰江知道后,高兴的吃了点东西,就赶回。谢宇等人也没闲着,到处打听怎么进城。后来在一个戏班子的帮助下,画了点状,弄了些良民证,等兰江一到,就混在各种人群里进城了。

  等进城已经是吕磊被抓的三天后了,刚一进城就看到徐莹的尸首被吊在城门口,大家都克制住了怒火,因为没有吕磊的。城里的地下党接到了上级命令,若是看到黑之幽灵就帮助。于是谢宇等人很快就被地下党认出,并离开主干道,七拐八拐的带进居民区,安排住下。在了解情况后,兰江要求实地探查监狱。监狱靠近西城门,门口两日军守卫,交通方便,离警察局只要30分钟,比以前的打的狗窝要小,但墙要高,就一个大铁门,正对西门大路。

  吕磊被抓第七天夜里,叶飞团已经部署在南城门外,修筑工事。命令两个连去东门和北门,天一亮就佯攻。命令吕卫国去西门等待,见机行事。就在南城门出现军队时,尾田熊一就已经接到电话布防了。天一亮,三门开始佯攻。由于南门攻势略大,尾田熊一和真岛键离开了监狱,去了南门直接指挥。

  兰江马上把消息告诉了谢宇,很快制定以王子豪为中心,逐个击杀监狱里面的日军。谢宇推着独轮车,装了蔬菜,驶向监狱,其他人假装是路人。刚到监狱门口,谢宇把车很自然的往门口一倒,西红柿黄瓜就滚向监狱。两日军连忙上前阻止,示意不要靠近。就在两日军推谢宇走开的时候,谢宇一把拉过其中一个,转身一推,到其他人处。又快速移到另一个后面扭断脖子,其他人也在同时干掉了跌跌撞撞的日军。

  谢宇和王子豪换好军服后,王子豪以尿尿为由,要求开门。开门的日军边骂边开。门刚一开,谢宇一把拉出扭断脖子。内门口两边一米处,是两个机枪点。王子豪又以点烟为理由,和谢宇一起一人一个。对面有一个铁丝网围起来活动场地,里面有30几个国军俘虏在活动,东面和北面都的监狱房。然后一间一间查找,在北面最西边的拷问间,里面还有两日军和一个穿白大褂的军医,吕磊被绑在十字架,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谢宇等人立马冲了进去,杀了两军人,王子豪用日语威胁让军医给吕磊治疗,其他人慢慢的把吕磊放下。军医给吕磊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包扎好,脚筋缝上,这时吕磊渐渐真开了眼。徐坤拿出饭盒,一勺一勺的喂着米汤。吕磊的意识才逐渐清醒,之后,王子豪把现在状况说明了一下。片刻后,吕磊让大家打西门。王子豪把军医打昏,张成背起吕磊,出门后又把国军俘虏给放了,队伍一下子扩大了。

  因为枪声,街上没有多少行人,大多只是站在门口。西门,紧紧关闭,门口还有8个日军看守。吕磊让地下党弄来几套民众的衣服,又让自告奋勇的国军换上,弄成逃荒样和谢宇等人一起接近西门口日军,没有枪,只有几把刺刀。

  还没接触,日军就已经举枪阻止谢宇等人继续前进。忽然一个原国军往地上一躺,就大哭,然后连滚带爬,竟然抱住了一日军的腿。刚开始,谁也不明白,日军看了先放松警惕,后又乐和的踢着。

  其他原国军很快明白了,纷纷效仿,谢宇等人相互一看,不敢相信,但也跟着做了。等10几人全部爬到日军腿下时,忽然谢宇等人,有刺刀的直接用刺刀,没刺刀的就多人合力,把8个看门的全杀了,又拖进城门里,地下党背着吕磊和其他人一起也到了。

  “张成、陈军你们一人一挺机枪,从两边上,其他有枪的各自分组,留一杆在这里,把手雷都招呼了,等下边一喊,去上边的就开枪,叶飞不会无缘无故放弃一门的。”吕磊见人两边出发后,又对在场的人说:“等下,门一开,你们就喊,我们是黑之幽灵,缴枪不杀。”

  “你怎么知道外面有人?”一国军问。

  “你要是指伪军的话,他们就是炮灰,城外肯定有驻防。你要说是新四军,我只能说感觉。如果都没问题的话就开城门吧。”吕磊解释。

  门一开就看到伪军守在门口,有的还在报怨。于是国军就大喊“我们是黑之幽灵,缴枪不杀”。紧跟着是爆炸声、机枪声,吓得城外连忙趴地。吕卫国一看城门已开,伪军趴地,城墙上面动静很大,连忙全连冲锋。加上刚缴获的枪,剩下的国军也冲上城楼。

  传令员向叶飞报告西门出现枪声后,叶飞就命令南门狠狠打,一下子就打出了主力的节奏,尾田熊一把预备队也加入了南门。吕卫国看到吕磊还活着立刻喜极而泣,吕磊则让吕卫国趁热打铁,去开北门和东门,然后一起把南门一锅端了,这次除了强制把陈军留下,其他人都自愿去留,谢宇就选择了留下。投降的伪军没有跑路,也都静静的等着,看着。

  下午,王子豪、徐坤、张成、兰江、还有叶飞、吕卫国、吕保家等人,张成拉着双轮车,车上躺着的是徐莹,盖着白布,来到了西门。吕磊看了看大家,又掀开布头看了看徐莹,在盖上。把陈军推给了叶飞说:“陈军他原本是你们,现在还给你,加上这些伪军。对了还有一部电台,他知道在哪里。出卖我们的吴敏,一定要找到此人。”谢宇把徐莹的尸首葬在了吕磊父母的边上。

  不久之后,日本就投降了。黑之幽灵也解散了,徐坤继续干起老本行,张成回来安镇,王子豪就在长县当了老师。谢宇没有离开,在兰江的邀请下,带着吕磊去南方找了兰江的族人。1950年,全国解放后。陈军根据人口普查,千辛万苦终于在江西,找到了改名换姓的吴敏,最后吴敏自杀在监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战到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