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叁·【百花丛中,一点艳红】
卧枕江山2019-11-06 09:463,144

  百花楼是成都最大的一家妓院,这里可谓是消金如流水的地方,一般人家别说去里面好好的玩儿一把,就是望了望那气势恢宏的大门恐怕都要暗自咽一口口水叹一声囊中羞涩了,然后只有无奈的转身离去,虽说天下穷人多于富人,更可况这只有一城之地的成都?吞吐富人的量数也就那么一些,可是这百花楼每天来客却还是如云热闹非凡,真不愧是川蜀之地第一烟花之地。虽比不得南京青楼妓院的大气,但是却有其属于川蜀之地的独特风味,让每一个来往于此的风流客流连忘返。

  今天的百花楼比往常更加的热闹,不为别的,乃是其这一届的头牌“小艳红”第一天第一次站台的日子,说起这小艳红,那还真是有来头,成都每隔三年数十家妓院都会拿出自家的压箱底姑娘举办一次花魁大赛,让所有风流客去选,然后谁的受欢迎度越高那么就会得到这百花花魁的头衔,从而成为风尘女子之中的状元,从此以后不仅名声越大,就是身价也是水涨船高,然而让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一年的百花花魁的头衔竟然让一个名不见经传并且从来都没有接过客的卖艺丫头所得,开榜的那一天不仅让所有的风流客瞠目结舌,就连让与她一同竞赛的那些烟花女子也是目瞪口呆,谁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这也难怪,当选为花魁与读书人考状元那是一个理儿,不是长的漂亮那么简单,琴棋书画哪一样不会也是一个缺点,当然还有那骨子里让风流客都要垂涎欲滴的风情万种,就更加的需要才气和样貌用来支撑,如果说一个女子原本名不见经传,但是却在某一天成为了花魁,估计所有人心里面只有两个结果,第一就是走了后门儿,第二则是真正的国色天香,不然不在这个圈儿里混个十年八年的,想要那个花魁?那真是作了妖了。

  虽然小艳红是烟花女子,但是作为江湖中名气很大的百花榜却没有这些嫌弃,这不刚成为成都花魁的小艳红从一个毫无半点儿名气的风尘女子就已经入了百花榜,并且还是在第六名,女子进了百花榜可不得了,少不得要名扬天下,而且还是以美人之名享誉江湖,女人爱美,当然更爱让自己的美名人尽皆知,尤其是烟花女子,名气越大身价也就越高,烟花女子不就是为了钱嘛?别说能够成为百花榜上头几名的风云人物,哪怕是最后一名也再所不惜了吧?更何况是百花榜第六名,能不出名那是假的,所以说小艳红一夜之间能够传名整个成都城大街小巷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成都各大妓院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第一次接客的风尘女子都要如大家闺秀选得意郎君那样在高楼上背对着众人抛绣球,哪一个男子得到了这个绣球都会成为她的第一个枕边人,不过不同之处则是这个绣球可不会稳稳当当的落入谁的手中,期间如果有人去抢或者偷都没事儿事儿,一炷香之后,只要绣球在最后一个男人手中,并且这个男人能够将绣球还给抛球之人,那么这事儿就算成了。

  小艳红此刻站在百花楼的第二楼,虽然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红色轻纱,但是那双好看至极的眸子果然没有让这位如今百花榜第六名的美人儿跌一点儿份儿,人家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万种风情,直看的下面的风流客口水直流,她微微眯着眼睛扫视了楼下人山人海一般的众风流客,冷哼一声,仿佛心中颇有些不高兴似得,不管下面的风流客怎么催她就是捧着一个人头一般大小绣着几条红色布带的绣球俏生生的站在栏杆处,就是不将绣球抛下去,只见下面的那些风流客急的是直跺脚,尽管有些口干舌燥,但是还是有些人不免破口大骂,直骂这小艳红不识好歹,尽是消遣于他们的腌臜之语。

  “你们这么嚣张,看等会儿还是不是如此?哼!”

  小艳红冷哼一声,也许被下面的嘈杂的喧嚣声弄的颇有些心烦,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时有一名丫鬟打扮的女子一手拿着一根大拇指一般粗细长有一尺的大红香,一手拿着一根红色蜡烛走了上来,她用蜡烛点燃了红香,冲着小艳红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咯咯娇笑一声。

  所有风流客看到如此大的香都傻在了哪那里,随后便有人开始怒不可遏。

  往年的香都是最普通的小香,一般在三刻钟之后就会燃尽,抢夺绣球也会结束,如今这根香要比往年的香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恐怕要燃好几个时辰才能燃尽,估计到那时都没有人抢绣球了,全给累的半死,还等什么抱得美人归?估计到时候连床都上不去,这不坑人吗?

  “想要得到我小艳红的人,不多吃点儿力那怎么能成?你们爱抢不抢!”

  小艳红见楼下暴躁的风流客,咯咯娇笑出声,一边说着,一边就将手中的绣球扔了下去。

  只见偌大的红色绣球在空中划过了一个优美的弧线落入众家风流客的头顶。

  轰!

  整个百花楼前面仿佛炸了锅一样乱的不能再乱,只见数百名男子犹如疯子一般在不停的追逐着落下来让后又被他们打上天去的绣球团团转。

  下面的风流客虽然对用大香这一档子事儿颇为的不满,但是不满归不满,如今已经是刀架脖子上的事儿,自家不抢人家也会抢,索性拼了。

  小艳红将右手枕在下巴处,眯着一双好看的眸子瞧着下面的男人百态,她的嘴角微微上翘,透着一股子邪劲儿。

  百花楼下面的热闹场景仍然继续着,只不过原先乱成了一锅粥变成现在的多个人群对垒,势力小的风流客早已经被淘汰出局,如今只剩下了五个势力颇大却相当的风流公子,只见他们带着十几个手下人都在争抢着绣球,争着争着几家就开始大打出手起来,颇有些两军对垒的架势。

  小艳红瞧着下面的情况,嘿嘿一笑,她真是想不到,这些公子哥儿为了女人什么都敢干,尤其是这争风吃醋的本事,真是让人拍马不及,这人呢,有时候不就跟现在的这些男人一?蠢的像头猪。

  三分之一炷香之后,百花楼前面的绣球争夺已经到了尾声,此刻只剩下了一名身穿白衣手拿折扇的这一方获胜,只见他的一名手下恭恭敬敬的将绣球送到了这名白衣公子的面前。

  白衣公子嘿嘿冷笑一声,傲气十足的瞧了瞧败在他余生手中的那些大家公子哥儿,他嘴角一翘冷冷一笑,拿起身前的绣球,就要举步往百花楼这边走来。

  只听铁甲铮铮声从远处传来,然后就见一百余名身穿红甲连带川谱面具的甲士分成两列从大街远处而来,甲士中央是一个规模颇大的紫色三十二人抬的大轿子,街上行人纷纷立在了街道两旁,然后跪下高喊“蜀王千岁!”。

  一百余名甲士随着轿子来到了百花楼之前整齐划一的停了下来,那刺人耳膜震人心跳的铁甲铮铮声戛然而止,整个大街上仿佛突然静寂了下来,让每一个人都有些不舒服。

  紫色轿子里面有一名肌肤如雪俏脸如玉的丫鬟温柔的揽开轿帘,一身雍容华贵衣衫打扮的蜀王朱椿从大轿内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他停在了百花楼正门门前,谁也不看,只是抬头瞧着二楼的小艳红,长叹了一口气。

  “真是扫兴!”

  小艳红盯着朱椿看,然后将嘴一撇,很不高兴的道。

  “灵儿,花魁咱也拿了,百花楼的头牌咱也做了,还入了百花榜的第六名,这下随着本王回去可好?”

  朱椿用手捻着自己的一丝鬓发,无奈的笑道。

  朱椿说完,那名在其不远处的余生手中的绣球突然掉落在地,他身子打了一个激灵,然后跪在了地上,不敢在看前面的一切,只知道不停的发抖。

  余生的那些奴仆却是愣在了那里。

  “哼!本来玩儿的好好的,你一来这就不好玩儿了!”

  小艳红微微嘟着樱唇,没好气儿的道。

  “随本王回去,本王目前有最好玩儿的!”

  朱椿用手拍了拍额头,随后微笑道。

  “真的?”

  小艳红双眸一亮,笑道。

  突然,站在百花楼二楼的小艳红在其话语声还未落之后身影一闪,犹如一道闪电眨眼间就已经站在了朱椿的面前。

  朱椿也不理会小艳红,转过身去离去。

  小艳红连忙跟了上来。

  “做个读书人竟然如此狼子野心,色胆包天!杀!”

  朱椿走到轿子门前之后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瞧了瞧那名跪在那里不停瑟瑟发抖的余生,说完走入大轿之内。

  小艳红倒不觉得朱椿如此有什么不妥之处,而是冲着余生做了一个鬼脸,也跟着走入了大轿之内。

  街上,寂静的只剩下了远去的铁甲铮铮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唐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