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郑小驴2018-01-04 12:061,859

  4

  这杆鸟铳成了我最忠实的伙伴。每天我背着它,往林子里梭巡一番。有了它,底气就足了许多。每次深夜传来的野兽声,我就下意识地抓紧它。已经进入了雨季,房子上盖的茅草已经不足以遮挡暴雨的冲洗,天晴后,我又加盖了两次。我在山那边的清涧里发现了鱼,尺把长一条,花上一个上午的时间,运气好就能钓上来一条。那种鱼天生不爱诱饵,运气糟糕的时候,我连续三天都一无所获。一场雨过后,云雾从苍翠的丛林氤氲而起,给山谷笼上一层白纱。空气中满是氧离子的味道,深深地呼吸几口,整个心肺都像清洗过一道。我大喊一声,它就跟着回应一声,仿佛整个山林都是我的。这种感觉真好,世外桃源一样。没事的时候,我就端着鸟铳往密林里钻,运气好能打到野鸡。将野鸡褪毛,剖开清洗干净,用野芋头叶裹起来,刨个土坑埋起来,上面燃起一堆篝火,一边烤火一边煨鸡,一会儿鸡熟了,从土里冒出一股浓郁的香味儿……就差点酒了。

  我甚至打起了那块无人看管的地的主意来。这真是一块好地。这么肥沃的土地,插根筷子也能长出芽来,闲弃在这,真让人心疼。

  老康再来,我就向他打听了这块地。

  “上次是几个广东人承包的,在这试种,种了些天麻和三七,头两年长势很好,快要收获的时候,没想害了场奇怪的大病,全都烂地里了。”

  “没打药吗?”

  “打了,但刚好碰上连月的大雨,打也白打,最后都没效果。”

  “我猜这地有问题,之前也有人尝试过种党参,结果也是一无所获。”

  “那现在这地归谁管呢?”

  “名义上是村里的,不过这地方谁来啊,那么远,给人都没人肯要。”

  老康走后,我有点动心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种点什么。每天我在这块地里忙活一会,将地里的蓬蒿砍掉,蓬篙是很好的肥料,几场雨下来,它就腐烂发酵,变成了肥沃的养分。

  这真是块好地,种什么收什么。我种了几蔸胡萝卜,长势意外地好。当我吃上自己种的蔬菜水果时,甚至对老康的告诫嗤之以鼻来。这儿根本没什么虫害,蔬菜水果没有天然的敌手,压根不要洒农药化肥。想想自己曾经吃下的那些带有农药残余成分的东西,顿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人间食粮。

  春雨霏霏的时候,我有了一种将这片土地重新种上药材的念头。这念头很强烈。我自信不比那些广东佬差。说不定他们只是些大老粗,不懂得科学种植。我的自信来源于我大学里选的农学专业。大学四年,虽然吊儿郎当,但是最基本的素养还是懂的。我和老康说了自己的想法。他呆滞了几秒钟,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我说,“你可想清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虽说现在药材行情看涨,一直供不应求,但这可是高风险投资,而且一项投资就得二十来万啊!”

  我是认真考虑过才这么说的。二十万,可不是想拿出就拿得出的,好比身上的一块肉,全拿出来,我整个人都给掏空了。它是我在北京这几年下来的全部,曾经它也带给我一丝希望。那是在楼市还没这么疯狂之前。我问过老康,那些广东佬每天都住这吗?老康目光中带着疑惑,摇了摇头。“我和他们不同,我天天就住这,我懂它们,我天天侍弄着它们呢!”我仿佛找到了底气。

  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在不务正业,我开始正儿八经开始筹划起这件事来。为此 我特意出了趟山,和村里签了租借这块地的合同。他们像捡了大便宜似的,为这块荒地再次找到主人而感到高兴,我只花了不多的钱就签了合约。接下来我进了趟城,去买了种子和化肥,以及相关的书籍。那几天,大概是老康透露了消息,我的家人也得知我去了拉丁的消息。他们想方设法劝我早点出来,甚至扬言要来把我找回去,劝我不要在这不务正业。我自然没法向他们解释,我来这里,是因为我抑郁的缘故。我只能托老康转告他们,我来拉丁,是奔着药材来的。我在这里有梦想,有目标,并不是来虚度年华和逃避岁月。

  家人将信将疑,没再来骚扰我。

  我在拉丁雇了二三十个老汉,帮我进去挖地和薅草。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扛着锄头箩筐进了山,像是去干一件新鲜事儿。几天后,偌大的地里沟壑纵横,都种上了天麻和三七,蔚为壮观。他们干完活,我让老康给他们结了工钱。老汉们对我充满了好奇,眼神中夹杂着玩味和几许不解。干完活,我打发他们都出去了。

  山里又回归之初的寂静,所不同的是,现在陪伴我的不仅仅是画眉、山涧和白雾,还有这百来亩的药材。像赌博一样,我将所有的赌注都押在这上面,期待它们冒出新芽,开出梦想之花,结出希望之果。

  我开始感觉到了心态的变化。刚进山那阵,我只想将内心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赶紧释放出去,洗涤得越干净越好。而现在,仿佛一颗空空荡荡的心,开始了某种期待与守望。这个举动很疯狂,几乎没有退路。

继续阅读:第六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可悲的第一人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