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坏了
一只苹果2017-12-26 23:465,104

  “汤小米!”

  房门被“砰”的一下推开,中年女人拎着一包黑色塑料袋凶神恶煞的出现在门口,然而屋内的女生坐在桌前,一点反应都没有。

  中年女人蹙起眉,三两步走到桌前,一把剥下扣在女孩儿脑袋上的耳机,音符爆炸般的从耳麦中鱼贯而出,发出足以听得清旋律的电音。

  “哎呀!干嘛啊!”女孩儿往椅背里一靠,不满的仰头瞪着她家老太太。

  “去!下楼把垃圾袋给我扔了!”

  “你放门口,明天一起扔不就得了吗!”汤小米说着手指一点点滑向耳机,却在差一步触及的地方被汤妈一把拦下。

  汤小米长长的叹了口气,老大不情愿的起身接过汤妈手中的垃圾袋,走了两步又飞速退回来把电脑上的耳机拔了。

  节奏强烈的音乐一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汤妈大脑一阵晕眩,再回过神来时,汤小米已经溜到了门口。

  “汤小米!你给我把这玩意关了!大半夜的吵死了!”

  “汤小米!”

  踏着老妈的咆哮,汤小米一溜烟的蹿进电梯,溜了。

  九月初的哈尔滨已经有了凉意,汤小米推开小区大门,一阵冷风顺着领口灌进睡衣,袭遍全身,让女生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汤小米迅速扔了垃圾,又迅速折回来,缩着脖子在电梯口左右跺着脚,企图摩擦增热。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汤小米转身走进电梯,手指碰上关门键时,门外传来“等一下”的喊声。汤小米连忙手指下滑,按住开门键。

  几秒过后,方才出声的人匆匆走进电梯。那是一个中年女人,两只手上各拎着一包印有醒目红色logo的超市购物袋,袋子里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的,把原本有一定厚度的塑料膜撑得有些半透明。

  汤小米和进来的中年女人对视时微笑了一下,礼貌性的问了句:“阿姨您去几楼?”

  “22。”

  两人都是随口一说,话出口后才又同时反应过来,小区的电梯是需要刷磁卡才能到达指定楼层的,所以方才那句,还真的就只是寒暄。后知后觉的两人相视笑了一下,各自去翻找自己的磁卡。

  “嘀”

  汤小米刷过磁卡后,17层的按钮自动亮起,而中年女人却迟迟没找到钥匙。

  “坏了!落家了!”

  女人赶紧把手中的一个袋子放在地上,摸出手机,而另一只手上的袋子却在话音刚落后崩裂开了一角,袋子里的苹果在重力作用下悉数零落。

  中年女人一惊,忙把手机夹在肩膀上弯腰去捡东西,一边捡还一边嘟囔“怎么不接电话”。汤小米见状也蹲下帮忙,可捡起来的苹果却不知道放在哪里,只能用手捧着。

  眼看着电梯快要到达17层,汤小米左右手上捧着苹果,脑子一热对中年女人说:“阿姨,您要不也在17层下吧,我回家拿个袋子给您,要不这……”汤小米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东西,“你自己也没法拿。”

  中年女人愣了一下,忙推辞的说:“不用了,太麻烦了,谢谢你了小姑娘。”

  “不麻烦不麻烦!”汤小米边说边把苹果装回破了的袋子中,一手拎着袋子的提手,一手掐着破开的洞,“反正您家里也没人,在一楼等和在17楼等也没分别。”

  说话间,电梯门已经打开,而中年女人在陌生女孩莫名其妙的盛情下,还是决定按汤小米说的在17层等家里人回电话。

  汤小米熟门熟路的用脚“bang bang bang”的踹了几下门,即使站在门外也能听到从玄关里传出来的她母亲大人的念叨声:“出门也不带个钥匙,你说你成天都……”

  “妈!”

  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汤小米连忙“嗷”一嗓子喝止住了汤妈的啰嗦。汤妈因为她突然的一吼怔了一下,很快便视线后移,看到了汤小米身后的中年女人。

  “妈!这是住22楼的阿姨,她家里没人,袋子又破了,你快给人家拿个塑料袋来!”

  汤妈有点不明所以,怎么一个人出去倒垃圾,还多倒回来一个人,可中年人的社交能力还是让汤妈条件反射的和对方友善的点点头:“好,我去找找。”

  汤妈转身进屋,中年妇女把手中的袋子放到地上,拿出手机又打了个电话,但似乎话筒那边依然是忙音,汤小米站在她身边,清楚的听到她又嘟囔了句:“出门了?”

  一个电话过后,汤妈也拿着袋子出来了,三人合力把破袋子里的东西装到新袋中。期间,中年女人一边夸着汤小米怎么怎么乖巧懂事,一边一口一个感谢的对汤妈说个不停。

  汤妈大概是被赞美爽了,态度较先前的戒备有所缓和:“小米说你住在22楼?”

  “对,2201。”

  “那2203的老李你认识吗?”

  “认识认识,林业局的老李嘛,我们这层大家都还挺熟的。”

  “是是,老李是我丈夫的同事。”

  汤小米眼见着这两位大婶你一句我一句,从物业管理聊到冬日供暖,从市场菜价聊到小区绿化,并且也已经出现可能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的趋势,实在忍不住打断:“妈,呵呵呵,我能先进屋吗?”

  汤妈聊得正嗨,被汤小米打断,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但碍于有外人在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说了句“把你房间的音乐关了”就让她进屋了。

  汤小米推开自己的房门,震耳的音乐海浪一般扑面而来,攫住她所有的感官。

  那是一首节奏很紧密的说唱歌曲,歌词写的是男生一个人diss全世界的狂妄。

  汤小米再次把耳机接上电脑,凌厉的歌词和震颤的旋律像是戳进胸口的匕首,血脉喷张,肆意放纵。

  在看似喧嚣的背后,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那个藏在心底深处的叛逆和勇气,叫做PGOne。

  *

  汤小米在房间戴着耳机刷视频不知刷了多久,一抬头就看到汤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门口,吓得她一个激灵把手里的鸭脖掉在了浅粉色的睡衣前襟上,留下一排形状不规则的油渍。

  汤妈看弱智一样的看了她一眼,说:“你阿姨要走了,出来打个招呼。”

  “哦。”汤小米随手抽了两张纸巾,边擦着衣服上的辣椒酱,边朝外走。

  “你阿姨的儿子来接她了,一会儿记得好好跟人家打招呼,别拽不拉几的一点礼貌都没有!”汤妈边朝外走边低声提醒。

  汤小米默默翻了个白眼,只要她母亲摒弃那种看到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就不花钱一样的推销她的习惯,她也是可以平易近人的好吗。

  走神间,汤小米已经跟着汤妈走到玄关,22楼的阿姨正在换鞋,在她身后有一个只露了半个肩膀的人影,应该就是来接她的儿子。

  阿姨抬眼看到走出来的汤小米,立马露出大大的笑容:“小米啊!谢谢你啊!”

  “不用不用!”汤小米有点不好意思,她本来也没做什么,被夸得像是去参加抗战了一样。

  “小昊!这就是刚才在电梯里帮我忙的小姑娘,你们俩同岁!”

  阿姨说话间,把身后的儿子朝门口这边拉了一下,遮挡在门口的半个身影随之出现在汤小米全部的视界中。

  几步外的男生帽子压得很低,白色的T恤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衣服的长度几乎遮住了小半条腿。男生抬手握了下帽檐,把帽子朝后戴了戴,露出眉下的五官,低低开口:“谢谢。”

  汤小米眨了眨眼,看清面前人后瞳孔不受控制的放大。她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耳边出了哔哔哔的杂音外什么都听不到,她能感受到自己全身所有的血液都在往头顶上涌,太阳穴像是要爆炸一样,胀得她睁不开眼。

  汤妈转头就看到自己女儿鬼附身一样的一动不动,忙不满的对汤小米使了个眼色。然而后者一点反应都没有,气得汤妈直接出声提醒:“汤小米!说话啊!”

  此刻的汤小米除了尖叫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她张了张嘴,却发现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近在咫尺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手足无措的让她本能的想要逃离。

  汤小米这样想着,脚底以不可见的位移慢慢后退,在其他三人还都没来得及反应之时,一个转身,撒腿就跑进了自己房间。

  “砰”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让汤小米从混沌中彻底清醒过来,背抵房门,她只觉得胸口下的那颗心脏以肉眼可见的震颤幅度脱轨道的跳动着。她的嘴唇下意识的颤抖着,念经一样的一遍遍嘟囔着只有她自己听得见的名字“PG one、PG one……”。

  终于在她用残存的理智拼凑出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后,忍不住双腿一软,瘫坐在地。

  大门外的男生和妈妈站在楼道的电梯口,虽然被女生方才的反应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并没太过在意。

  电梯墙上的数字一点点的攀升,母子俩有一句没一句的日常进行着你问我答的沟通模式。

  “你刚才出去了?”

  “没有,我洗澡,没听到电话。”

  “那你……”

  “啊~~~~~~~”

  万妈刚要开口,就被墙后传来的一阵杀猪般的嘶鸣打断,母子二人齐齐回头看向他们刚刚踏出的那个门口,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款的惊恐。

  PG one怔愣片刻,抬手快速连戳了几下向上梯的按钮。

  吓坏了吓坏了……

  *

  房间被窗帘遮挡得密不透风,空气里布满尘埃的味道,PGOne推门而进,没有开灯,顺着门缝外透进来的光,走到桌前。

  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关了机,一旁耳机里没有关掉的音乐还在肆意叫嚣。男生戴上耳机,顺便抬手把手机充上电,几分钟后屏幕亮起,紧随其后的就是疯狂涌进来的各种消息的提示音。

  他叹了口气,把手机拿起,还没来得及查看消息,微信视频的提示音就蛮横的插队进来。男生握着手机。感受到一下下的震动传进掌心,迟疑了几秒,还是按了接听键。

  “老万?!?”

  视频被接起,一张地主家傻儿子的脸瞬间充斥了整个屏幕,老万微微皱了下眉,把手机拿远了点,低低的说:“你能不能别把脸贴镜头上。”

  “老万!你咋是黑的呢!”

  唉……小白这智商啊……

  PGOne轻叹了口气,起身打开房间的灯。

  突如其来明亮的光线让他有些不适的用手挡了下眼睛,转身回到座位。

  “干啥?”

  “你一整天跑哪去了!手机不接!微信不回!”小白终于看到活的他家万万了,语气有些难以自持的激动。

  “手机……欠费了吧……”

  “微信……没电了……”

  “没电!公司找你都找疯了!你助理都要上吊了!你赶紧跟他们联系一下吧!”

  “嗯。”

  PGOne嗯了一句就没再吭声,小白也知道他情绪不高的原因,有点不忍心的放软了语气。

  “万万,你别总看网上那些黑子瞎bb了,除了那群傻逼,还是有很多支持你的漂亮小姑娘的!”

  “嗯。”

  “我刚才还刷到一段评论!我给你念念啊!”

  “小白……”PGOne在男生预备滔滔不绝前,先行打断。

  “咋了?”

  “挂了吧,你也说不出啥有用的了。”

  “……”

  小白可怜巴巴,委委屈屈的憋了下嘴,还是不死心的说:“那我发给你!”

  PGOne没应声,抬手挂了视频。

  世界又一次安静下来,他双手搓了搓脸,盯着手机看了良久,还是给助理发了条短信。

  “我没事……”

  放下手机,男生起身,刚想朝外走,桌上的手机又一次震动起来。

  PGOne瞥了几个字,滑开锁屏。

  “我宁愿他日天日地日狗

  也不想他把刀往自己身上去捅

  黑子怎么才能学会闭嘴

  被你妈知道你干的好事还不打断你的腿”

  小白转给他的这段话其实是他微博下的热评,小白知道,最近的风波让他对微博避之唯恐不及,但他想让他知道,在那些恶言相向袭来时,他不再是孤军奋战。

  男生的心头一热,抬手压低帽沿,朝房间外走去。

  *

  汤小米在那一声嚎叫之后,就被汤妈拎着衣领扔出了家门,无处可去的女生只能在楼道里爬楼梯打发时间。

  因为有电梯的缘故,楼梯间的利用率并不高,昏黄的灯光配上空无一人的楼道莫名让人欢快不起来。汤小米爬着楼梯,脑子里不受控制的一帧帧闪过方才的画面。

  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傍晚,她顶着一颗两天没洗的油头,穿着胸前有油渍的睡衣,在她自己家门口,见到了PGOne??!!

  然后呢……

  然后她像个弱智一样的一句话没说就在她偶像面前转头跑走了!

  她甚至都能脑补出PGOne内心的OS:“瞧,这个神经病竟然会说话!”

  汤小米生无可恋的走一步撞三下墙,精神恍惚到连迎面走下来的人都没看到,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人家身上。

  “对不……”

  汤小米下意识的道歉,“起”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历史就又一次发生了重演。

  面前的男生似乎有一种可以把人定住的超能力,汤小米站在他下面的一个台阶,仰头看着他时只觉得头晕目眩,四肢僵硬。

  男生帽子压得太低,同样也没注意前面的路,与人相撞后下意识的想要说声抱歉就走,可一低头却看到了有些熟悉的面孔。再看到女生瞪圆了眼,半张着嘴,无比惊恐的样子,不禁微微弯了下嘴角。

  “我长得像鬼吗?”

  男生的声音低低的,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音量说完,不等女生反应,就从她身边越过,继续朝楼下走去。

  汤小米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一个转身,拉住了即将擦肩的男生的胳膊。

  “PGOne!”

  汤小米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声音中的颤抖。

  “加油!”

  “我最喜欢PGOne了!”

继续阅读:酒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嘻哈之这个rapper有点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