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南辕北辙
春茉拾壹2018-11-05 19:242,964

  程宁带着晓琳在古墓里走了很久,连同伴的影子都没看到。

  晓琳走的筋疲力尽,不耐烦的问:“他们到底在哪啊?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

  “你迷路了吧!”晓琳看了一眼墙壁上的划痕,无奈的说:“我们半小时前才从这里走过!这就是我划的痕迹。”

  程宁有些尴尬的叹了口气,说:“你比我早进来的,不是也一直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吗!我只是觉得跟同伴的距离不会太远,没想到走了这么久一直在兜圈子。”

  晓琳听程宁这样说,有些着急了,红着眼圈说:“我不想死在这,我们家就我这一个传人,我爸和我爷爷还等着我光耀门楣呢!”

  “你这么年轻就当了鉴宝师,已经光耀门楣了。”

  “就算我现在已经光耀门楣了,我可不想英年早逝,还是死在别人的坟墓里!死在这里,灵魂永远都不会安生。”晓琳说着,眼睛四下看着,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白。

  听到晓琳这样说,程宁突然想起了那个白衣女鬼和古林巨蟒。

  程宁马上拉住晓琳的手腕,说:“我们继续走吧,这次我们换一条路走。”

  晓琳顺势走在了程宁的前面,程宁觉得她们总是在走同一条路,无论怎么绕都能绕回原处,有些古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程宁把收起来的那张符又拿了出来,贴在了晓琳的后背。

  走到前面的岔路,晓琳指了指左边的路口,说:“我还是选左边,我就不信了,这古墓就算再大能有多大,咱们就一直都走不出去!”

  程宁跟在晓琳的身后,也跟着她走进了左边的路口。

  不知是黑发少年的符咒起了作用,还是她们的运气好,这次她们果然没有再走回原来的地方。

  走了很长一段路以后,晓琳高兴的大声说:“看吧!我就说听我的没错,终于不再绕圈子了。”

  程宁却并没有像晓琳那样放松下来,程宁边走边四处张望,问:“在我遇到你之前,你都在做什么?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走出去?是迷路了吗?”

  晓琳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她叹了口气,说:“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在那条路上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从昨天,大概是昨天吧……

  我走到那里以后,就一直在那里绕圈子。

  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我都怀疑自己走进了一座迷宫。

  我明明记得我说左拐的那个路口我之前跟同伴走过一次,但是后来却怎么走都走不出去了。

  好在咱们现在走出来了!你的同伴在哪?咱们快去找你的同伴吧!”

  晓琳终于摆脱了那个没有终点的迷宫,有些高兴,似乎忘记了身上的疲惫。

  程宁听着晓琳的叙述,却知道,她们并不是运气不好,恐怕有邪祟做怪。

  程宁跟在晓琳的身后,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突然在甬道的一个石佣上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闪了一下。

  程宁马上掏出枪对准了石佣,晓琳见程宁这样,也紧张的靠了过来,放低了声音问:“怎么了?”

  程宁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慢慢的朝石佣靠近。

  石佣半跪在地上,有一人多高,怀里抱着一盏灯,后背并没有贴在墙壁上,身体有些前倾的躬着身子,程宁看到那黑影藏到了石佣的身后,就马上靠了过去。

  突然,程宁看到石佣的眼珠动了,石佣木然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程宁所见,也被晓琳看到了,她捂住了嘴,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石佣。

  程宁慢慢的绕过石佣,看向了石佣的身后,空的!

  什么都没有!

  而石佣的脸,早就恢复了木然的样子。

  晓琳见石佣后面并没有东西,拍了拍胸口,说:“是不是我们眼花了,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难道,这石佣是活的?”晓琳被自己的这个猜想吓的脸色有些发白。

  程宁又仔细的在石佣上查看了一番,上面没有机关,而且这个石佣与一般的石佣相比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程宁收起手中的枪,对晓琳说:“我看不出什么端倪,看来那东西很聪明,咱们快走!”

  晓琳点了点头,说:“这鬼地方,这辈子我也不想来了。”

  程宁看了晓琳一眼,与普通人相比,这个女孩还是很勇敢的,毕竟一个人被困在这古墓里几天,换成一般人早就被吓傻了。

  现在有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她的心里有了依靠,自己强撑的那份勇气也就松懈了。

  程宁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心想,这邪祟竟然不怕黑发少年的符咒,看来有些本事。

  程宁此时有些后悔,早知道古墓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何不提早跟黑发少年学些本事呢!

  程宁走了一段,发现晓琳并没有跟上来。

  她马上回头去找,却见晓琳还站在原地,正看着那石俑傻笑。

  程宁心里暗道,糟糕。

  刚刚大意了,竟然让那石俑把晓琳吸引住了。

  程宁知道,鬼迷人之类的事件,用平常的手法是没有办法化解的。

  程宁举起枪,对着石俑就是三枪。

  枪是凶器,凶器中多少包含着一些杀意,对邪祟会有一定的压制作用。

  三枪过后,晓琳果然醒了过来。

  不待晓琳说什么,程宁马上拉住她的手,说:“快走!”

  晓琳却嘿嘿的笑了起来,问:“走?去哪啊?”

  程宁大惊,不知这邪祟何时上了晓琳的身!原来,晓琳身上的符咒不知何时掉了,这才给了这邪祟可趁之机。

  程宁举枪对准晓琳,问:“你是谁?为何要纠缠不放?”

  晓琳轻蔑的哼了一声,说:“你开枪啊!开枪打死这个女孩!这样就有人留下来陪我了!”

  程宁虽然见过几次鬼,却并不通晓对付这邪祟的方法。

  程宁急的额头冒汗,以前执行过那么多次的任务,从来没像这次这样狼狈过。

  因为不通晓对付邪祟的方法,让她空有一身力气无处用。

  程宁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看到一团金光从远处飘了过来,金光直奔晓琳的面门。

  晓琳来不及躲避,被那金光砸了个正着。

  “啊!”

  晓琳大叫一声坐在了地上,这时卫衣男带着两个远征队队员跑了过来。

  “你没事吧?”卫衣男看着程宁问。

  “我没事,你们怎么在这?”程宁看着突然出现的卫衣男有些疑惑,心里也有些高兴。

  已经完全清醒的晓琳从地上站起来,揉着发疼的屁股说:“有事的明明是我,你怎么不问问我!”

  卫衣男却并没有看晓琳,对程宁说:“我不是让你跟着受伤的队员一起离开吗?你怎么进来了?”

  原来程宁一直走错了方向,并不知道自己越走越深,甚至走到了卫衣男他们的前面来了。

  “半路上我遇到了晓琳,跟受伤的队员走散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他们不要浪费时间回过头来找我!”

  程宁一方面是对卫衣男说,另一方面也是在自言自语。

  黑沙这时候说:“好歹你也是雷亚出来的,雷亚的规矩你也该知道,掉队的队员什么时候要整队人费时间去找过!”

  黑沙的言下之意很明显,既然走散的只有程宁一个人,其他人等不到她自然会按照预定的计划继续前进,不会留在原地等她。

  并不是同伴冷血,而是雷亚的规矩向来如此,一切以任务为重,要将损失降到最低。

  在暗杀小组,两人一组,只有同伴相互协助也才能顺利的完成任务。但是这里并不是暗杀小组,而是远征队。

  远征队的人虽然多,但是生存的条件却更加苛刻。

  所以,远征队在训练队员的时候,也极为注重纪律。

  程宁平时散漫惯了,在古墓这种地方擅自离开队伍,无疑是自寻死路。

  程宁心中有些悲凉,同时也有些庆幸,好在她又遇到了卫衣男,好在她并没有落单。

  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一个人单独行动,实在是太可怕了。

  程宁想想这种可能性,都觉得头皮发麻。

  “现在返回去找他们更危险,你这个体制,跟在我身边反而安全点!”卫衣男说着,把程宁推到胸前,带着她继续往前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