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兵分两路
春茉拾壹2018-11-05 19:233,253

  银色的身躯,将耳室的门口挡的严严实实,吐着信子的巨大头颅,几次要钻入耳室,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了回去。

  程宁看了一眼撒在耳室门口的黑色粉末,不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着古林巨蟒那怨毒、愤怒的眼神,程宁缩了缩身体,努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卫衣男不满的看了程宁一眼,催促道:“快点,那堆粉末支撑不了多久。”

  程宁边加快了往卫衣男胳膊上缠绷带的速度,边在心里哀叹,如果她也像别人一样,什么都看不到就好了,什么都不知道就不用害怕。

  如果当时不是自己手快,现在给卫衣男处理伤口的肯定是别人,也不会是她。这样,计算她再怎么想偷懒,卫衣男也不会发现了。

  程宁毕竟是学医的,又久经战场,处理个伤口还是小意思。

  给卫衣男包扎好伤口后,程宁快速的把医药包收起来,因为她真怕堵在门口的那个大家伙会突然破门而出。

  这时卫衣男看了一眼地图,让大家把耳室一侧的墙给凿开。

  程宁也凑过去看了一眼地图,原来这个耳室的后面,和另外一个房间是通着的,只需要打通这面墙,大家就可以从那个房间的出口离开。

  卫衣男应该早就对这个地宫的地形了然于胸,所以才让大家进入这个耳室。

  只是,不明情况的队员们都觉得卫衣男有些小题大做,大家大可以从门口离开,何必要费力气去凿开一面墙呢。

  程宁虽然是女人,却也是远征队的队员,她可不想让别人说她偷懒,所以她也拿出工具打算到墙边帮忙。谁知她才走了几步,卫衣男突然转过头看向她。那眼神让程宁看了就是一哆嗦,他那眼神好比寒冬腊月的冰碴,真够扎人的。

  程宁刚想问怎么了,话还没说出口,程宁就看到一颗黑色石子只奔她的脑袋飞了过来,程宁连忙侧头,黑色石子擦着程宁的耳边飞过。她只听后面闷哼一声,立刻回头,却只看到了一片白色的衣角穿墙而过,而后便消失了。

  难道是……

  女鬼!

  程宁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除了这个却也没有更合理的解释。

  其他人见卫衣男突然对程宁发难,以为她做了什么,都向她投来疑惑的目光。

  程宁没有做任何解释,两只手的手心里都是汗。

  这时,卫衣男催促道:“快点,我们快没时间了!”

  程宁扭过头看向门口,那个古林巨蟒竟然在门口消失了。

  这东西虽然不是人,可是死后仍然不消停,也许已经有了智慧。

  有智慧的动物,比人更可怕。不,比普通的鬼更可怕!

  耳室的墙壁并不厚,几个人合理很快就凿出一个口子。

  卫衣男第一个跨过洞口,其他人则跟在他的身后鱼贯而入。

  卫衣男并没有在那个房间停留,而是带着大家继续前行。

  程宁的耳朵一直是立起来的,如果汗毛能派上用场,她恨不得把立起来的汗毛也用来听声音。

  可是,鬼是无声无息的。

  所以,就算程宁绷紧了神经,除了大家的脚步声、喘息声和紧张的心跳声还是什么都听不到。

  也不知道向前跑了多远,队伍突然停了下来。

  程宁走在队伍的中间,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

  这时,她听到卫衣男在前面说:“大家不要乱动,这地方有机关!”

  可他的话音还没落,不知谁触碰了机关,几百只箭从墙壁发出,射向众人。

  整个甬道里都布满了机关,无论是队伍前面的人还是跟在后面的人,没有一个能逃过的。

  程宁连忙躲避,才躲过了几只铁箭。转过头却发现沙暴已经被铁箭集中,身形明显慢了几分。

  程宁拉上沙暴,边挡开铁箭,边跟着前面的人往前跑。

  沙暴见程宁身手敏捷,且身法奇特,疼的呲牙咧嘴,还笑着说:“我就说你会是我的幸运女神!”

  “行了,别贫了,等活着离开这里,再谢我也不迟!”

  好在沙暴没有伤到腿,被程宁拉着一路狂奔,也咬牙忍着疼,没有拖慢程宁的速度。

  领队黑沙带着大家好容易拖着伤员到了安全的地方,却发现有一半的人都受了伤。

  一阵箭雨,让远征队损伤大半。

  “这么多人都受了伤,下面的路该怎么办啊?”黑沙凑到卫衣男身边,低声说。

  卫衣男看了一眼忙着给伤员包扎的程宁,说:“我建议让伤员先离开古墓,这才刚刚开始,后面的路会更危险,伤员不仅会拖慢我们的进度,害我们全军覆没的可能性更大。”

  黑沙虽然觉得卫衣男有些言重,却不得不点头,让那些伤势比较重的人先退出这次行动。

  程宁好容易空出双手,坐在地上休息,卫衣男突然走过来。

  “你跟着其他伤员一起离开!”

  程宁带着疑问,面对用命令口气跟她说话的卫衣男。

  她当然知道卫衣男是好意,可是留下来的队员本来就不多了,如果她再退出,这也实在说不过去。

  不等程宁说话,卫衣男又说:“你同时也兼着队医的职责吧!如果别人有疑问,你可以用照顾伤员的名义跟他们一起离开。”

  卫衣男突然降低了声音,吓的程宁连忙去看其他人的反应。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程宁仍旧有些犹豫。

  程宁觉得自己又没有受伤,跟着伤员撤退有些不仗义。

  卫衣男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又说:“你留在这里,迟早要把大家害死,只要有你在的地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都会聚集过来。”

  程宁知道她是招鬼体质,虽然不服气也无可辩驳,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想在这黑乎乎的地下呆着,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里。

  不知卫衣男跟领队说了什么,领队竟然同意毫发无伤的程宁跟随伤员离开这里。

  一队人兵分两路,伤员原路返回,没有受伤的人则继续深入。

  程宁是队伍里唯一没有受伤的人,虽然是个女人,却还是自觉担负起了保护大家的工作。

  长长的甬道和四处乱晃的灯光,并没有让原路返回的人有丝毫的松懈,程宁更加紧张,古林巨蟒和白衣女鬼都在前面,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突然出现,阻挡了他们的去路。

  沙暴被铁箭在左腹部戳了一个口子,伤口虽然不深,却也不适合跟随队伍继续深入。

  他有些气恼的拧开水壶的盖子,像是为了赌气似的,没有喝又马上把盖子盖了回去。

  程宁一直害怕邪祟再次出现,她是招鬼体质,可惜的是她并不会驱鬼的办法。

  程宁有些后悔,卫衣男让她跟伤员一起离开,无异于让他们一起去送死。

  在这个时候选择跟一群伤员一起离开,倒不如待在卫衣男身边更为安全。

  胡思乱想了一阵,程宁终于想起了黑发少年给她的符咒。她连忙把匕首的手柄拧开,从里面拿出最后一张符咒。

  当时走的匆忙,黑发少年也没说清楚这符咒在不同情况下要怎么用。

  程宁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把符咒贴在自己的身上。她曾经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别人都是把符咒贴身带着,脏东西看到符咒就不敢靠近了。

  “你捣鼓什么呢?”沙暴有些吃力的终于跟了上来。

  “没什么!”程宁可不想被人说成是胆小鬼,马上装作什么也没做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嘶……”沙暴疼的吸了口气,喘了一下问:“还有止疼药吗?”

  程宁放慢了脚步,回过身扶着他,无奈的摇头。

  “我们带的药品本来就不多,分开的时候,我身上大部分的药都留给领队他们了。”

  沙暴叹息一声,说:“真是倒霉!”

  程宁见沙暴的脸色不好,安慰了他几句。

  “这里的机关的确霸道,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程宁正说着,走在旁边的人突然指着前面说:“那边有人!”

  这种地方,如果说有鬼倒是有人信,遇到活人的几率并不大。

  如果真的是活人,也许是之前进来的那队人中,活下来的幸存者。

  程宁下意识的抬头,问:“什么人?在哪?”

  沙暴伸出手指,指向前方说:“你看前面墙角。”

  程宁马上把头上的矿灯打开,两只手握住枪举到胸前,朝前面的黑影慢慢靠了过去。

  走在后面的人听说前面有人,都好奇的靠了过来,沙暴挡住其他人,说:“咱们先在这里等等,发现情况不对要马上撤退,否则只会拖累她。”

  这些人中除了程宁以外,大家都有伤在身,他们觉得沙暴说的有道理,就站在了原地等待。

  程宁往前走了几步,看到前面是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程宁马上警惕起来,可还没等她靠近,那人突然往前面的黑暗中跑去。

  听着对方凌乱的脚步声,程宁知道刚刚跑掉的那个的确是人,程宁懊恼自己的动作不够快,马上追了上去,又出声喊:“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