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井口爬出的女鬼
春茉拾壹2018-09-19 10:172,432

  程宁连忙捂住耳朵,可因为有一只手还得拿着杯子,只能捂住一只耳朵。

  这样一来,暴露在外的那只耳朵听到的声音更清晰,遭受到的压力也更大,比不捂住耳朵的时候还要痛苦。

  她又连忙把手松开,就去问那小鬼头。

  “你妈是不是要出来了!你赶紧把血滴在她身上!”

  她把杯子递到身边,却并没有被人接住。

  她转过头去看,身边根本就没有人!

  那小鬼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消失不见了!

  这个发现让程宁的脑子就是一空,第一个念头就是,她被这对鬼母子给骗了!

  妈的!这个该死的小鬼头!竟然玩这种手段,把她给耍了!

  要是再让她见到那个小鬼儿!她一定把那张黄符纸牢牢的贴在他的身上,直到他魂飞魄散为止!

  程宁这样恨恨的在心里想着,却也知道埋怨也救不了自己。

  小鬼头临阵脱逃,她必须得自己想办法自救了。

  此时,井口升腾起大量的黑雾,伴随着黑气一起升腾而起的,还有寒气。

  这股寒气在夏天的夜里尤为明显,像是对面放了一个落地空调。可又与空调吹出的冷气不同。

  这寒气不仅给人冷的感觉,还给人一种压迫感。

  还未见到鬼母本尊,光是这黑雾和寒气就足够让程宁腿软了。

  说来话长,其实从程宁站在井边,到她发现黑气,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

  见事不好,程宁转身就跑。

  她本意是来帮人的,可没想让自己变成厉鬼的夜宵。

  那小鬼头不仁,她也没必要再讲什么江湖道义。

  本来,跟鬼就不应该讲什么江湖道义。

  果然如她最初想的那样,鬼魅多诡诈,不可轻信。

  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发足狂奔。她只想跑快一点,再快一点,跑回自己的房间。这样一来,一切也许就都会过去了!

  “姐姐,你现在根本跑不掉!你必须把那滴血滴在她的眉心,不然等她喝了你的血,整个寨子里的人,就全完了!”小鬼头突然拦住了程宁的去路。

  程宁跑得太快,根本收不住脚,一下就撞在了他的身上。

  那小鬼头并没有被程宁撞开,稳稳地站在那里。程宁像是撞在了一堵墙上似的,撞的她眼冒金星,一个站立不稳,差点跌坐在地。

  “你这个小鬼头,究竟在搞什么鬼!赶快让开,不然我让你魂飞魄散!”

  这一撞,把程宁撞的不轻,也把她气的够呛。她没好气的朝那小鬼头大声喊着,不再相信他的话。

  小鬼头脸上满是纵横交错的青色条纹,整张脸像是要裂开了似的。

  他向前一步,站在了程宁的身边,面向井口的方向。

  “姐姐,我知道你那道符的厉害,你看,我已经被你打成这个样子了。就算你不出手,我过了今夜,也要散在空气里,再也难以聚成形了!

  我不是故意骗你来这里的,只是我没想到我伤的会这么重!竟然帮不上你的忙!”

  程宁闻言,也是一惊。

  原来这小鬼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原因,竟然是她帖在玻璃上的那张黄符纸让他受了伤。

  原来黑发少年给的符竟然这么厉害,随便贴上一贴,可能就会让一个小鬼消失。

  被这小鬼头一拦,程宁彻底失去了逃走的机会。

  因为此时,鬼母已经从井里爬了上来。

  说爬,并不确切。

  因为她并不是用两只手支撑着身体从井口爬上来的,而是像在舞台上吊着威亚的演员一样,慢慢的从井里升起来的。

  从井里升起来的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女人低着头嘴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长长的黑发披散开来,盖住了她的脸,程宁一时看不清她的样子。

  女人穿的衣服样式很古老,衣领上绣着花纹,天色太黑,也看不清那花纹究竟是什么样的。长长的袖子,几乎垂到了脚面。

  裙子挡住了女人的下半身,看不到腿。可仔细去看,却能看到一只鞋露在裙子下面。

  程宁咦了一声,继续再去看,看到的还是一只鞋。

  难道这个女鬼生前是个瘸子,只有一条腿吗!为什么只穿了一只鞋!

  在女鬼扑到程宁面前的刹那,程宁心里这个恨啊!

  又不是第一次见鬼,你管她穿几只鞋干什么!

  想办法把她制住,活着离开这里才是当务之急啊!

  在没有见到鬼母之前,程宁心里还存在一丝侥幸。

  现在眼看就要被鬼母缠上了,程宁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把手里的杯子扔给小鬼头,拔腿就跑,边跑边在身上翻。

  翻了半天,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翻出来。

  都怪她出来的时候准备的不够充分,没有带黑发少年给她的纸符。身上虽然有一些暗器,可那些东西都是用来对付活人的。可从来没有用它对付过鬼魂啊。

  之前倒是看黄毛小子用中指血对付过一个诈尸的女鬼,可具体该怎么做,她也不知道。

  而且,她的血本来就跟别人的不一样,这个时候把血滴到鬼身上,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程宁胡思乱想的,也就跑出去十几步的距离,眼看着,鬼母那双惨白的手就要掐住她的脖子了。

  突然,她脑子开了窍了,灵光一闪。

  之前给黑发少年打电话的时候,他怕程宁遇到麻烦,教给她一个咒语。说那叫缚魂咒,只要对着鬼念出来,就能让鬼动弹不得!

  想到这里,她就开足了马力,又向前跑了几步。程宁毕竟是个职业的杀手,身体素质也是杠杠的,玩了命的跑,速度也不能小觑。虽然不能把鬼母落下多远,为自己争取一口气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向前跑了二十多米,她突然停住脚,转过头,对着鬼母就是一通念!

  怪只怪黑发少年教她的那句咒语太长了,等她念完,鬼母的长指甲,离她的脖子,只有五毫米的距离。

  程宁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停在面前的鬼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幸好她的脑子好,黑发少年只说了一遍,她就记住了。不然,今天真的要折在这了!

  她后怕的捂住自己的脖子,又往后挪了挪,心道,鬼都喜欢掐活人的脖子吗!

  在如此近的距离,程宁终于看清了鬼母的面容。

  在黑发遮挡下的,是一张二十多岁的姣好面容。瓜子脸上的鼻梁高挺,嘴唇小巧,圆形的眼睛配上弯弯的眉毛,俨然是个货真价实的美人。

  这么漂亮的脸蛋,不知道生前迷死了多少男人。

  红颜祸水,说不定她就是因为长的太漂亮才会被人害死。

  程宁叹息一声,在心里唾弃自己没用。

  这鬼母还没彻底解决,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