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男人间的矛盾
春茉拾壹2018-01-25 11:552,418

  郑肃一直置身事外的态度,让程墨觉得心凉。他听得出来,郑肃的潜台词是,程宁在Z国有了私生子,她一直在国外鬼混。而他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叔叔,早该在孩子成年的时候,就放开手。以后程宁无论过的好还是不好,只要是程宁的事情,他都不要再插手了。

  可程墨始终相信,程宁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不会做出那种让亲人伤心的事情。他不喜欢在他拼命否定一件事的时候,郑肃却在一旁已经肯定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他希望,他的爱人能站在他的角度,来考虑他的感受,而不是站在一旁说风凉话。

  程宁毕竟是郑肃的孩子,孩子他替郑肃养了,现在养大了,郑肃这个亲爹不领情不说,还打算不认账。

  养只小猫小狗还有感情呢,何况他养的是一个孩子!监护人的存在,虽然没有办法跟亲生父母比,可孩子养大了,就能彻底放手,任其自生自灭吗!

  更何况,程宁不是别人,她是二哥的孩子。从见到程宁的第一天,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身骨肉来抚养。

  程墨几乎用冰冷的眼神看了一眼郑肃,深吸口气才说:“这是我的家事,你这个外人没有立场发表意见。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程墨突然下了逐客令,让郑肃的怒火瞬间飙升。自从他进门,程墨就一直在讲电话,把他晾在一边不管不算,还一直替别人操心。

  现在就因为他说了一句话,程墨竟然要把他赶出去!

  相处这么多年,程墨的脾气一直很好,甚至一直在各方面都在迁就他。今天突然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让他一时无法接受。

  难道在程墨的心里,他连那个小丫头都不如!他是外人,那个小丫头才是自己人!?

  郑肃气急,冲到程墨面前,冷冷的看着他,捏紧了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与自己对视。“你说谁是外人!我对于你来说,只是个外人?”

  抿紧的嘴唇,和用力的手指,都显示出郑肃的情绪非常糟糕。

  程墨知道郑肃在生气,却没有像往常那样,马上示弱,柔声细气的认错。他转过头,摆脱了郑肃的手。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冷的。

  程墨听不惯郑肃说程宁的口气,虽然程宁不是他亲生的,可这么多年,他已经把程宁当成了亲生女儿。

  而郑肃作为那孩子的亲生父亲,就算他并不知情,也不该无情的以一个外人的口气,去评论那个孩子的一切。

  “程宁姓程,她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永远都是!”程墨没有再说郑肃是外人,这样的话。可这句话一说出口,也让郑肃彻底炸了毛。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连我这个只见过她两次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她看你的眼神不一样!”此时的郑肃,毫无一个君主该有的风范,他将因为愤怒,而颤抖的双手,藏进了裤子两侧的口袋里。

  嫉妒让他口不择言,几乎失去理智。自从他知道在程墨的身边,还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存在,他的心里就一直不舒服。

  而当他洞察到,那个女孩深爱着程墨的时候,一种危机感,慢慢的在他的心里蔓延。从那个时候开始,郑肃就一直想让这个女孩,从程墨的生活里,彻底消失。

  现在看到程墨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那个女孩的身上,那种斩草除根的念头,就更加坚定的立在他的心头。

  “我是她叔叔,是这个世界上,她最亲的人,她看我的眼神不一样,有什么不对!”程墨以一种自己的孩子自己能打,别人不能动一根汗毛的姿态,维护着程宁。他不能理解,郑肃对程宁那种,没来由的偏见。

  没有妈妈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吗!这根本就是混账才会有的逻辑!

  程墨在一贯强势的爱人面前,毫不示弱。不明白,郑肃为何容不下一个小丫头。

  “她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郑肃烦躁的在程墨面前踱步,程宁这个潜在的情敌,让他失了方寸。特别是,此时心爱的人,为了他以外的人着急上火,他的心里更加酸涩。

  程墨觉得郑肃的话越说越没谱了,冷冷的打断他。“够了!你也适可而止吧!她还只是个孩子,别用你那些世俗的眼光去看待她!我明天就去Z国!别再用那些无聊的借口找我!”程墨起身回了卧室,并将房门紧紧的关上了。

  郑肃被程墨的态度彻底激怒,最后一丝理智也在怒火下化为了灰烬。他对着紧闭的房门,冷冷的开口。“你也喜欢她吧!否则为什么她留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都不肯让我知道!你收养她,就是为了等她长大以后占有她!那个孩子,难道不是她为你生的吗!不然,你凭什么听到孩子的声音就这么着急!”

  程墨本不想理会郑肃,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番话来。他气的双手发抖,推开门,照着郑肃的脸就是一拳。

  郑肃被他打的坐进了沙发里,疼痛让他的理智瞬间恢复,此时他才知道,他究竟说出了多少伤人的话。

  程墨双眼通红,颓然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揪住头发,喃喃自语:“为什么你忘记了一切,却偏偏要让我记得!这不公平!”

  郑肃挨了打,并没有怨言,反而让他更加歉疚。他从没见过程墨这个样子,一时间慌了手脚。

  “对不起,是我口不择言!”

  他伸出手想把那个独自伤心的人抱在怀里,那人却把他当成了洪水猛兽一般,快速的闪开了。

  郑肃离开后,程墨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笔记本。翻开后,他抚摸着亲自画上去的男人头像,轻声说:“二哥,你别怪郑肃,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宁宁的。

  如你当初所说的一样,他已经不记得你了,更加不知道宁宁的存在。我永远不会告诉他,他还有一个女儿。”

  此时若有第二个人在场,便会发现,这个素描头像的脸,竟然有九分与程宁相似。

  程宁没想到一个小孩子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求了园长联系上保姆,就把她送回了家。

  本以为云淼肯定会在程月身边,可等到第二天,也没见到云淼的影子。

  早早起床,吃过早饭,程宁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以后,就去了昨天去过的那家私人会所。

  卡迈迪每天都会来这个地方消费,据说这个私人会所的老板就是他的情妇。

  程宁能利用的时间不多,所以要在最短的时间,做好让卡迈迪意外死亡的方案。

  好在程宁有很多兼职经验,想要在那里找到一份兼职的工作并不难。而且,球童并不是高难度的工作。

  只是,让程宁没想到的是,刚刚来到工作场地,就遇到了莫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