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妖巫的诅咒
春茉拾壹2018-01-25 11:582,806

  黑发少年终于不想再忍受黄毛小子的坏脾气,他冷冷的看向黄毛小子,低声呵斥:“够了!你在做的都是你本该做的,谁逼着你做了!你这气要撒到什么时候!她只是不知情,又不是故意的!”

  黄毛小子被人一吼,反而消停了,老老实实的缩在凳子上不说话。

  程宁听了黑发少年的话,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再也压不住了,她有些紧张的问:“你们俩到底什么意思?你们总说,我不知情,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我到底该知道什么?我的身份又是什么!”

  黑发少年和黄毛小子,相互对视了一眼,并没有回答程宁的话。

  黄毛小子转过头,瞥了站在一旁的两只鬼一眼,说:“话说完了,还不走!”黄毛小子似乎对鬼魂并没有什么好感,看着他们的眼神总是冷冷的。

  卡迈迪连忙点头称是,又对程宁说,以后有需要可以随时找他。

  黄毛小子一挥手,不等卡迈迪说完,已经在原地消失了。

  黑发少年这才指了指黄毛小子说:“他平时不是这样,最近几天干活太累,脾气有点不好,你别介意!”

  程宁看黄毛小子身上都是泥,还灰头土脸的,估计是在工地一类的地方工作,就问:“你们在哪上班?”

  黑发少年没什么顾及的说:“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工地上搬砖头!”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猜测,程宁闻言,还是有些意外。

  “我看你俩本事不小,为什么不找其他轻松点的工作?”

  黑发少年说,“我们俩擅长的东西在这用不上,又人生地不熟的,为了糊口,只能先在工地上找点活干。

  说起来,我们还没有正式向你介绍过自己!

  我叫离宫他叫吊月。

  其实,我们俩这次出来,是专门来找你的。”

  闻言,程宁更加惊讶!什么!这俩小子遭了这么多罪,竟然全是为了她!

  “找我?为什么?”程宁问,脸上是难以掩饰的震惊。

  找她,这两个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是来自家族的关怀,还是像雷亚一样出于对她的掌控!

  黑发少年像是会读心术似的,轻易的就看出了程宁的顾虑,连忙解释:“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你和我们拥有相同的血脉。是家族里的老人命令我们出来寻你的!”

  程宁提防的看着对方,凝眉,问:“你们怎么知道,想要找的人就是我!”

  黑发少年指了指自己的耳后,说:“因为我们在电视里看到了你耳后的东西,那是属于我们家族的标记。”

  程宁将头发撩起,指了指耳后淡红色的符文,问:“你说的是这个?”

  黑发少年点头,说:“没错!”

  程宁并不相信他的话,问:“你凭什么认为这东西就是属于家族的标记,而不是我的胎记!”

  黑发少年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买了个关子,问:“在你看来,我们像是什么人?”

  程宁想都没想,指了指黄毛小子说:“他对付鬼倒是有一套,我看你们倒像是道士!捉鬼大师一类的人!”

  黑发少年点头,说:“没错!我们的确拥有一些特殊的能力!其实,你也有!只不过,你的能力被你耳后的符文限制住了。而且,你自小没有接受过训练。所以,你现在跟普通人没有区别。”

  程宁半信半疑,摸着耳后的印记说:“你是说,我耳后的东西,并不是胎记,而是符文!”

  黑发少年点了点头。

  程宁心情一下就不好了!

  天知道,她为了遮住耳后的这块鬼东西,连头发都不敢扎起来,每天披散着头发,只是为了盖住它,不被别人看到。

  “你应该能把这该死的东西去掉吧!现在你们已经找到我了,这标记也没有用了,你现在帮我把它弄下去!”程宁有些激动,想让黑发少年帮她去掉符文。

  程宁满怀期待,黑发少年却摇头,说:“我没有这个能力!”

  程宁长叹一声,放下了被她撩起的头发,说:“算了,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你们找我,有什么目的?只是为了让我回去认祖归宗?”

  黑发少年犹豫片刻,说:“有这方面的原因!”

  “那就是说,还有其他原因咯!”

  “我们希望,你能跟我们回去一趟,到了那,你可以得到所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黑发少年的话说完,没有人再继续说话,接下来的是长久的沉默。

  程宁一直以为,她的生命中,除了已经故去的爸爸,就只剩下她和叔叔,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女儿。

  她从来没有奢望过谁,能来发现她,找到她。给她更多来自家人的温暖和关怀。

  现在,有人找到她,并且让她回到家族的怀抱。

  但是,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不想打破自己生活的这种平静。不想再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给自己的生命,增加另外一个变数。

  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黄毛小子突然起身,朝程宁走来,托起她的手腕,探了探脉。

  又走到一旁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对她说:“你身上的毒,不能再拖了!”

  程宁接了水杯问:“这毒能解吗?”

  黄毛小子摇头,道:“这是由诅咒产生的,妖巫的诅咒永远都无法真正的破解。”

  程宁低下头,继续沉默,看来这次她真的无药可救了。

  黑发少年在一旁接话,说:“这毒,虽然不能完全除去,好在我们有办法可以压制。”

  程宁闻言,眼前一亮,听黑发少年继续说下去。

  “我以为,你体内的毒,只要这个手链便足够压制,所以才让你把手链一直戴在身上。现在看来,不得不用另外的法子!”

  黑发少年说话的时候,黄毛小子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为程宁解毒了。

  他从黑色手链上摘下一片黑色圆片,放进程宁的水杯里。又引燃了一张黄符纸,丢进水杯中。

  黄符纸在水中一直燃烧,直到烧成灰烬。与黄符纸一同变成灰烬的,还有那一片黑色圆片。

  程宁看着水杯中变成黑色的液体,迟疑的问:“喝掉?”

  黄毛小子难得语气平静的说:“我们这次出来的匆忙,带出来的东西很少。原本也做了很多准备,却没想到你会有A国血统。

  家里有一种叫做女美娇的树藤,可以缓解你的症状,可惜我们没有带出来。

  原本这手链是轻易不能损坏的,可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

  程宁半信半疑的喝了一口,发现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喝,便闭上眼睛把剩下的灰烬也全倒进了嘴里。

  黑发少年又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大概是怕她喝了纸灰,觉得难受。

  程宁连忙接了水杯,喝了一口,说:“谢谢!以后我是不是得避开那个人?再跟他接触的话,这个也会失效吧?”

  黑发少年摇头,道:“这个不好说,不过,你最好不要过多的跟那个人接触。我们俩毕竟不能一直跟在你身边,如果这次的药也失效了,恰好那时我们又不能及时赶到,到时候恐怕你的处境就不妙了。”

  程宁点了点头,说:“我知道!”

  黄毛小子看了看程宁,犹豫了一会,说:“不如,你抽出点时间跟我们俩回去一趟,我们俩不能办到的事,家里的长辈也许可以!也省的你总是担惊受怕的。”

  “最近不行!你们俩应该对我的事情有一些了解,我是个身不由己的人,我的时间不是我自己的!”程宁苦笑,摇了摇头。

  黄毛小子说:“我们只知道你是医学院的学生,最近刚刚跟你的监护人结婚。其他的知道的并不多!你说你身不由己,是什么意思?我看你这学上的很容易啊,随便什么时候请假都可以。”两个大男孩互相看了一眼,都对程宁的话不能理解,便都看向了程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