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补办婚礼
春茉拾壹2018-01-25 11:473,548

  秘书长严毅刚刚打开房门,就感受到了房间里过低的气压,每次来到郑肃身边,都让他莫铭的紧张。

  而这种久违的压迫感让严毅的身体崩的更紧,似乎到了再紧一点就会坏掉的边缘。

  郑肃没有心情去关照下属的情绪,把面前的几页纸往前推了推。

  问:“这是怎么回事!?”

  严毅看着郑肃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眼神,心里就是一颤。

  利落的拿起推过来的东西匆匆看过,又快速的放下。

  严毅迅速的在心里斟酌一番,说:“您出国访问的第二天,检察机关接到举报,程医生作为同性恋嫌疑人被审查羁押。

  程医生的案子于昨天上午进行了审理,因为证实程医生是已婚人士,所以已经当庭释放。”

  寥寥数语便将整件事说的足够清楚,可当事人所经历的,又岂能是这几句话就能说的明白。

  郑肃感同身受,才更加自责。

  郑肃调整了一下情绪,将口气尽量放的平缓,说:“既然证实程医生是已婚人士,检察机关事先该查清楚再抓人!程医生为我服务了好几年了,这件事对他多少有些负面影响!也会间接影响到王室的声誉!”

  严毅对郑肃的话深以为然,他立即接住了郑肃抛过来的话头,“如果您是为程医生的名誉担心,请您不必太过焦虑了。媒体对程医生的事情做了报道,都是正面的,多少也会消除掉一些负面影响。况且这种,本就是查而不实的事情,以后都会被大家淡忘的。”

  郑肃满腔愤怒的把人叫到面前,突然发现,他竟然没有立场来维护,那个放在心尖上的人,心中的挫败感更胜。

  程墨的身份不过是郑肃的私人医生,就算维护也要点到为止,否则只会为程墨招来更多的麻烦。

  他离开之前没有交代过任何人要对程墨特别照顾,现在就算有人想要拿程墨开刀,他除了对那个幕后黑手更加恨上几分,却不能把这份愤怒加在无辜人的身上。

  所以此时,郑肃有种挥出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他打发走了严毅,放开电视机,特意找到了与程墨相关的新闻。

  几天不见而已,程墨竟然从一个单身贵族变成了已婚人士,这让郑肃有些不习惯。

  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件事。就算是为了把程墨从同性恋的嫌疑中拉出来,才用了已婚这个点子。郑肃的心里,仍然非常不痛快。

  本属于他自己一个人独有的东西,现在竟然有别人觊觎,并且可能已经被瓜分掉了一块,就像他的心脏被人挖掉了一块那么难受。

  那个充当他妻子的大胆的女人,到底是谁!

  电视机中正在播放的新闻,回答了他的这个疑问。

  她叫程宁,她说程墨是她的监护人,虽然已经在Z国注册结婚,因为她一直在求学,为了保护她,所以一直未公开他们结婚的消息。

  如果郑肃不是一早就认识程墨,而且对程墨的事情了如指掌,真的会相信这个女孩的这套说辞!

  这个女孩他似乎从未见过,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在程宁离开以后,程墨把老陈叫进书房,疲倦的坐在椅子上,缓缓的开口。

  “陈叔,你该知道,我不想让阿宁掺和到那些肮脏的事情里。”

  “先生,我明白您心疼那孩子。可是我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我找不到任何人帮忙,以往认识的那些人都把我拒之门外。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送进监狱。”陈管家口气中满是无奈,程墨是他看着长大的,照顾了程墨这么多年,他早已经把程墨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程墨被抓走,他自然非常心疼。

  “她今天带进法院的那些东西是哪来的?”

  “小姐回来以后就一直在外面奔走,也许是拖了什么人弄到的。哦对了,在她回来的那天,有人送来了一封信,信里是用来举报您的照片。

  也许小姐手里的那些东西,是送照片的人给的。”

  “是什么人,知道吗?”

  “小姐没有提,送东西来的是个孩子。那个人做事应该很谨慎。”

  程墨陷入沉默,老陈顿了顿,问,“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举报您。要不要找人去查查。”

  程墨闭着眼睛,似乎累极了。“不必了。”

  这么着急对他动手,就是为了在郑肃不在的期间迅速的除掉他。那些人既然敢这么做,自然也承担的起后果。

  那个高高在上的郑肃,尚且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他又能耐他们何呢!

  程墨的心中升起一丝悲凉,通往郑肃的这条路,他一直走的很累。

  回家途中的程宁,心情一直没有平复。自从加入雷亚做了一名职业杀手,折在她手里的人命两只手已经数不过来了。无论是贫民还是贵族她都杀过,以前从未手软过,可是这次,她竟然心软了。

  是什么阻碍了她杀死郑肃的决心!明明在未见他之前,她还恨不得一枪爆了他的头!

  难道是因为叔叔对那个男人的爱?不会!

  叔叔对他的爱,只能让自己更加恨他!

  她可从来不相信真龙天子的说法,人都是一样的,只是因为成长环境不同,修养不同,自身体现出的气质便会不同而已。

  所以更加不可能是因为,郑肃是一国之主,能够震慑到她想杀死一个人的决心!

  就当作郑肃是命不该绝好了!

  得出最后这个想法,程宁推开了家门。

  程墨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眼睛眨也不眨的定在她的身上,似乎已经等她很久了。

  她毕竟是去刺杀人家的心上人,虽然最后没有杀成,可心里还是没来由的心虚。

  “叔叔,你怎么还没睡?”

  “女孩子这么晚出门不安全,以后要早点回来!”程墨的脸像往常一样,没什么表情,连口气也是淡淡的。

  相处了这么多年,程宁知道,叔叔的性格一向都是沉默寡言,一向惜字如金。今天特意坐在沙发上等她,估计是想找她谈谈。可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向叔叔解释这一切。所以她的第一个选择,就是逃避。

  “叔叔,这几天你一定没休息好,快去休息吧。我以后一定在太阳没下山之前就回来!”

  程墨难得的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长大了!有些时候就算是我,也未必能及的上你!”

  程墨的话里有话,程宁则是能躲就躲。

  立刻说了一句晚安,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可不想刚刚回到家,就费心思编一个谎言欺骗叔叔。

  这种此地无银的做法,虽然会加重程墨对她的怀疑,不过躲开程墨探究的视线,的确让她轻松了不少。

  但,他们 始终住在同一个房子里,就算躲,又能躲得了多久。

  这种躲藏的游戏,玩到第四天,程墨就亲自出面,把她逮住了。

  “躲够了吗!”程墨坐在医院小花园的长椅上,看着挽着一个女孩的手,说笑着朝他这边走过来的程宁淡淡的说。

  程宁对着同伴吐了吐舌头,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朋友则推了她一把,自己转身离开了。

  “幸好你这几天都赖在林娇身边,否则,我还要多花一些时间才能找到你!”

  “叔叔说的真难听,我又不是癞皮狗,怎么能说我是赖在医院。我也是学医的,提前到医院里实习一下而已。”

  程宁坐在程墨的身边,抱住他一侧的胳膊。

  “叔叔来医院是准备结束休假,还是专门来找我的?”

  “只是想试着碰碰运气而已,毕竟你出国这么多年,其他朋友还在联系的也不多,最要好的朋友只有林娇罢了。”程墨看着程宁,眼神很温柔。

  “听你的口气,我的处境还真是凄凉!”程宁假装不高兴的样子,看向树梢。

  程墨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搓着食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程宁知道叔叔心里有事,只要他想事情的时候,就会做搓食指这个动作。既然叔叔说不出口,就由她来说好了。“我这几天在医院听到很多议论的声音,对我在采访时的说辞褒贬不一,有人认为,我不是您看中的最理想的伴侣。所以,叔叔您还欠我一场婚礼!鉴于结婚证是我一个人出力办好的,婚礼就由您来操办好了!”

  程墨搓手指的动作一滞,眼睛迅速看向程宁。他想要说,但却一直没能说出口的,便是补办婚礼这件事。没想到,程宁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并对他提了出来。

  程宁故意对他的惊讶视而不见,继续说:“只有这场迟来的婚礼,才能彻底堵住那些造谣者的嘴。”

  剩下的半句话,程宁没有说出口。她可不想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到最后还要前功尽弃,看着叔叔再次锒铛入狱。

  “都是我太自私了!”程墨颓然的低下头,用双手掩住了脸。在这个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女孩面前,他觉得羞愧。明明是他自己惹下的祸端,却要让一个孩子为他善后。

  这是在程宁的生命中,见到为数不多的几次,叔叔这样大的情绪波动。

  程宁被吓了一跳,反而笑了起来。

  “我看,我当初应该学心理学,叔叔您这是受了多大的刺激啊!情绪这么激动干嘛!”说着程宁突然降低了声音,说:“我们都知道,这都不是真的!您不用觉得亏欠我什么。而且,我的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所以,叔叔还是抓紧时间准备婚礼吧!”

  此时,程墨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因为觉得在小辈面前失态,始终太过难为情,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干涩,“我今早接到王教授打来的电话,他让你尽快返校把论文交给他!”

  程宁心想,论文倒是不着急交,她离开的时间久了,她家的小不点肯定要着急的。虽然已经把孩子送进了可以寄宿的幼儿园,而且有保姆照顾,可保姆毕竟比不上亲人,能让孩子觉得安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