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夜会情敌
春茉拾壹2018-01-25 11:463,007

  刚刚下了飞机,住进A国五星级酒店的莫铭,坐在电视机前,看到女孩满面笑容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说着我是他的妻子时。

  一双墨黑色的眸子变得深邃,冰冷。

  那个醉酒迷路的小猫,竟然是程墨的女人。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而在一处简陋的出租屋里,一个边看电视边吃便当的黄毛小子,扯着一旁的黑发少年嚷嚷着:“是她!你看她的脖子!”

  黑发少年正在低头数着一把零钱,被他一扯,心烦的皱紧眉头:“你又发什么疯啊!”他匆匆的抬头看了一眼,见是一个美女,不屑的说:“你没听人家说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吗!人家现在是有夫之妇,就算是单身,就凭你,也别想了!”

  黄毛小子急了,指着电视说:“这个女孩的身上有符文!就在她耳后三寸!你仔细看看!”

  闻言,黑发少年顾不得继续数钱,马上把视线定格在电视机中女孩的身上。

  “我叫程宁,程墨先生是我的监护人。我们之所以没有公开结婚的消息,是因为他想保护我……”

  女孩的头发散在脑后,原本是将耳后盖住的,只是在风吹动头发时,能隐约看到她耳后有一串淡红色的奇怪符号。

  普通人看到,也只能以为这是纹身,只有真正认识这东西的人才知道,她耳后的这一串奇怪的符号,其实是一种符文。

  看清了女孩耳后的符文,黑发少年眼前一亮。

  “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看样子她应该挺有钱,这回咱俩不用天天去工地搬砖,有了她这个长期饭票,还不吃什么有什么!”黑发少年有些兴奋的说。

  黄毛小子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说:“看你那点出息!就知道吃!想让她做咱们的长期饭票,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更何况长老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咱们得尽快把她带回蒙山!她现在是有夫之妇,让她离开那个男人,估计要麻烦一些!”

  黑发少年的脸上却带着自信的笑容,说:“有夫之妇又怎么了,又不是让她在蒙山呆一辈子。是人都有好奇心,我就不信她就能例外!只要咱们把一身本事展示给她看,我相信她肯定会动心的!”

  黄毛小子对他嗤之以鼻,讽刺说:“一身本事!你除了能吃能喝还有什么本事!”

  吃过晚饭,程宁借口有事,让程墨好好休息,她则踏着夜色,潜入了国王郑肃的王宫。

  经过此次离别,程宁更加珍惜与程墨相处的时间。如果可以,她当然想时时陪在程墨身边,可是她绝不能允许别人伤害她所爱的东西。如果程墨所遭受的这一切,都是郑肃授意的,他是国王又如何,就算他是天上的大罗金仙,她也要把他从神坛上拉下来。

  第一次踏入王宫,她带着嗜血的冲动。避开巡逻的特警,从窗口跃进了二楼的房间。

  五分钟后,程宁终于找到了她所寻找的目标。

  男人背对着门口,看着窗外,不知是在欣赏风景,还是在出神。

  当男人察觉到危险回过头时,对上的是黑洞洞的枪口。

  “国王陛下似乎悠闲的有些过头了!”程宁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率先开口,握紧手中的枪,压制着想要将对面的男人一枪爆头的冲动。他是一国之君,可是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始乱终弃的小人。

  郑肃抬头,越过枪口是一张白色的人脸面具,除了一对小而玲珑的耳朵,未被遮住的只有一双深邃的眸子。

  眼波微动,亮过夜空中闪动的星斗,此时正落在了郑肃的身上,锁定她的猎物。

  传入耳中的声音沙哑,听不出究竟是男是女,显然是变声器的效果。

  虽利用变声器改变了声音,让人无法听出她的性别。可那纤细的身材和脑后的马尾,已明确的告诉对方,她是个女人。

  “看来我的护卫长该换人了,阁下深夜造访,所为何事?”男人的眼神毫不避讳的传达着他对女人的探究。

  程宁把法院的传票和判决书、举报信一并抛到郑肃面前,冷冷的说:“你以为我程家当真没人了吗!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亏你还是这个国家的领袖!让他入狱,别以为你可以置身世外!”

  程宁的咄咄逼人,并没有被郑肃放在心上。

  程宁自报家门,却让郑肃心生疑惑。

  打开摊在面前的几张纸,上面所属的名字,都是程墨的,有传票、有判决书,还有一封没有署名的举报信。

  男人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惊涛骇浪。不过是出国访问的几天时间,有人竟然把主意打到了程墨的身上。

  在A国,同性之间的相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因为A国的法律是不允许同性恋的存在的。

  他和程墨之间的事,早知道瞒不了多久,他也没想瞒。可那些整日里盯着他一举一动的“国之栋梁”却不能容忍,程墨这样的人,留在他的身边。他前脚刚刚离开A国,他们马上就对程墨出手了。

  身为国王又如何,连放在心尖上的爱人都保护不了,何其悲哀。

  “这不是我的意思,不过我的确也有责任。”郑肃抬头,看着枪口后面的眼睛,口气中带了三分诚恳。

  若不是男人握着那几张纸的手,指节泛白,程宁几乎可以忽略掉他语气中的的那几分诚恳。

  “跟你无关又如何,这件事发生之时,就足以证明了你的无能!身为一国之主又如何,连自己床上的人都无力保护,不死也没用!”

  得知这几天发生在程墨身上的事情,郑肃心中虽然又惊又怒,面上却一点也没显露出来,再次抬起的眸子平静无波,看不出一丝情绪的波澜。

  这几天他一直心神不宁,因为事物繁忙,无暇分身,心里挂念着心爱的人,却几次都打不通电话。本以为他是在生自己的气,现在看来,他不接电话的原因,是他遇到了麻烦。

  而面前的这个不速之客,却认为他就是那个制造麻烦的始作俑者。

  “难得程家还记得程墨这个弃子,早些年也不见有人来寻,如今又突然冒出来献殷勤,莫不是程家已经没落至此,需要一个弃子扭转局面!”郑肃淡淡的开口,并不透露一丝情绪,既然是来找麻烦的,他至少也要做一些还击,才算的上是礼尚往来!

  “你是一国之主又如何,程家再不堪,程家人也轮不到你随意欺凌!你以为把人绑在你的床上,凭着你在他心里有一席之地,你就可以对他为所欲为了!或许你的技术不错,能体贴的熟知他身上所有敏感点。可他的心呢?

  哦,或许你根本就不稀罕知道吧。毕竟一直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都是你!”程宁看着郑肃,口中的话语冷如寒冬的冰刃,直插郑肃的心脏。

  没错,郑肃一直觉得他对程墨非常了解,了解到他不必找人调查程墨的背景。他们相识于少年,程墨所经历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只是年少时的程墨在郑肃的眼里不过一个可有可无的朋友,被家族抛弃,只靠着母亲死后分得的几万块遗产,过了几年清贫的日子。

  多年后再见时,他成了A国的王,他成了A国最有名的外科医生。

  穿着白大褂的程墨毫无当年青涩的影子,成功男人成熟的魅力,反而增添了他的妩媚,让郑肃一见倾心。

  压下汹涌而来的回忆,郑肃不怒反笑道,“所谓的程家人如果真的那么关心程墨,这种子虚乌有的举报根本就不会发生!”

  郑肃的笑容成功的激怒了程宁,她努力压住怒火,冷哼一声说:“明明自己是狐狸,还怪别人身上骚。我只问你一句,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授意的!”

  “不是!”

  郑肃果断的回答,和坚定的口气,让程宁很满意。

  本以为这次来要见点血,可是在得到肯定的答案以后,她竟然心软了。

  程宁收起枪口,冷冷的说:“我相信身为一国之君的你,不会骗我。如果刚刚得到的答案不是我想要的,我会开枪。”

  走到门口顿了顿,程宁回头看着郑肃抛下一句:“如果你无力保护他,就趁早放手。如果你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我能来一次,也能来第二次、第三次!”

  看着再次紧闭的房门,郑肃的怒火再也无法压制,他生气,并非因为这个不速之客,而是因为,有人让他的心肝宝贝受了委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