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梦里的爸爸
春茉拾壹2018-01-25 11:493,134

  砰!砰!砰!

  一个短发男人举枪朝对面三个点射后,低垂枪口,拉住身边的少年,跳进一辆汽艇里。

  少年脸色苍白,显然吓得不轻,好在理智还在,看了一眼男人沾满鲜血的外衣,手脚麻利的发动汽艇,快速朝远处的水面开了过去。

  “二哥,你怎么样?前面就有接应的人,你挺住!”

  男人忍着疼,咬紧牙关,疼痛让他几乎丧失了所有力气,只能靠在汽艇里,大口呼吸。

  “小墨,以后别再任性了,下次,我恐怕就不能出现的这么及时了。”

  少年眼里含着泪,重重的点头。“二哥,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什么也不要了,程家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

  男人伸手探进上衣口袋摸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模样很俊俏也乖巧,脸上的轮廓与他有九分相似。

  “这是我的女儿,宁宁!她一出生就被我送进了福利院,现在已经六岁了。”

  少年抹了一把眼泪,有些吃惊的看向男人,忍住心头的酸涩,问:“二哥什么时候结的婚?孩子都这么大了!嫂子呢?”

  “你哪来的嫂子!他是我生的!”说着,男人又从口袋里摸出第二张照片,“这是孩子的父亲!”

  少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看了一眼照片,脸色更白了。男人透露给他的信息太多了,一时间,他有些消化不了。他知道二哥有喜欢的人,却不知道,他竟然为那个男人生了孩子。

  男人看着照片上的女孩,脸上是满满的幸福和怀念。“你回去以后把宁宁从福利院里接出来,她从小就受尽了苦头,你以后替我好好照顾她!”

  闻言,少年心头咯噔一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二哥,孩子在亲生父母身边才是最幸福的,你自己的责任得自己担着!别指望我!你知道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臭小子你也该学着长大了,你看到了,我的血已经染红了整个油艇,就算油艇的速度够快,也已经来不及了!”

  少年腾出一只手,握住了男人的手,声音哽咽,却强迫自己脸上硬挤出笑容,“二哥,你别说傻话了!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有九条命吗!我安排的人就在前面,你一定要坚持住。”

  男人与少年的距离,一直都是触手可及的,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可即便是触手可及的距离,因为心并未在同一个方向,便显得遥远的无法触摸。

  男人虚弱的摇头,想挣脱少年的手。

  “我的血是不祥的东西,我不想你脏了自己的手!”

  看到男人越来越虚弱的样子,少年急了,大吼着:“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就算你是毒药,让我即刻便死,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少年的声音降低,有些哽咽的说:“是我自不量力,连累了你!”

  男人摇了摇头,“就算今天不救你,我也逃不掉的!你以为光凭程祖明一个人能请的起这么多杀手!他们可都是雷亚最出色的杀手!那些人有一多半是冲着我来的!”

  “他们为什么一定要你死!你不过是个小保镖!”少年无力的垂着头,泪水怎么也止不住的掉下来。

  “A国是不允许同性恋存在的,更不允许王子是个同性恋。他可是未来的国王!我触犯了那些掌权者的底线,他们是不允许我的存在的。”

  男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几乎要昏迷过去。

  “二哥,你不该来A国的!你若不来,现在一定过的比现在好!可你若不来A国,我又怎么能遇见你,如果没有遇见你,也不可能喜欢你这么多年。”

  少年拾起已经昏迷过去的男人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轻声唤着二哥。只有在男人昏迷以后,他才敢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

  突然,男人的头发变长,胸部隆起,身体也变的纤细。

  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瞪大了眼睛,再去看二哥的脸,虽然和之前没有太大的变化,可这分明就是一张女人的脸!

  原来二哥竟然是个女人!这个信息量对于少年来说太大了,比之前听到男人说他生过一个女儿还要让他吃惊。

  十几秒钟后,女人的样子消失了,男人又恢复了他原本的样子。

  男人醒来,看到少年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笑着问:“怎么?被我临死前的样子吓到了?”

  “不……不是!刚才……二哥变成了女人!”少年的眼睛一直盯着男人,既想从男人那里得到确切的答案,又有些不忍心揭穿男人隐藏了多年的秘密。

  “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我是不是该杀人灭口!”男人强撑着一口气,半开玩笑的说。

  “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能生下孩子呢!我再次变身,说明我就快要死了!”男人知道自己的大限已到,反手握住少年抓着他的手,说:“程墨,答应我,帮我照顾宁宁,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以后让孩子跟你的姓!你做她的监护人!”

  “二哥不想让宁宁回到她父亲的身边吗?”少年放下心里的包袱,索性将男人抱在怀里,这是他第一次抱着他,却也是最后一次了。

  “他保护不了那个孩子,如果那些幕后大佬知道他还有这么个孩子,那他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毕竟,那些人并不情愿扶一个同性恋的君主上位,这个孩子只会是他的催命符。而且,他不会愿意知道这个女儿的存在。”

  男人艰难的喘了口气,继续说:“有件事,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二哥,你说!”少年强压住心中的悲怆,紧了紧抱着男人的手臂。

  “待你完成在国外的学业之后,设法留在他的身边,保护他!”

  少年闻言苦笑,“二哥,你太高估我了!我连自己都保全不了,你却还指望我去保护他!”

  “我的祖先给了我特殊的能力,可以让我雌雄同体。但是正因为我并不属于这里,所以在我死后,与我有牵绊的他,便会将我彻底忘记。你留在他的身边,取代我!”

  “二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你明明知道……”

  “明明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可我还让你去做这样的事,的确很残忍!”男人沾满鲜血的手,磨蹭着少年的面颊,继续说:“可我若不把你放在他的身边,对别人又不知根知底,又怎么放心的下你们。你放心,他会是个好爱人。只有你们在一起,我才能放心的离开。”

  两行清泪滑过面颊,原来二哥一直知道他的心思,这就足够了。少年艰难的点了点头,哽咽着说:“我会尽力去试着爱上他,就像爱你一样。”

  “把这个交给宁宁,告诉她,这是回家的钥匙,千万别丢了。”男人把一个紫色水晶塞进少年的手中,还未等少年握紧水晶,男人的手已经重重的摔在身边。

  微笑凝固在男人的脸上,已经彻底失去了呼吸,身体也瞬间失去了温度。

  “二哥!”少年将头紧紧的贴进男人的怀里,放声痛哭。

  蓦地,少年觉得怀里一空,张开双眼时,原本在怀里的男人,已经化为点点星辉,飘散开去。

  “你究竟要对我到何种残忍的境地,离开了我,竟然连身体都不愿意留给我!”少年朝着远空咆哮,颓然坐在游艇里。可能正如二哥所说的,他真的不属于这个世界。

  冷风从海面升起,似乎抽走了少年魂魄中最后的一缕生机。

  程宁满头大汗的从梦中惊醒,不知刚刚所看到的是梦境还是幻觉。

  叔叔目送着她的爸爸远去,而那个一直被她称为爸爸的人,其实是她的妈妈!这未免有些太匪夷所思了!

  现在细想,其实程宁对于爸爸的记忆并不算多,她只记得五岁那年出现过的爸爸。

  爸爸的怀抱很温暖,但是那份温暖对于年幼的程宁来说,太短暂了。

  爸爸总是来去匆匆,虽然会给她留下一些钱,给她买好看的衣服,好玩的玩具。可她更希望爸爸能把她带走,带她离开那个冰冷冷的福利院。

  直到现在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忍心将自己亲生骨肉,留在福利院那么冰冷的地方。

  她从枕头下面摸出佩戴多年的紫色水晶,放在掌心细细的看。

  这块水晶她看了很多年,除了上面那些凹凸不平的小坑,别的也看不出什么。

  这么个小东西,圆滚滚的,不过一元硬币大小。得是多奇怪的锁,才能用这个来开。

  转念再一想,不过是个梦罢了,又怎么能当真。当初叔叔将紫水晶交给她的时候,也只是说这是她爸爸的遗物,要她好生保管,别的也没有多说。

  可能这东西只是老爸当年收集的奇怪东西,看上去似乎也不值钱,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