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古老的诅咒
春茉拾壹2018-01-25 11:472,927

  “以前每次回国都恨不得变成一棵树,长在你们家不出来,这几天是怎么了,有事没事总往我这跑!

  这么久没回来,不想他?”林娇对这个大清早就来她办公室报道的闺蜜,有些无奈。每次看到她来,都想把人扫地出门,可这个人的脸皮比城墙还要厚,无论她怎么赶,人家就是不走。

  “想有什么用,他始终不是我的私人物品,他只是我的监护人,只能是我叔叔,永远不可能变成我老公。

  因为我是个女人,不是男人,就算用强也没办法。

  再说,我出来就是为了躲他!”程宁将后背靠在墙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酸的难受。这几天程宁总是时不时的头晕,今天好像更加严重了,她只好靠在墙上,勉强支撑。

  “躲他?真是稀罕!这都躲了几天了,还没躲够呢!他不是都在筹备婚礼了吗,你还是怕他问你关于结婚证的事?”

  “我能凭一己之力把他的嫌疑洗干净,他肯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不过我也不怕他问,只是不想看他总是一脸歉疚的样子。好像在结婚这件事上,我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这件事本来跟你就没什么关系,是你自己强出头!”林娇白了程宁一眼,为她的付出觉得不值。

  “你知道他在我心里的位置,我不怕付出,只怕什么也做不了。”

  林娇看着闪着的泪光的程宁,叹了口气。闺蜜的心思,她最了解。这些年看着程宁一直在为程墨默默的付出,虽然一直不求回报。可每天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却不能对他说出自己的心思,又要极力隐忍心中的情感,怎么会好受。

  “天下何处无芳草,你这又是何必!”

  林娇的话音未落,程宁突然眼前一黑,踉跄了一下,坐在了地上。

  “宁宁!你怎么了!”

  林娇踹开桌子过来扶她,见她还清醒,才松了口气。“魂都要被你吓掉了!”

  “我感觉不太好!”程宁脸色苍白,脑门上全是虚汗,抓着林娇的手只能用上三分力气。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哪里不舒服?”林娇边问边给程宁做着检查。

  “头晕,恶心,出虚汗,还用不上力。”程宁缓了一会,不那么难受了才开口说话。

  之后,林娇带着程宁做了一些列检查,结果是一切正常。

  折腾了半天,却一点结果也没有,两个人坐在林娇的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

  程宁觉得胸口闷的厉害,身上似乎有很多虫子在啃噬,正打算告辞。

  林娇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程宁问她怎么了。

  林娇非常严肃的指着程宁问,“说吧,那个男人是谁!”

  “什么男人?”

  “当然是把你变成这样的男人了!”

  “我只是有点不舒服,跟男人有什么关系?”

  程宁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林娇,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提起男人。

  林娇见好友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又换了一个比较好理解的问题。“你该知道,咱们国家不允许同性恋存在的真正用意吧?”,

  程宁想了想迟疑的开口,“难道不是因为歧视同性恋,由于道德上的考虑,才不允许同性恋的存在吗?”

  “什么?你竟然不知道?”林娇惊的差点从地上跳起来,又气的差点跌下椅子。

  “程墨竟然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教过你!他这个监护人是怎么当的!”

  对于林娇的情绪失控,程宁此时非常无奈。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提起男人,而此时又去指责程墨。

  两个人一直聊到午饭时间,程宁才终于搞明白,林娇所谓的重要事,究竟是什么。

  这件事还要从一个流传了很久的故事说起。

  据说在很久以前,一个靠打柴为生的年轻人在山中巧遇一妙龄女子,女子眉目如画,气质脱俗,男子对她一见钟情。苦求女子留在他身边,并发誓此生只爱女子一人。

  女子被男子的诚意打动,同意留在男子身边。与男子成亲后一直生活美满,而且第二年还生了个可爱的宝宝。

  可没想到那个男人竟是个风流情种,在妻子怀孕期间,他竟然与村落里一位年轻女孩私会。

  那女子一早就发觉了男子背叛的行为,但还是忍耐着,直到孩子降世。

  女子留下孩子愤然离去,离开之前对男子说,希望他能与心爱之人白头偕老,不离不弃。

  女子并没有过多的纠缠,离去也没有带走孩子。男子虽然心中愧疚,却是松了口气。而女子说的那句话不过是句祝福的话,他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自从女子离去以后,这个小村子便开始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

  那些经历过人事的男女,身体似乎被做了标记一般,只有同第一个与自己发生过关系的人在一起,身体和心理才能得到满足。

  而且,两人距离的越远,分开的时间越久,对身体的影响就会越大。

  起初只是欲望难平,最后就会癫狂至死。

  只有两人中的其中一个死去,另外一个人才会得到解脱。

  或者,在女子生产时,其中一方与别人发生关系,两人间的关系才会彻底解除。

  而夫妻双方一直在一起,并对彼此忠诚,便不会受到影响。

  这时,村落里的人才知道,那个女子离开之前说的那句话,并非只是单纯的祝福,那其实是一个诅咒。是对整个村落的诅咒,是对这个善于背叛的族群的诅咒。

  这种诅咒深入血脉,无论过了多少年,诅咒始终都会跟随着这个族群。无论繁衍了多少代,每个人都逃不过被诅咒折磨的命运。

  因为同性之间不可能有孩子,无法终结身体上的契约。一旦一方变心,另外一方就会饱受折磨,以前因此而自杀的人不计其数。

  出于对那些人的保护,所以A国从很久以前就禁止同性恋的存在。

  滥交,早恋这种事在其他国家早已泛滥,但是在A国却很少见。

  大家都知道,这个流传了多年的故事,其中的深意,所以在选择另一半的时候都非常谨慎。

  程宁听过那个流传了很久的故事,但是却并不了解那个故事中的深意。

  如果早知道这一点,她肯定不会那么冲动,至少不会把自己喝的人事不知,酒后乱性!

  现在想想,她只知道那个男人似乎是个鸭子,叫什么,住在哪,都一无所知。想在短时间内找到人,也不可能!

  走进家门,程宁的脑子里还回荡着林娇的叮嘱。从跟那个男人分开的那天算起,半个月内必须找到那个男人。实在找不到,也要与其他男人发生关系,这样可以缓解身体对异性的渴望。

  接下来的几天程宁深切的体会到,那个远古的诅咒比最烈性的毒药还要可怕。

  夜里噩梦连连,白天精神恍惚,更可怕的是,见到男人就想扑倒。

  要不是程宁自制力好,不知道要扑倒多少男人了。

  而让程宁最害怕的是,一旦她的精神不受控制,第一个要被她扑倒的人,必定会是程墨。这个结果,是她不敢想象的。

  所以,这几天,程宁不敢在家里住。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环境还可以的宾馆。

  程宁在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受过伤,可每一次受伤,都没有这一次来的难以忍受。

  她已经回国十天了,还有五天的时间,可以去把那个男人找出来。

  可她拿不定主意,找到那个人以后,是嫁给他,还是杀了他。

  嫁给他,程宁觉得有些委屈了自己。可若是杀了他,那个男人又有些太无辜。

  真的要给那个家伙生个孩子,然后在生孩子的时候,让他出轨?

  给一个陌生人生孩子,程宁想想都觉得恶心。

  生孩子什么的,对于程宁来说,还很遥远,此刻,最迫切的,便是找到那个男人。

  若是找不到那个人,她恐怕只能等死了。

  程宁走在路上,胡思乱想着。

  一双细白的手突然从路旁伸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

  “小姐,您没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