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男孩的手链
春茉拾壹2018-01-25 11:482,340

  程宁从胡思乱想中回神,才发现她竟然倒在了一个陌生人的怀里。年轻的面孔上,有着担忧的神色,一向观察细腻的程宁,在此时却并没有发现,这个陌生的大男孩,对她有着超越陌生人之间该有的关注。

  这两天,程宁被那个诅咒折磨的身体异常虚弱,走几步路竟然都摇晃的厉害。

  “谢谢,我没事!”程宁勉强站直了身体,有些慌乱的继续前行。

  这张年轻的陌生的面孔若放在以前,程宁不会多看上一眼。现在虽然也并不在意,但是拜那个古老的诅咒所赐,现在只要跟异性有一丁点接触,哪怕只是随意的看上一眼,她都恨不得马上扑上去,灭了从小腹升腾起来的那股折磨人的热流。

  程宁急着脱身,那个扶了她一把的男孩却跟了上来。

  程宁虽然尽量加快了脚步,却并没有成功的把人甩开。

  “我看你似乎不舒服的样子,你要去哪,我可以送你!”

  男孩装作没看到程宁刻意疏远的样子,表现出非常担心的样子,紧紧的跟在她的身边。

  “我说过了,我没事!”程宁的口气很生硬,态度也绝对跟礼貌两个字沾不上边。

  这几天程宁一直避免跟男人接触,因为她这几天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她都控制不了。男人对现在的她来说,不仅危险,还很可怕。

  她想象不到,跟一个陌生人纠缠在一起,会有多尴尬。

  此时,这个男孩对她的纠缠,就成了一件很危险的事。被她压在心底的小火苗已经慢慢的升腾,一点点啃噬着她的理智。

  “你这种状态一定坚持不到明天!我有办法帮你!”

  男孩在程宁耳边的低语,此时在程宁听来,无疑成为了一句威胁,没想到他早就看穿了程宁的尴尬。

  程宁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是被气红的。她终于认真的看了看一直跟着她的男孩,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看上去倒是眉清目秀的。没想到是个流氓!

  没想到走个路也能碰到流氓!还是个年纪这么小的流氓!

  “臭流氓!滚远点!”程宁对男孩这种不自重的做法,非常失望。大好年华做什么不好,偏偏是个色中恶鬼。所以,说话的时候,一点客气也不留。

  程宁的这种反应,让男孩非常意外,他先是一愣,转而明白了程宁的意思,知道自己的好意被误解了。

  他马上解释,“宁姐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有东西,能缓解你的症状。”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男孩叫她宁姐,显然早就知道她是谁。

  程宁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过分年轻的面孔,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对这个大男孩的戒备。

  “宁姐你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就是想帮你。”

  此时,男孩似乎比程宁更加窘迫,他把一个黑色手链塞进程宁手中。丢下一句话,就夺路而逃。

  “这个手链是我家长辈的东西,对你有帮助,千万别丢掉,要一直带在身上。”

  “喂!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还给你啊!”程宁攥紧手链,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连那个男孩的影子都已经看不到了。

  程宁把手链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手链上是同样大小的黑色的圆形薄片,中间穿孔连在一起的,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可奇怪是,就在程宁拿到黑色手链的那一刻,身体马上觉得轻松了很多。这让她有一种,刚刚那个男孩是天使的错觉。

  接下来的路顺畅无阻,很轻松的找到了叔叔跟她讲的婚纱店。

  今天早晨叔叔就跟她约好,下午在这个店子里试婚纱。

  现在想想,今天贸然出门真的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若不是半路上遇到了那个男孩,现在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几天看到你都是很疲倦的样子,晚上一直休息不好吗?”

  程宁到婚纱店的时候,程墨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看到她进门就马上迎了上来。

  程宁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链,摇了摇头,“估计是有点水土不服吧,我现在好多了。”

  土生土长的A国人,回国的前几天都没事,这几天突然水土不服!程墨当然不相信程宁的这个说辞,但是她本人不愿意多说,程墨也不想强迫她继续说下去。

  虽然并不是真的结婚,第一次穿上婚纱,程宁还是有一点兴奋。

  服务人员帮她重新梳理了头发,程宁第一次尝试了盘发。站在镜子前,看了又看,果然与以往的披肩发给人的感觉不同。

  高高梳起的头发,露出了她纤细的脖子,脸型看上去也更加立体了。

  她高高兴兴的走出试衣间,看到穿着白色礼服的程墨,也是眼前一亮。

  以往他总是穿着深色的西装,有些严肃,白色的西装显得他更加有活力,更加帅气了。

  “哇!叔叔,你好帅啊!”

  “你也很漂亮!”程墨莞尔,看着向他走来的程宁。似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六岁的小姑娘,已经成长到可以做别人新娘的年纪了。

  在程宁小的时候,他也曾想过,等这女娃娃变成大姑娘,穿上婚纱的那一天,会是什么样子。

  讽刺的是,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第一次穿上婚纱,不是为了她自己的人生大事,反而是为了帮他这个叔叔渡过难关。

  远处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一直扰乱着程墨的心神,连顾着照镜子和自拍的程宁都发现了他的心神不宁。

  程宁自然明白,能让她这个向来沉默寡言、喜怒不形于色的叔叔慌乱起来的人,除了那个一国之主,还会有谁呢!

  程宁突然觉得委屈,心里也酸溜溜的。多年来,她只能把喜欢叔叔的感情藏在心底,而叔叔对那个人的爱,又何尝不是见不得光的。

  试过婚纱后,程墨提议吃过晚饭再回家。

  而程宁注意到,那辆黑色的轿车,一直尾随着他们。

  吃过晚饭回到家,程宁趴在窗口扒拉着手腕上黑色的手链,却看到才刚刚同他一起回来的叔叔,此时却急匆匆的跑出家门,钻进了那辆跟了他们一下午的黑色轿车里。

  看样子车里等着的人,也是着急的主,车门刚刚关上,车子马上就开了出去。

  程宁哼了一声,关上窗子,气呼呼的扑进了被子里。

  马上就要办婚礼了,还出去鬼混!

  虽然气的很,程宁却很快就睡着了。

  这几天被那个诅咒折腾的连个整宿觉都没睡过,难得她今天沾枕头就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