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偶遇诈尸
春茉拾壹2018-01-25 13:282,851

  今天,是程墨和程宁举行结婚典礼的日子。

  两个人很早就来到了举办婚礼的场地,那是A国首都最豪华酒店的一个绿意盎然的花园,在白玫瑰的妆点下,让人觉得心安又幸福。

  程宁知道,今天她只要扮演好程墨妻子的这个角色,就成功的完成了任务,接下来她返回学校,继续完成未完成的学业,而程墨的生活,也会恢复平静。

  可意料之外的事情总是来的突然,且无法预料。

  在婚礼开始之前,程宁在酒店外看到了一个熟人。

  那是她一直想去寻,而一直没时间去找的,那个与她发生过关系的“陌生男人”。

  匆匆一眼,程宁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西装革履的熟悉身影,便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

  男人的脚步很快,她不得不提起裙子,一路小跑的追赶。

  可,还是迟了一步,转过一个拐角,便失去了目标人的影子。

  前方是并不繁华的巷子,左边是酒店的后门。

  程宁决定,走进酒店后门去碰碰运气。

  走进酒店后门,并不会像前门那样,装修的富丽堂皇让人眼前一亮。

  这里是两排装修的很朴素的职工宿舍,宿舍的门都是一米宽的小门,距离的很近,作为宿舍使用,所以房间不需要太宽敞。

  此时,职工们应该都在各自的岗位上,所以这里显得异常安静,安静的让人有些发毛。

  此时,程宁有点后悔,那个家伙绝不会到这里来。他如果真的是出来卖的,要去的肯定都是有钱人扎堆的地方。若他不是出来卖的,看他那身行头,也是个有钱人,更不会来这种地方。

  她正想转身离开,一个轻微的呼救声,突然传进她的耳朵。

  “救命……”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声音传来的地方,就在她手边的那个门里。

  也许,有人发生了什么,正等着谁去发现她。

  她几乎没有犹豫,马上打开了那扇窄门。

  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趴在地上,脸面向门口,双眼瞪得大大的,嘴角上扬,定格在脸上的,是一个怪异的笑容。她两只手死死的抠进地板里,似乎在向着门口的方向爬。

  地上和墙上都是干涸的血迹,几只苍蝇在女尸上飞来飞去,看来人已经死了很久了。

  程宁作为一个职业杀手,死人见过很多,但是死相这么诡异的,还是第一次见。她立刻转身,打算离开。

  此时,身后的门却重重的关上了。

  程宁快速上前,用尽了全身力气,试了几次,都没能把门打开。

  而身后,一股寒冷的气息却在迅速靠近。

  程宁凭借杀手的经验,马上做出了反应,迅速回头,打算用双臂将靠近的人格挡开。

  可,还是慢了一步。

  女尸那双苍白的冰冷的手,已经紧紧地卡在了她的脖子上。

  此时,程宁终于看清,女尸脖子上,有一个又长又深的伤口,使得她伤口周围的肉,向外翻着。

  虽然血已经凝固,或者她身体里的血已经流干,此时伤口已经不再渗血,可这样的一个伤口,再配上女尸那张苍白的脸,还是让程宁下意识的深吸了口气。

  卡在程宁脖子上的双手一直在收紧,让程宁没有闲心再去观察这个诈尸的女人,只好用尽力气去掰女尸的手。

  可女尸的手就像铁钳,任凭程宁如何用力,竟然纹丝不动。而她那张青白色的脸也向程宁贴了过来,大张着的嘴喷着臭气,作势就要向程宁咬上一口。

  做杀手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在面对对手时,让程宁感觉到了挫败。她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抵在了女尸的脖子上,以阻止女尸的嘴更进一步,咬在她的身上。

  长时间的缺氧,让程宁有了窒息的感觉。

  死亡这个词,第一次进入了程宁的脑海。

  没想到,作为一个杀手没有死在属于杀手的战场上,而是死在了一个死尸的手里!

  就在程宁觉得就要断气的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撞开。

  一个身穿黄色T恤的黄毛小子,大喝一声冲了进来。

  “孽障!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几乎在他冲进门的瞬间,便将中指上的血珠甩在了女尸的脸上。

  女尸就像受到了电击,被一滴血打了出去,僵硬的身体撞在了对面的墙上。

  程宁摸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喘气。此时,这几口空气,对于她来说就是幸福。

  黄毛小子伸手一抖,一个黄色纸符便被他夹在了食指与中指之间,一个转腕,纸符拍在了女尸身上,瞬间自动点燃。

  无视被点燃的女尸和女人凄凉的嘶吼,黄毛小子拉着程宁就往外走。

  “你不等她烧完吗?万一引起火灾怎么办?”程宁对黄毛小子所用的伎俩,并不了解,担心黄符纸点燃了女尸,接着再把房子点着,好心提醒他。

  黄毛小子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程宁,摇了摇头,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

  “你在对自己身份,毫不知情的这二十年,过的还真是轻松啊!放心吧!我刚刚用的是道火,只会烧掉尸体和阴魂、阴气,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不会烧到房子!”

  似乎是怕程宁再乱走,惹出麻烦来,黄毛小子一直把程宁送到了婚礼举办现场才打算离开。

  “那个人找了你很久了,挺着急的。你别再吓跑了!”

  程宁本来想问问他到底是什么人,远处程墨看到她已经快步走了过来。

  程宁错失了说话的机会,而黄毛小子已经在她看向程墨的时候,悄然离开了。

  “宁宁,你刚刚去哪了?再找不到你,我就要报警了!”虽然程宁的人已经近在眼前,程墨还是有些担心,拧紧了眉头。

  “叔叔别开玩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程宁收回了看向黄毛小子离开方向的视线,看向花园里的人群。

  而那个她追了一路没有追到的人,此时就在花园中间,手持香槟正与身边的人相谈甚欢。

  “叔叔,那个人是谁?”程宁伸手指了指,身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

  “他是天成国际的总裁,莫铭!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

  “我在Z国见过他,不过不熟!”

  “你脖子怎么了?怎么有被掐的痕迹!刚刚你到底去哪了?发生了什么?”虽然程宁已经用粉掩饰过,脖子上被女尸掐出来的痕迹,细心的程墨还是看出了皮肤上细微的变化。

  程宁有些错愕的捂着脖子上的掐痕,她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很好。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叔叔发现了。

  “刚刚我走错了地方,遇到了诈尸,还好有人帮了我一把,不然我现在已经被那个女尸掐死了!”

  “诈尸!你究竟去哪了?算了,那些不重要了,被尸体碰过,总归是晦气,没准还会沾上尸气,我认识一个修士,咱们现在就去找他!”在程墨的心里,果然还是程宁的事情大过天,听说程宁差点被一个女尸掐死,马上就要呆着她找修士。

  “婚礼马上就开始了,咱们俩走了怎么像话!只是受了点小伤,不碍事。况且,刚刚帮过我的那个人也没提到会沾上尸气的事情,肯定不会有问题!”

  准备了这么久,程宁自然不愿意让这场婚礼因为她而泡汤,即便这场婚礼是作秀,可这毕竟能让叔叔的生活恢复平静。

  婚礼按时举行,主宾尽欢。

  按照程墨的意思,典礼结束以后,就马上带着程宁去找那个修士,可程宁坚持要有始有终,要等婚礼结束。其实,她不想马上离开酒店,还有另一方面原因——那个她至今还未搭上话的莫铭。

  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再想见到他,恐怕要费些周折。

  而程宁不知道的是,在她观察莫铭的时候,莫铭也发现了她。

  不过,莫铭并非对程宁本人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程宁挂在脖子上的那个吊坠。那个让他,即便离得很远,也能感受到一丝熟悉气息的紫色水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