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十年之契
春茉拾壹2018-01-25 13:252,162

  雷亚是存在多年的杀手组织,在程宁和云淼小的时候,她们便被雷亚发现,并且被训练为合格的杀手。

  在众多的杀手中,有一部分人自小便是孤儿,被雷亚收养,最后被培养成为杀手。

  但是,绝大多数的杀手,并非心甘情愿为雷亚效命。

  可那些不幸被选中的人,又不得不妥协,甘愿参加训练,甘愿为雷亚卖命十年。

  雷亚利用他们庞大的信息脉络,找到选定的目标。并以目标自身或亲人的弱点为要挟,强迫他们加入雷亚。

  若目标不听从雷亚的安排,他们会马上公开,手中所掌握的,与目标相关的秘密。

  程宁在13岁时被雷亚发现,经过两年多的训练,让她具备了一个杀手所应具备的所有技能。15岁与雷亚签约,成为雷亚旗下一名职业杀手。

  合同的有效时间为十年,在这十年内,她不能拒绝雷亚向她发出的任务指令。执行任务没有佣金,但作为回报,雷亚的老总不会公开他叔叔是同性恋的秘密,而且还会在他叔叔遇到麻烦的时候,帮她解决。

  当年雷亚找到程宁的时候,程宁就知道,如果雷亚公开他们手中所掌握的,关于程墨的秘密,那程墨这一生就毁了。

  雷亚所能掌握到的信息量,是一个国家的情报部门都难以比拟的,所以当年,程宁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妥协。

  “你一个人执行任务,没有照应,怎么说都太危险了!”云淼试图劝说程宁,让她继续寻找合适的搭档。

  “老板之前指派给我的那个搭档运气不好,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幸光荣了。你也知道,我们同期开始执行任务的人并不多,现在就算我想要一个新搭档,也是不可能的!”程宁把探听到的消息,说给云淼听,语气中透着无奈。

  “我和你也不是同期!我的合同比你早签了五年呢!如果不是我的运气不好,再坚持坚持,我就能自由了!”云淼惋惜自己,在花样年华里就葬送了大好的性命。

  程宁对自己的现状,也是更加的无奈。毕竟,没人愿意过刀尖舔血的日子。

  “正如你所说,因为签合同的时间不同,合同到期的人提前离开,被留下的人只能另选搭档,这样造成了很多不便。一年前,分组计划就变了,搭档只能在同期中选择。

  不知道我们这一期的人是本事没学好,还是运气太差,不过几年的时间,已经挂掉了一多半。现在仅存的,也所剩无几了。”

  程宁的寥寥数语,道出了职业杀手这条路的凶险和无奈。

  “希望你能平安的度过接下来的几年时间,等十年合同的有效期一过,你就能恢复自由了。”云淼拍了拍程宁的手,职业杀手的日子,并不好过,她能理解好友的感受,对她的处境也能感同身受。

  “就算我的运气好,能平安的等到合同到期的那天,可是十年的杀戮,已经让我的双手沾满鲜血,罪恶已经捆绑在灵魂深处,无法洗掉了。”

  程宁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已经过去的几年,不堪回首,尚未到来的那几年,更加无法想象。

  她意识到,这个话题太过于沉重,马上又笑了起来,说:“说不定在我死掉的时候,那些被我杀掉的人的鬼魂,会来找我算账。看来,在我死之前,我要多赚点钱,死的时候,都带在身上。说不定他们能看在钱的面子上,放我一马。”

  云淼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附和着程宁的说法,“这种情况说不定真的会出现呢!前阵子我就遇到了一个向我讨债的鬼魂!追了我好几天,把我吓坏了!”

  “真的遇到了?是谁啊?”程宁有些意外,本来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云淼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还记得那个纹着过肩龙的秃头胖男人吗?”云淼问。

  “当然记得!那个家伙的长相,看过一眼,想忘都难!他都死了那么久了,还没去投胎吗?”

  “他是黑帮的老大,死在他手里的人不在少数,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能投胎。”

  “那他找你想做什么?让你给他偿命吗?”

  云淼白了程宁一眼,觉得现在的程宁像极了一个白痴。

  “活人可以偿命,我都已经死了,再死一次就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再说了,就算我再死一次,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好处!”

  “那他找你做什么?”

  “投胎需要足够的阴德,阴德不够是无法投胎的。我帮他赚够了阴德,他就去投胎了。”

  “哦,原来是让你帮他赚阴德!那你是怎么帮他的?你们一共赚了多少阴德?”程宁突然对云淼的这个话题有了兴趣,连续抛出了几个问题。

  程宁眼巴巴的等着答案,云淼却并不打算告诉她,“着什么急!等你变成鬼的那天,你就知道了!”

  “无趣!你也杀了不少人,你的阴德够吗?你一直不去投胎,是不是因为你的阴德不够?”程宁没有问出想知道的答案,有些不高兴,反而拿话去揶揄云淼。

  “你拿我跟那个黑帮老大比?我比他善良多了好吗!我的阴德足够让我投生好几次了!”云淼说的得意,像个地主婆似的,靠在椅背上,晃着小脑袋。

  “那你……”程宁再次看向身旁,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云淼的影子。将还未说出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鬼魂就是这样吗?来无影去无踪!程宁有些失落的看着已经空了的座椅,心里酸酸的。

  出租车司机此时却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问:“小姐,您是学表演的吗?您在后面自言自语的,都说了一路了!背台词呢?”

  程宁此时才突然意识到,除了她和云淼,这车里还有一个外人。

  她马上应了一声。“是,我刚刚背台词呢!”

  司机并不相信她的话,像看怪物似的又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程宁细想这二十年的过往,发现大部分的时间,竟然都在雷亚的掌控在之中,胸口莫名的一阵烦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