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水晶吊坠
春茉拾壹2018-01-25 13:272,450

  程宁脖子上的伤痕有些严重,为了避免被人看出来,不得不几次往返卫生间去补粉。

  虽然在程墨的掩护下,和来参加婚礼的宾客都打过了招呼,可她不能肯定,那个莫铭还记不记得她。就算记得,今天就是她的婚礼,她能以什么借口去接近莫铭。

  而且,还要提出那种耻于启齿的要求。

  她无法想象,被人说成水性杨花、朝秦暮楚的女人,她究竟能不能承受的住。

  她更加担心的是,就算她能承受的住来自别人的羞辱,可最后的结果也许并不能让她如愿。

  毕竟,莫铭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身边必然美女如云,除去她莫铭有大把的人可以选择,何必在她这个已婚的女人身上浪费时间。

  程宁站在镜子前,几乎用尽全力将粉盒里的粉涂在脖子上。她觉得,她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一段假脖子。白惨惨的,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如果不能让莫铭顺了她的心意,最后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莫铭,让自己彻底得到解放。要么自杀,让两个人都得到解脱!

  程宁在胡思乱想之际,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

  人在潜意识里感觉到危险来临的时候,身体会出于本能的做出一些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反应。

  当程宁看清了拍她肩膀的那个人的时候,她已经以一个奇怪的姿势蹲在了洗手台上。

  莫铭悻悻的收回手,看着像个炸了毛的狗一样,一下子蹦上洗手台的女人,脸色非常难看。

  “大白天还能遇到鬼吗!亏心事做多了,白天也怕鬼来敲门!”

  程宁尴尬的从洗手台上挪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向莫铭解释。

  一定是之前被女尸卡住脖子的事情,对她的冲击太大了,所以在有人突然接触她的时候,她的身体才会第一时间做出了躲避和预防的本能反应。甚至都没想起利用面前的镜子,看看站在身后拍她肩膀的,到底是什么人。

  “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你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别人的身后,还用那么大力气拍人家肩膀!不要太吓人了!再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多,我有点敏感。你也……恰好来上女厕所?”

  程宁又看了一次墙上女厕的标志,上下打量着莫铭。

  “程墨的事情,你最多也只能帮到这了。那些想要他消失的人,能利用的手段多的是。”莫铭一直站在程宁的一步之外,似乎没有打算再接近。

  程宁不确定莫铭来找她的目的,看来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她只能装作什么都听不懂的继续打岔。

  “上次的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我们都喝了酒。我不会让你负责的!”

  莫铭见程宁对他的话不买账,又抛出了一条消息。“程家不是铁板一块,想查的事情就一定会有办法查到。虽然程家的老爷子已经死了,知道秘密的人可不止他一个!”

  程宁突然眯起眼睛看向莫铭,叔叔与家族决裂的真正原因很少人知道,莫铭怎么会突然提起!他现在提起,是想要针对叔叔,还是想要得到什么!

  “你究竟想怎样?你调查我叔叔的事情做什么!”亏得程宁之前还对莫铭有一点点妄想,现在既羞愤又恼怒,只想马上杀了他。

  莫铭见程宁终于着急了,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说:“我对你叔叔没兴趣!让我有兴趣的是你!”

  “我说过了,上次的事情我不会再计较,我们都喝醉了,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程宁再次重复了这样的一段话,心境却与之前有了天壤之别,她已经没有再去接近这个男人的心思了。

  莫铭似乎很不喜欢别人装糊涂,闻言,很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说:“我说的是你胸前戴着的东西!这个东西给我,你和你叔叔的事情,我可以闭口不提!”

  程宁握住胸口的紫水晶,有些意外。“你竟然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你知道这是什么?”

  “程墨早年离家,外人都以为是家族内部争夺家产,矛盾激化,才让他这个长房长孙沦落在外。而真正的原因却是,他天生喜欢男人,难以被家里的老人接受,便被驱逐。

  若有人将这件事大肆宣扬,我想,你就算跟他补办十次婚礼,也无法让他摆脱同性恋这个身份。没准,还会再次入狱。”

  程宁攥紧拳头,脑海中出现了很多杀死莫铭的画面,各种死法轮番上阵。

  她最不能忍耐的,就是别人以程墨作为威胁。一个雷亚的存在,已经让她每天生活在刀尖上了,现在又多出了一个莫铭!

  “整件事情不过是你的一家之言,就算程家有人出面又能怎样!同一件事有两种说法,就算你们人多,就真的能赢吗!你所谓的那件事不过是道听途说,而我与程墨是合法夫妻,我们才是受法律保护的!

  如你所见,我们很爱对方,所以才会有了这段婚姻的开始!”

  程宁直到回到程墨身边,手还是冷的。被一双隐藏在暗处的眼睛窥视,让她坐卧不宁。

  “叔叔,这个紫水晶只是一个普通的装饰品吗?”程宁在离开莫铭的时候,就将紫水晶摘下,握在了掌心。

  此时,她将掌心摊开,紫水晶便出现在了程墨的面前。

  程墨看了一眼紫水晶,似乎怕被这水晶的光芒灼伤似的,便立刻将视线放在了别处。

  “怎么突然这样问?”程墨的声音有些低沉,似乎不愿回答。

  “刚刚有人问我关于紫水晶的事情,听他的意思,似乎这是个很要紧的东西。”她希望能从叔叔这里,得知关于这块紫水晶的更多信息。程宁陷在自己的世界中,并没有发现叔叔的情绪波动。

  “是谁!”程墨对于程宁的这个说法非常惊讶,本以为没有人会来关注,这么一件不起眼的小东西。更觉得,自从二哥死后,这个东西根本就不会有人在意。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来打探。

  “莫铭!”程宁不想隐瞒程墨,如果程墨知道一些内情,也该提早加以防范。

  “会是他!”

  “叔叔到底是如何认识莫铭的!我总觉得这个人亦正亦邪的!奇怪的很。”

  “我们两家是世交,小时候跟着大人一起参加聚会的时候见过。这次我并没有邀请他,没想到他会来!”程墨将视线定格在远处的莫铭身上,看了一会,又把视线拉了回来。

  “也许他只是觉得这东西好看,你不用放在心上。这个小坠子在你身上带了这么多年了,我们都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他能有什么发现。”

  程墨说的非常笃定,因为他肯定,莫铭是不认识程宁的爸爸的。所以,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巧合。

  程宁看着过于乐观的叔叔,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不知道叔叔的心思,是真的如他表现出来的这样单纯,还是已经有了其他的计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