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为叔叔洗白
春茉拾壹2018-01-25 11:453,324

  程宁再次见到程墨,是在第二天上午。

  坐在被告席上的男人胡子拉碴,眼睛里全是红血丝,眼窝深陷。本来就瘦削的脸,更是瘦了一圈,脸色惨白,面容憔悴。

  头发显然仔细的梳理过,却还是压制不住蓬乱的发丝。看来,已经几天没洗过头发了。

  不仅是头发,程宁怀疑,从他被抓进来以后,就没洗过澡,甚至没洗过脸。

  男人身上穿的,还是往常习惯穿的西装,只是不像以往那样笔挺整洁。黑色的西装外套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褶皱,明明是今年的最新款,看上去却像是穿了很久的旧衣服。

  此时的男人,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不过几天的时间,竟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这样的程墨是程宁从未见过的,看着那张瘦削的脸,第一次对这个男人有了心疼的感觉。

  男人空洞的眼神,在看到程宁的时候才有了一丝光彩,只是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不自在。恐怕在男人的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让程宁看到他这个样子吧。

  程宁的眼睛一直盯着男人,他所有的表情都被她尽收眼底。在男人看过来的时候,她马上向他投去一个甜甜的笑。

  这个笑容,是程宁强忍住眼泪,硬挤出来的。

  她从没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的懦弱,如果她当初没有选择逃离,在叔叔遇到困难的第一时间,她就该出手,把叔叔从这个该死的地方弄出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着叔叔憔悴的脸,痛恨自己的无能。

  看到程宁的笑容,男人也用同样的笑容做了回应。他们之间相隔只有几米的距离,虽然有很多话想说,此时此刻却不是说话的时候。

  对程墨的审判很快便开始了,宣读过起诉书以后,程宁作为程墨的辩护人,对起诉书中对程墨所做的指控进行辩护。

  首先提交的是照片中出现的那些人的个人资料,以及他们与程墨的私人关系。

  “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朋友,这些朋友必然有同性也有异性。如果同性在一起接触,就硬要被扣上同性恋的帽子,想必所有人都要谨慎选择朋友了。

  照片当中这些人,有的是程墨先生的同事,有的是他的同学,如果这么纯粹的关系都要与肉体扯上关系,以后小孩子出门,是不是身后都要跟上一群保镖。但凡看到同性接近,就要马上驱逐。

  在此,我要郑重的声明,我的当事人与照片中的那些人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完全没有肉体关系。所以,就这些照片作为证据,对我当事人程墨先生做出的指控,是诬陷,是毫无道理的诽谤!

  而且,我当事人是已婚人士!坚决不可能是一个同性恋者!这是我当事人的结婚证明,请法官大人过目!”

  程宁说着,将两张结婚证,递了出去。同时,她还不忘看了一眼坐在被告席上的程墨。

  程墨一直沉默着,看着那个他一手带大的小丫头,在法庭上振振有词的为他申辩。

  他之所以从被抓开始,就保持着沉默,就是因为,他知道他无可辩驳。虽然他没有与照片上的那些男人发生过关系,可是他的确与男人发生过关系。

  对于一个自出生以来,就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只能是同性的人来说,居住在A国是相当危险的。

  因为这个国家是不允许同性恋合法存在的,可他却无法离开这里,因为他深爱着的那个人,就在这个国家。

  当程宁说程墨是已婚人士的时候,程墨显然有些被吓到了,好在他一直面无表情,别人无法看出他思想的活动。

  一个一直生活在他的羽翼之下,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她到底用什么办法弄到的结婚证,竟然能骗过法官的火眼金睛。

  就在程墨脑海中种种猜想相互碰撞的时候,另一边,法官已经宣布,程宁提供的结婚证,的确拥有法律效力。

  就这样,没有费太多的力气,程宁便把程墨洗白了。而且,还把他从单身贵族,变成了一个已婚男士。

  程宁挽着程墨的胳膊,走出法院的大门。

  迎面而来的,是多家电视台的记者。

  “程墨先生,据可靠消息您是因有人举报被停职审查的,请问您真的是同性恋吗?”

  “程默先生,您身边的这位小姐是您的什么人,您能介绍一下吗?”

  “程默先生,作为A国最有名的外科医生,却被人诬告为同性恋,您与同性恋者有什么交集吗?”

  “您知道是什么人诬陷您的吗?您以后会回击吗?”

  面对众多记者抛过来的一堆问题,程墨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寒冷。只是他向来寡言,又善于掩饰情绪,别人自然看不出什么。

  站在一旁的程宁笑的灿烂,依偎在他的身旁,小鸟依人。

  面对记者们的喋喋不休,她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才说道:“大家的消息很灵通,谢谢大家对程默先生的关心。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了程墨先生被停职的原因。

  不过,这只是个误会。现在误会解除了,程墨先生很快就会恢复工作,到时候大家还可以去挂程墨医生的号。”

  说着,程宁拉着程墨就要走。

  有一位记者拦在前面,马上开口问道:“请问,您和程墨先生是什么关系?”

  程宁莞尔,道:“我是程墨先生的妻子。”

  众人听罢都发出了惊讶的叹息,程墨先生竟然有了妻子。又一个优秀的男人走入了婚姻的殿堂,真是可惜。

  “既然您是程墨先生的妻子,为何不早一点站出来为程墨先生澄清?你们的婚姻受到法律保护吗?”一个戴眼镜的女记者拿着话筒,直直的看着程宁。

  她的言下之意,自然是想搞清楚程墨和程宁到底是不是合法夫妻,有没有领证。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程默先生为了怕我担心并没有告诉我。我是前天得到的消息,才返回A国的。

  大家一定想弄明白,为何程墨先生已经结婚了还会有人误会他是同性恋,其实这都要怪我了。”程宁说着,看了程墨一眼。

  程墨向来不喜欢在媒体面前露面,看来她要尽快让这些多事的记者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程夫人,您说的这件事,我们的确很好奇,非常感谢您能回答我们的问题,您能透露一下自己的姓名吗?”一个穿白衬衣的男记者继续追问,看似彬彬有礼,其实他们只不过是想要得到更多的八卦消息罢了。

  “我叫程宁,程墨先生是我的监护人。我们之所以没有公开结婚的消息,是因为他想保护我,而且我一直在Z国读书,过早公开结婚的消息,对我来说会有很多舆论的压力。

  也正因如此,外界一直以为程墨先生是单身,才有了这次举报的误会。

  各位有什么其他想要知道的,我们以后再聊。

  程墨先生已经很累了,我们先告辞了!”

  程宁回答的得体大方,就连笑容也恰到好处,不夸张也不违和,让人无可挑剔。

  就像她戴在胸前的那枚紫色水晶,完美到毫无瑕疵。

  这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孩,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能娶到她,此生无憾。可惜,只有当事人知道,这不过是他们合演的一场戏罢了。

  很难想象,一个二十岁的女孩,面对这么多媒体的摄像头,是如何做到稳重自持的。这样的程宁是程墨从来没见过的,在他的心里,程宁只是一个柔弱的需要他去呵护的孩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一直躲在他身后的孩子,已经走出他的庇护,亭亭玉立的站在了众人之前。

  他的心里莫名的升起一阵慌乱,这大概是源自无法掌控的失落吧。

  老陈远远的走过来,分开众人,将程墨和程宁护送着上了车。

  坐进车里,程墨面向程宁,问:“你在哪弄到的结婚证?为什么要跑回来趟这趟浑水!”

  程宁看着程墨带着怒气的脸,笑的灿烂,说:“叔叔,我总不能看着你被那些家伙欺负。除了这个办法,没有更快的法子让你洗脱嫌疑。

  结婚证当然是花钱买的,为了它我可是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了!”

  程墨看着嘟起嘴撒娇的女孩,叹息一声,说:“你把自己变成了我的妻子,以后你遇到喜欢的人,怎么向人家解释!那些喜欢你的男孩,看到今天的新闻,怕是就不敢来向你表白了。”

  “谁说我一定要结婚,我宁愿一辈子陪在你身边。”

  “胡闹!你已经长大了,再有两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到时候,你肯定会遇到喜欢的人。女大不中留,你迟早都是要离开我的。”程墨说的伤感,似乎他是程宁的亲生父亲。对着孩子,诉说着嫁女儿的心酸。

  程宁被他这种没有来由的伤感逗笑了,只是这笑是苦涩的。在叔叔的心里,她始终只是一个孩子,永远也无法变成爱人。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让你洗脱嫌疑。再说了,现在离婚率这么高,哪天我在外面看上了别的男人,再跟你离婚就好了!”程宁不再坚持要留在程墨身边的说法,她知道,他不会喜欢。

  她不想让男人在这种小事上费神,干脆选择了妥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巫的诅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