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壹
月栖迟2018-01-31 20:042,253

  次日早。

  秦昭昭被门外的说话声吵醒。

  她也不知自己怎么就趴在桌上睡了一夜,浑身都冰凉。

  “务必要看好大小姐,不得有任何的闪失。”张捕头再三吩咐道。

  “是,小的明白。”捕快应道。

  她来到门前,看着外头的身影离开,只留下一个直挺挺的站在外头,一动也不动。

  秦昭昭拍了拍门,捕快却丝毫不为所动。

  “谁让你关我的!你胆敢关我,我出去了定然你没好果子吃!”她假意威胁道。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小捕快闭着眼睛口中默念道。

  什么?!岂有此理。

  秦昭昭愤愤道:“你快放我出去,听到没有?”

  她狠狠的踹了踹房门。

  “听不见,听不见,我什么也听不见……”捕快念道。

  好啊,别以为都是一个衙门里头的,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了。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我说话,你敢装作没听见?”秦昭昭质问道。

  外头的捕快幽幽的转过身来,勉强道:“大小姐,你可别拿我开刀,我这也是奉了张捕头之命。大小姐要找,就找他去。”

  “他去哪儿了?是不是跟我爹一块儿出去了。”她问道。

  “是啊,大人一早就走了,张捕头是随后才去的。大小姐,我看你就死心吧,再怎么折腾,我也是不会放你出去的。”捕快坚毅道。

  秦昭昭咬了咬牙,看来是真没法子出去了。

  现在就只能期盼沈卿远,跟阿瑶姑娘想法子把她弄出去了。

  她无论如何,都得去!

  末了,捕快再没听到声音,便知晓她安分下来了。

  衙门外头,已经陆陆续续的整装出去许多的捕快。

  几乎可以说,只留下了一两个看门的,就无人了。

  张捕头说道:“今日你们的任务,就是维持现场的治安,务必要防止人群的骚乱,以及对公主殿下的安危保护,任何人都不得擅离职守。听到了没有。”

  “是!”捕快们齐声道。

  他抬头望了眼天色,日头紧的很,他眯了眯眼道:“走!”

  到了必经的出城之路上,秦简选择了酒楼的二楼处,在此可以俯视整个街市的情况。

  “大人,请用茶。”小二战战兢兢的,十分恭敬的赐茶过来。

  一旁的捕快站着平视前方。

  秦简偏头吩咐道:“去前头看看。”

  “是。”捕快跟后下了楼。

  蓦地,有另一名捕快迅速的上了楼,低声道:“大人,我们的人早已在城门口逐一进行盘查,以此方可确保是否有可疑之人进城。”

  秦简点头。

  捕快顿了会儿便缓缓的退去,继续去查看情况。

  “大人,张捕头带着人来了。”左边的捕快提醒道。

  他放眼望去,一队衙门里的队伍出来,整暇以待。

  “让他上来。”秦简命令道。

  捕快道了句是,便利索的下楼,与张捕头低语了一句。

  后者抬头望了一眼,确认位置,跟后便上来。

  “大人,一切都已准备完妥。”他说道。

  “好。”秦简负手,观察着底下。

  城门口,百姓们正排着一条长队。

  有人抱怨道:“这好好的怎么忽然严起来了,往日的搜查可不是这样的。”

  “别说了,这不今日咱们的公主出嫁么,自然是要比平日里严许多的。”另一人搭腔道。

  “可都查些什么呢?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又不会做些贪赃枉法的事情,也不会害公主的呀。”

  “你不会,可不代表有人会啊。这世道,人心隔肚皮,什么样的人都有。”那人漫不经心道。

  ……也是,百姓叹了口气。

  “前面的,把斗笠拿下来。”官差指着道。

  那男子便将斗笠脱了下来,交了过去。

  “走。”官差赶道。

  “下一个,快。”

  后续接连百姓都接受了搜身。

  “大人,一切都顺利的进行中。”捕快过来通报道。

  秦简应了声。

  张捕头提醒道:“大人,离吉时还有四个时辰。”

  “她在衙门里让人看着吧?”

  “是的大人。”

  秦简的心稍安了安。

  沈卿远秘密的带着一伙人从府上出来。

  正巧撞见了管家。

  “少,少爷。你带着这些人,是要去哪儿?”管家明显被吓到了。

  “关你什么事,你就当没看到。”他指着警告道。

  “……是,是。”管家连忙低身。

  沈卿远示意他们跟上。

  书房里。

  “老爷,少爷出去了。”管家汇报道。

  “知道了,让人好生跟着。”沈父翻阅了一张道。

  “是。”

  管家静悄悄的掩门就出去了,转身对着一名到来的小厮低语了几句,小厮便跟了出府。

  沈卿远一路低着身子,走得极其的隐蔽。

  “少,少爷,咱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儿吗?”有个家丁问道。

  “废话少说,先跟着我走,到了再告诉你们。”他说道。

  客栈里,阿瑶换上了行动方便的装束,准备好了手上的暗器。

  她小心翼翼的推开后窗,从上头一跃而下,轻松落地。

  衙门里头,秦昭昭正干着急的来回走着。

  这外头到底生了何事,她是一概也不知。

  沈卿远和阿瑶姑娘还不来找她,她等得都快急死了。

  难不成他们二人直接去了街市上?

  秦昭昭都忘了昨日有没有关照过他们,在哪里汇合了。

  “外头什么时辰了?”她问道。

  捕快沉吟了一会儿,道:“回大小姐,现在已是辰时了。”

  那还早,她微微松了口气。

  沈卿远路走到一半,又转回去几步,对着身后那些人,道:“你们先在此等候我,我要去个地方。”

  “少爷,你要去哪儿啊,我们不能跟过去吗?”

  “笨。你们这些人太惹眼了,都给我好好待在这儿,哪也不许去。等我回来。”他重重的抽了后面一人的脑袋。

  差些忘了,他得先去找昭昭的。

  “知道了少爷,那我们就在此等候你。”

  沈卿远四处猫眼看了看,便去了衙门的方向。

  从府里出去的小厮侧身隐蔽着,默默跟了上去。

继续阅读:叁拾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