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叁
月栖迟2019-10-26 17:272,310

  沈卿远见此,发怒道:“我的话你也敢不听?”

  小厮低头道:“小的不敢。只是老爷的命令,小的也不得不从。为了少爷的安危着想,请少爷速速跟随小的回去。老爷还有话想要问少爷。”

  他哼了一声,道:“我若坚决不跟你回去呢?你还想忤逆我?”

  小厮听此,变了变语气,道:“少爷,你必须得回。”

  言罢,便从四周迅速蹿出了一些人来,将他团团围了起来。

  “……你们放肆!”沈卿远的眼神发狠。

  “少爷,对不住。”小厮淡淡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行动。

  他心中有怒,但却不能与他们正面交锋,只好连连后退。

  正此,那些从府上带出来的家丁发现自家少爷许久未回,担心之下便来寻找。

  却见到自家少爷正被一群人围着。

  沈卿远瞧见不远处傻愣愣的站着一拨人,怒道:“还不快来救我!”

  为首的家丁连忙道:“快,快去救少爷!”

  于是一大拨人都冲了过去。

  沈父派来的人一时有些无措,暗暗道:“怎么办。”

  “无论如何,都要将少爷带回去!”小厮发话道。

  “少爷,我们来救你了……!你们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我们少爷不利!”家丁冲过去,紧接着就被踹了一脚,直直飞到了沈卿远的身边。

  他扶额,不忍直视。

  这帮没用的狗东西。

  家丁躺在地上嗷嗷叫着,还不忘献忠心道:“少,少爷,你,你快走。我们来拖住他们。”

  剩下的家丁们都不敢靠近过去,但是也不能放任他们家主子不管,便咬了咬牙拼了。

  混乱间,沈卿远匆匆逃脱。

  小厮被一人缠住了脚脖子,迈不开步伐,他狠狠的踹了过去。

  “速速解决!”他迅速丢下一句话,便朝着前头人逃脱的方向而去。

  沈卿远一路遮遮掩掩躲避的逃着,终于意识到没有武功的痛。

  他发誓,再也不带那帮废物出门了!

  这下是人没给带过去,他自个儿也自身难保。

  他躲到了一个巷子里,瞥了瞥身后,早已无人。

  爹竟会派人跟踪他,还要强行带他回去!

  他这个少爷当的,真是一点风范也没有。

  这些人都听他爹的,根本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沈卿远愤愤,猫了猫眼,正打算前去西街。

  此时,那小厮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拦在了他的面前,说道:“少爷,你还是跟我回去吧。”

  他头疼不已,冲着他道:“我爹到底给了你多少银子让你跟踪我?我给你双倍价钱,你现在立马给我消失!”

  “老爷没给我银子。为了少爷的安危,小的是自愿的。”小厮说道。

  沈卿远啐了一口,简直想骂娘。

  昭昭若是左等右等还等不到他人,一定会很担心。

  况且他都已经答应过她了。

  “都说了,我不是去什么危险之地,我也不会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只是公主今日远嫁,我想带着人过去凑凑热闹罢了!”他抿着嘴十分不悦道。

  小厮闻言,思忖着道:“少爷若真要去的话,小的愿陪少爷一同前去。待回去过后,小的自会与老爷交差。”

  沈卿远一听,眼珠子瞬即转了转。

  没法子了。

  总好过被他带回去的强。

  他沉了沉,道:“那你现在就跟我过去。”

  小厮领命。

  前去西街的路上,沈卿远走在前头,时不时的转过头去瞟个几眼。

  这个麻烦精,要是带他过去,岂不坏事?

  回去还会跟他爹告状。

  不行,他得借此机会再次甩脱掉。

  沈卿远心中盘算着,暗暗想着法子。

  秦昭昭与阿瑶则是赶到了西街,在不远处的大石头旁隐蔽着。

  “阿瑶姑娘,这里处处都是衙门的人。”她提醒道。

  阿瑶抬头望去,就见二楼上站着的人,说道:“秦姑娘,你爹。”

  她顺眼看去。

  爹他站那么高地方做什么?岂不是很容易就让他瞧见自己?

  “我们快找个隐蔽点的地方。”秦昭昭说道。

  阿瑶点了点头。

  二人在悄悄转移的时候,张捕头忽然走近几步,瞪大了眼睛,有些震诧。

  “怎么了?”秦简坐在一旁询问。

  这时候小二上楼端来了两盏新茶,道:“大人,茶来了。”

  张捕头收回了目光,心中疑虑几分。

  他想了想,道:“回大人,没什么。”

  方才他定然是眼花了,大小姐明明在衙门里让人守着的,是绝对出不来的。

  他可能太过操心了,所以才看走了眼。

  几个巡视的捕快走了过去。

  他又顾虑的望了一眼,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秦简道:“喝口茶吧。”

  “多谢大人。”他双手接过,凑到嘴边饮了一口。

  一旁站着的捕快瞧了瞧天色,低声道:“大人,约莫巳时了。”

  “知道了。”

  秦简淡淡放下茶水。

  城门处,该放行的百姓均已放行,并未察觉到有太大的异处。

  负责搜查的官差对捕快低语了几句。

  捕快便动身上了酒楼二楼,将情况告知了秦简。

  “就是这样了,大人。”他退身几步道。

  “将人给本官带上来。”秦简的老眉凝了凝道。

  “是。”

  捕快一点头,快速出了酒楼,与官差道了几句。

  官差便将一旁的几个鬼祟之人给拎到了前头来。

  张捕头从二楼上望下去,也不知是怎么个情况。

  捕快将几人推搡着,赶上了酒楼。

  “快点儿!”

  “凭什么抓我们,我们又不是什么可疑之人!”其中一人不满的嚷嚷道。

  “废话少说,让你上去你就上去,不然仔细点你的皮!”捕快拔剑威吓道。

  瞬间便无人敢吱声了,只得都老老实实的跟着上了二楼。

  几人里头,唯有一人坦然自若,未曾听其言吐,只将首埋得低低的。

  “大人,都带上来了。”捕快唯诺道。

  秦简扫了几人几眼,不紧不慢的饮着茶水。

  张捕头则是毫不避讳的审视着等人。

  这些人一定就是搜查过的可疑之人了。

  他身上提着剑,挨个儿的从每个人面前走过,逐一试探。

  “我们没有并犯什么错,为什么要抓我们!”其中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少年说道。

继续阅读:叁拾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