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肆
月栖迟2018-02-03 20:432,240

  捕快推了他一下,说道:“嚷嚷什么呢,大人在跟前,不得放肆!”

  少年便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秦简眼神示意他,不必如此。

  张捕头则是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警告道:“看看!这里坐着的是什么人,圣上亲封的京兆尹,秦大人在此,你胆敢无礼?”

  少年便不再多言了。

  他立即松开。

  “你们都是干什么的,要上哪儿去?”他厉色审问道。

  一个长得很磕碜的说道:“我是去进城去探访老母亲的。”

  捕快上前对他低语了两句。

  张捕头问道:“那为什么还要带着菜刀?你想做什么。”

  “我娘说家里头的刀钝了,我就想着买了把新的。谁知道你们就把我抓过来,非要说我是什么可疑之人。”

  “那你呢。”他询问第二个道。

  “我,我什么也没干呀。”

  捕快指着他道:“什么也没干,你带炮竹做什么。”

  “嗨,这不我嫂子今儿个生了嘛,三年了,头一胎呢。我就想带着炮竹过去,摆宴儿的时候庆祝庆祝哈嘛。”

  张捕头抿了抿嘴。

  轮到第三个的时候,他问一旁的捕快,“他犯了什么事。”

  捕快从身上拿出一大包纸包着的东西,外头捏起来像是粉末,也不知里头是何物。

  他正要打开,那人连忙道:“万万不可。”

  “为什么?”张捕头定睛道。

  “这里头是做火折子所需的东西,有硝、硫磺、松香、樟脑等材料。若是透了风,是要燃起来的。”那人解释道。

  秦简在于一旁看着。

  张捕头问:“你弄这个,想做什么?”

  “我们祖上是做矿洞的生意,常年要用到火折子。我二叔现在就等着我给他送过去呢。”

  捕快起疑。

  矿洞?这儿哪儿有什么矿洞。

  别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挖人祖坟的勾当吧。

  张捕头走到第四个少年面前,问道:“你。”

  少年自己道:“我这些刀具都是要拿去卖的,我爹交待过我。”

  “你们不要仗着自己是父母官,就可以随意扣押我们老百姓,快把我刀具还给我。”他说着,带着几分戾气的上前几步。

  一看就是个不谙世事的黄毛小子。

  张捕头将他扳开,捕快命人将他钳制住。

  “放开我,放开我!”少年乱动弹着。

  到了最后一个,张捕头在他面前来回的走动着。

  此人右脸有一处刀疤,十分可怖,至始至终一言不发,只低低着个头,出乎意外的沉着不已。

  让人十分起疑。

  “你。”张捕头拿下剑,以剑鞘顶了顶他的胸前。

  一厢无言。

  此间,前往西街的沈卿远寻了个借口,趁着府上小厮不注意,成功的脱逃。

  他一路赶到的时候,就发现前头有许多的捕快在巡视。

  今天日子特殊,所以整个西街的百姓们都被匆匆的赶着回家。

  连一些摊位也不让摆,直接被要求卷铺盖走人。

  “你什么人?来此做什么!”一名捕快注意到了他。

  沈卿远吞吐道:“过路的,过路的。”

  “那还不快走,这里已经不让过了。”捕快道。

  “为什么不让过啊?是不是今日公主出嫁,你们怕有人趁此暗生事端,所以才在这里把守?”他随意问道。

  捕快上上下下瞟了他几眼,狐疑问道:“你怎么知道?……反正不让过就是不让过,识相的一边去,再胡搅蛮缠,我就带你去见我们大人了!”

  沈卿远一听到秦大人也在,连忙道:“这就走,这就走。”

  “等一下。”不远处,走来另一个捕快。

  他被人给叫住,下意识的就要跑。

  “快拦住他!”捕快大喊道。

  一时间,陆陆续续跑来好几个捕快追着。

  沈卿远想着自己本来就是偷偷摸摸来的,要是让他们发现了什么古怪,再让秦大人知道就玩完了。

  所以当那小捕快叫住他的时候,他本能反应就是跑。

  没想到这一跑,更加引起轩然大波。

  张捕头正欲审问那最后一人,被楼下的声音所扰,探头瞧了一眼。

  秦简问道:“生了何事。”

  “大人,我这就去看看。”一旁的捕快道。

  于是匆匆下了酒楼。

  一群的捕快都在追着沈卿远。

  他一边跑,一边心里头急坏了,昭昭到底去哪儿了啊?说好的一起呢。

  “抓住他!别跑!”身后的捕快追赶道。

  秦昭昭与阿瑶却隐蔽于一户人家的木门前,一旁挂着两串辣椒。

  “沈卿远这个笨蛋!”她低声道。

  阿瑶道:“我去救他。”

  “不行,你不能去。这样你们二人都会让他们抓住的。衙门里的人是不抓到人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只会更加的麻烦。”

  “可是……”

  秦昭昭无奈叹气,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就动静这么大,还让她爹的人追着。

  他做了什么啊。

  沈卿远跑到前头,发现是条死路。

  身后的捕快们立即亮剑,他双手举高道:“别动粗,别动粗,有话好好说。”

  “带走!”

  隐于暗处的秦昭昭与阿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带回去。

  “秦姑娘,这下我们该如何是好?”阿瑶皱眉道。

  她笃定道:“放心,沈卿远不会有什么事的。只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爹爹竟将场面布置的如此之严。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多留几个心眼,也是好的。”阿瑶道。

  秦昭昭点头。

  捕快们将沈卿远押上了二楼。

  张捕头十分诧异道:“沈公子,是你?”

  几个捕快互相看了一眼,疑惑不已。

  “是啊!就是本公子,还不赶快撒手。”他带着怒意,挣脱着道。

  秦简老眉微动,问道:“沈公子,你来此做什么?”

  沈卿远揉了揉酸疼的肩膀,对着他颔首有礼道:“秦大人。”

  蓦地,他回道:“我, 我就是来随便看看嘛,哪知道你们这些人也太敏感了些,好坏不分就抓。”

  “就是啊,还不赶快放了我们这些无辜的老百姓!”一旁的少年愤愤不平道。

继续阅读:叁拾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