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伍
月栖迟2019-10-26 17:272,234

  “老实点!”捕快暗骂道。

  张捕头摆了摆手,那钳制着少年的捕快很快就松了开来。

  “沈公子不要介意,我们只是例行公事。”他将剑收好在腰间。

  沈卿远说道:“例行公事,也没必要二话不说就逮人吧?好歹也得听听我的说法啊。”

  几个捕快悻悻然,其中一个吞吐道:“我们,我们也是瞧见他跑,所以才起疑追过去的,以为是什么滋事之人,哪晓得……”

  哪晓得他们相互认识。

  “我,我跑怎么了?你这话说得,但凡在城里走动的人,还都不能跑啦?”他呛道。

  捕快一时语塞。

  “好了。”秦简放下手中的杯茶。

  “不知沈公子是来此地做什么?本官早已下了严令,任何人都不能接近。若要出入城门,现已到了关禁之时。”

  他站了起身,双手负在后头,俨然一副威严的模样。

  沈卿远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挠了挠鼻子,说道:“我,我就是想来凑个热闹。”

  话落,府上的小厮寻了过来,在不远处瞧见了二楼的自家少爷,见其身旁还站了几个捕快。

  “站住,干什么的。”捕快伸出剑鞘阻拦道。

  “我们家少爷犯了何事?为何要抓他。”小厮抬望过去道。

  捕快不认得沈卿远,但方才的事情他也是在场的。

  他瞥了一眼酒楼,收回目光道:“少爷?”

  “那上头的就是我家少爷,请让我过去。”小厮上前一步道。

  “不行,没有我们大人的命令,谁也不准靠近。”捕快态度坚决道。

  “你可知我们家老爷是何人?你也太胆大包天了。”他威胁道。

  捕快一听,满是轻蔑,这京城里的大户人家他又不是没见过,一些权贵之人与衙门的交集也不少。

  更何况他是奉命办事,自是不怕得罪。

  “那你又知不知,那上头的是何人?”捕快说道。

  小厮管他什么人,就这么一个破衙门,还敢随意扣押他们家少爷。

  “快些将少爷交出来!”他带着戾气凑近几步道。

  捕快横道:“不交就是不交,没有大人的命令,休想踏进去一步!”

  小厮气焰上头,上前就是与其交了回手。

  巡视间,立刻有人发现去禀报道:“大人。这不知从哪儿来的一毛头小子,竟与咱们的人动起手来了,说是什么一定要交出他家少爷,不然就善不罢休。”

  沈卿远神色一动。

  他探头倾身望过去,隐隐约约能瞧清身形。

  果然是他府上的小厮。

  秦简的面色微沉。

  张捕头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道:“沈公子,你可以回去了。”

  沈卿一言不发,识相的作了个深揖,转身下了楼。

  那一旁的少年指着道:“凭什么他就可以走。什么时候能把我们放走?”

  “对,你们可不要难为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人!”一人附和道。

  捕快以剑鞘拦在等人面前,警告道:“吵什么吵,还没审好呢!”

  少年重哼一声,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不信也没有办法!”

  张捕头眼神扫向了最后一个人身上。

  方才让事情给打断了,遂没有详问。

  “说吧,你又带了什么违禁之物。”他抬手又放下道。

  捕快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胭脂盒,递给了他,道:“头儿,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

  此时,一名守城门的官差上来,弯腰低声对秦简道:“秦大人,时候差不多了。”

  张捕头接过,在手中把玩了会儿,嗤笑道:“女人的东西?”

  那人哑声道:“给我夫人买的。”

  捕快见此,忙说道:“头儿,我见他生得就不像是什么善类,所以就……”

  就带上来问话了。

  反正头儿交待过的,务必要仔细盘查。

  “你们衙门的人,可真是清闲。”那人嘲道。

  张捕头面色难堪。

  他将胭脂盒子递还给了他。

  但在那人伸手接的时候,他的瞳孔瞬时一紧,眼神收缩了缩。

  “头儿,要不要放他们走?”捕快小声附耳问道。

  见他没有应声,捕快又唤了唤,“……头儿?”

  张捕头才动了动眼,回过神来。

  他注意到了。方才此人伸出手之时,右手的食指与中指的甲内,有夹杂着淡淡微黄的粉末。

  “我可以走了么?”那人哑声道。

  张捕头在他的面上多流转了几眼,眼神有意无意的瞥着他的指甲。

  那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手指不经意的微动,似有掩饰之意。

  秦简启声道:“审得如何了。”

  他立即转了过去,来到面前,道:“大人,审得差不多了。”

  “结果呢。”

  张捕头微微偏头,余光瞟了一眼身后那人,而后眼神微动,颔首回道:“我发现了可疑之处。”

  他的身子前倾,以手掩饰,附耳低语了几句。

  秦简点头,目光涟漪,定睛道:“将这些人暂为押回衙门。待今日过后,方可放出,以绝后患。”

  张捕头应声,双手一禀,道:“是,大人。”

  他又来到了几人面前,来回缓缓走动道:“你们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不就是公主出嫁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少年说道。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比往日更加严苛。我不管你们这几个人里头,有没有异心者,都要带回衙门里头。等今日过后,才能准许你们自由。”张捕头发话道。

  “什么?你……你们还有没有枉法了!”少年气愤道。

  几个捕快见他们相继躁动了起来,便连忙按住。

  “放我们离开,放我们离开!”

  “是啊,我们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要抓我们去衙门,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人,好坏不分,就会欺负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张捕头神色坦然,他似有若无的瞥着那脸上有刀疤之人。

  秦简站了起身,道:“带回去吧。”

  “是,大人。”几个捕快齐声道。

  “大人,现在已是巳时三刻。”

  “你跟我过去,余下几人守在这里。”秦简开口道。

  “是。”张捕头应声。

继续阅读:叁拾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