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陆
月栖迟2019-10-26 17:272,239

  那被押走的几人十分不满。

  “你们这些狗官!就会狗仗人势,呸!”少年一边被带走走一边辱骂道。

  张捕头听不下去了,折回狠狠的踹了一脚上肚,警告道:“我们大人的名讳,容不得你放肆!若是再敢让我听到只字不妥,就不是扣一日那么简单了。”

  少年忍痛,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不再多言。

  身后有人劝道:“算了吧孩子,谁让我们无权无势呢。”

  “快走,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捕快赶着道。

  那身旁面上刀疤的男子瞥了后头一眼,一言不发的也由着他们带走了。

  “大人,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张捕头一边疾步一边问道。

  秦简负手,袖中生风,道:“去接驾。”

  “……皇上已经来了?”他的语气有些惊讶。

  他意识到自己言语有些不妥,闭了闭嘴。

  躲在暗处的秦昭昭与阿瑶见此,立即收回了身子,隐蔽好。

  “我爹这是要去哪儿?”她狐疑道。

  “或许,是有什么情况?”阿瑶猜测道。

  ……

  这厢,沈卿远与二人却走得是相反之道,小厮在后头默默跟着。

  他走哪儿,小厮就跟到哪儿。

  反正不去场地打搅,那他就在周边闲逛。

  他坚决不要回去,还没找到昭昭呢。

  也不晓得她和那冷冰冰的女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了。

  “沈卿远府上的人在,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暴露了就不好了。”秦昭昭提醒道。

  阿瑶点头。

  “我若没猜错的话,封国时辰的迎亲队伍午时之前就会抵达进城。”她说道。

  “那公主……也会在午时正刻从此条街过。”阿瑶附和道。

  “对,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耐心等待就好。”秦昭昭道。

  只不过,她们无论躲在哪里都甚为惹眼。

  唯一不是那么会被注视到的地方,也就只有……

  秦昭昭想了个主意。

  “阿瑶姑娘,可否帮我一个忙。”她请求道。

  “什么忙?”

  “带我上去。”她抬头。

  阿瑶明白,一个轻功,瞬时就带着她到了屋檐上。

  借着这些瓦砾的遮挡,秦昭昭扒拉着,略微身子下蹲。

  这样,就不会让人注意到了。

  “阿瑶姑娘,我们就在此等候吧。”她掩饰着道。

  “好。”

  沈卿远已经在周边徘徊许久,他眉头深锁着,一改平日里的纨绔,忽变得正经起来。

  在哪儿呢,昭昭她会在哪儿呢……

  他现在只想与她们汇合。

  小厮忍不住问道:“少爷是在找什么?”

  他满心不悦道:“跟你没关系。”

  “少爷,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跟随奴回去吧。”小厮道。

  沈卿远一听,面色难堪。

  “我说,爹是不是生怕我在今天这个日子出去寻事啊?所以才派你这么盯紧着我。爹也真是的,他现在也应该去宫里头了吧?”他埋怨道。

  “这个,奴不知。”

  “我听说公主殿下的迎亲队伍,就从这条街过,你难道就不想看看热闹吗?”沈卿远问道。

  小厮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兴趣。

  “你不想看,本少爷想看啊!我不管,反正我得等到公主殿下的迎亲队伍过了,我再跟你回去。”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道。

  “可是……这个场面,皇上和皇后娘娘也会来的。”小厮提醒道。

  沈卿远瞥了一眼道:“皇后娘娘若是瞧见我了,也不会怪罪的,她可是我姑姑。”

  话落,他的眼神无意间转到了屋顶上,忽得灵机一动。

  他使唤了一声,道:“你,带本少爷上去。”

  说着,还指了指。

  小厮抬望一眼,道:“这,不太妥吧。”

  “你现在连本少爷的话都敢不听了?”他搬出自己的身份威胁道。

  “是,少爷。”小厮遵命。

  沈卿远一个天旋地转,头晕眼花的就这么趴在了瓦砾上头。

  他感觉四周都在转啊转的,好容易定了定神,便趴稳了。

  “哈哈,还是本少爷聪明。这样不就行了嘛,谅谁能看得到本少爷。”

  他相信昭昭肯定也在用某种法子隐蔽着。

  反正有那个冷冰冰的女人在,他也就不担心了。

  这年头,还是得有点武艺的好啊。

  沈卿远忽然转头道:“等回去的时候,你来教本少爷习武。”

  小厮以为自己听错了,还确认的问了一遍,道:“少爷,你是认真的?”

  “废话,你以为我闲得跟你开玩笑?”他鄙夷了一眼,收回了目光。

  “恕奴直言,少爷……你只要不在外头给老爷惹事就已经很好了,如若有需要,少爷只管使唤奴,不必亲自去学的。”小厮说道。

  沈卿远觉得跟他说话很是费劲,索性就抿了抿嘴,懒得再讲了。

  另一头,夜萧收到了阿瑶的飞鸽来信。

  他缓缓打开卷纸,阅完了上头所写的内容。

  大理寺的狱卒过来道:“少主。”

  “什么事。”他不动声色的淡淡收入袖中。

  “大人想让少主过去帮忙处理一个案牍。”狱卒低声道。

  “嗯。”

  夜萧应声,袖口微紧了紧。

  狱卒一直低低的垂着首,遂并未注意到。

  待他跟上前时,隐约听到了一阵沉闷的“咕咕”声。

  咦,哪儿来的信鸽?他心道。

  难不成……是少主在与人联络?

  狱卒心下疑窦万分。只悄悄的前去伸手赶了赶,鸽子啄了啄便飞走了。

  他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跟上了去。

  “少主,近日真是多亏了少主协助大人。不然按这近日的公务,大人怕是要忙得焦头烂额了。少主回来的,正是时候。”他讨好的笑着。

  夜萧只是淡淡听着,一言不发。

  狱卒心下悻悻然。

  ……

  此时,京兆尹的捕快们已将可疑之人负责押回了衙门。

  “你们今日就在此凑活凑活,待今日一过,便放你们出来。”捕快说道。

  “卑鄙,无耻小人,没有枉法。”少年坐在稻草上,数落着道。

  “你……!”捕快有些怒意。

  另一人搭在了他的肩上,道:“算了。”

继续阅读:叁拾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