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柒
月栖迟2018-02-07 10:592,231

  “哼!”那捕快略带些警告的瞪了少年一眼,便离开了。

  “你们几个,给我安分点,不然有你们好果子吃的。”另一个捕快叮嘱道。

  见人离开,少年带着戾气的一拳砸向地面。

  现在这是个什么世道,难道就没有枉法了吗?

  他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却在此被人没有证据的就当作是想要谋害公主之人,给关押在了此地。

  “孩子,算啦。反正就一日,他们这些人,就是想要拿咱们几个充数呢,看逮不着什么可疑之人了,就想拿我们意思意思。”少年身旁走过来一个汉子,手搭在他的肩上劝慰。

  另一个也道:“唉,真是倒霉,你们倒还好,没什么事。我这还赶着给我二叔送火折子去呢,这下倒好了,关在这儿也出不去。”

  “什么叫我们还好?我嫂子今儿个还生娃呢。”

  “你嫂子生娃,同你有何干系?”

  “怎么就没关系呀……”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似要吵起来一般。

  这时,少年注意到了一旁的刀疤男。

  他心下疑惑,便挪了过去,问道:“你家中可有什么急事?”

  “没有。”他哑声道。

  少年叹了口气,道:“我爹让我上市集卖刀具呢,这下连刀具也给收走了,我现在人也被关在这里,爹他一定很着急。”

  刀疤男似乎没有在听他说话一般,只是微闭了眼睛,似乎是在休憩,看起来十分坦然自若。

  少年见他根本没有要理睬自己的意思,便也关住了嘴匣子,不再自讨没趣。

  不过,此人也真是怪哉。

  大伙儿都是一同被关在这儿的,为什么他就看起来这么的气定神闲?

  难道他还真是什么不善之人不成。

  这面相瞧起来,倒是有些凶巴巴的……

  少年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挪回了墙角,垫着稻草不知在作思什么。

  “什么狗屁公主出嫁,多大点事儿,弄成这样。”汉子口中骂骂咧咧道。

  “没法子,谁让公主殿下她身份尊贵呢?你可得小点儿声,别让人听见了,再关个你几日,到时我们都走了,你还得继续蹲牢房。”另一个说道。

  “唉。”

  一声叹息,没了话头,几人都各怀着心思。

  又过了许久,有一人开口道:“话说你们知不知道前些日子的一个事儿?”

  “什么事?”

  “我也是听说的啊,反正这个事儿现在已经让人给压下去了,消息都不外透,要是谁敢泄漏出去,那是要倒大霉的。”汉子说道。

  少年忍不住道:“那你还说?”

  “我也不能跟你们多说,就在前不久,咱们的这条西市还发生过一起命案呢。到现在都还没个解决,据说凶手都还没抓到。”汉子说得绘声绘色的。

  少年沉吟。

  那面上刀疤的男子却似在听着似的,眼睛睁了开来。

  “什么命案啊,这京城里出的案子还少啊。不然都不用这衙门啦。”

  “你是不知道,反正这命案听说是和皇家有干系的,具体的我是不能再多说了。不然我可就得倒霉了。”那人说着就转过身去。

  “……没意思。”

  少年瞧了眼身旁的刀疤男,见他有些坐不住。

  “你也知道这个事吗?”他问道。

  刀疤男依旧没有理会他,又合上了眼。

  少年想了想,忍不住问道:“我先前听他们说。你买胭脂给夫人,现在却被关在了这儿,你家夫人难道不会担心吗?为什么看起来,你好像并不着急。”

  “别问了。我估计他就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坐在那儿装什么。”一个汉子嘲讽道。

  刀疤男却与他们不似在一个地方似的,丝毫不为所动。

  少年纳闷,这人好生奇怪。

  西街口,皇上与皇后娘娘亲临,坐着轿撵而来。

  身旁与身后皆跟着许多宫里头的宫女和太监。

  “皇……”

  一旁的公公欲要高声通报皇上驾到,却被皇帝制止。

  公公明白过来意思。

  秦简面色郑重的上前几步,低声叩道:“老臣,恭迎皇上,皇后娘娘。”

  “起来吧。”皇帝道。

  “谢皇上,皇后娘娘。”

  言罢。起身的一刻,与皇后对上了眼,淡淡移开。

  “秦大人,周边布置得怎么样了。”皇后拢了拢发髻,刻意说得很是缓慢。

  “回皇后娘娘,老臣已命人严刑盘查城门口出入之人,略有些可疑的,便暂且收押于衙门一日。为了公主殿下的安危着想,臣斗胆未经允许,还请皇上恕罪。”他深深一揖。

  皇帝没有什么可怪罪的。

  “另外,老臣还从衙门内调出大量的人手,就分散于此各个地之外。这条街市的百姓均已让臣遣散回家,以免暴乱,人群之中,还放置有老臣的暗哨,以此确保公主殿下的安危。”

  秦简最后二字落下,皇帝与皇后皆满意的点头。

  “秦卿。今日有劳你了。”皇帝深沉道。

  “臣惶恐,这实乃臣的职责所在。”他颔首道。

  皇后瞥了几眼,笑道:“皇上,臣妾看那儿有个酒楼不错。”

  她说着,还伸出纤纤玉手指了指示意。

  秦简道:“皇上,老臣已对酒楼掌柜关照过。今日酒楼暂且由臣承包了下来,皇上与皇后娘娘尽可前去休憩。”

  “嗯。甚好,那就依皇后之意,挪驾去那儿吧。”皇帝发话道。

  “是。”他缓缓退至一旁,让出一条道来。

  身后的捕快们也跟着礼退。

  张捕头望着轿撵,不禁道:“大人,离午时三刻约莫还有一个时辰左右。我想再在周边看看,还有什么异常。”

  秦简点头。

  受到准予过后,张捕头便带着几个人分别去查看了。

  ……

  屋顶瓦砾上,秦昭昭咽了口唾沫。

  “虽然这上头很好,但也不知会不会让人发现。”她有些担心。

  阿瑶抿嘴,没有作声。

  另一边,同样趴在瓦片上的沈卿远怨道:“趴着真酸。”

  府上小厮沉吟道:“少爷,不然还是回去吧。”

  “回个屁!来都来了,现在那么多人,怎么下去啊,早让人给发现了。”他呛道。

继续阅读:叁拾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