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捌
月栖迟2018-02-07 20:102,320

  张捕头带着人四处巡视。

  眼看着吉时就快到了,所以万万不能放松警惕。

  秦昭昭感觉身下的瓦片太膈人,便调了调整姿势。

  哪知腿脚就这么无意一碰,掉下去了一块砖瓦,碎成了两半,发出声响来。

  张捕头听见,立即起了警惕之心,面色凝重的朝着声音的来源过去。

  该死的……

  她咬了咬唇,下意识的将身子往下又伏低了一些。

  但瓦片随着移动又发出声响。

  阿瑶轻轻按住她,对着她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慌乱。

  秦昭昭屏气凝神,心中自责,但愿不要让他发现了。

  张捕头走了过来,在屋檐底下停住,抬眼望了望。

  但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他疑惑了一瞬,奈何没有轻功,无法上去。

  “喵。”一声口中发出的猫叫之声。

  原来是猫。

  张捕头心道。

  但是他并没有完全的放下警惕,而是选择停留了一会儿。

  几个捕快一路小跑了过来。

  “头儿,没发现什么异常。”

  他的眼神一直在那屋顶上徘徊。

  “……上面,是有什么吗?”捕快问道。

  张捕头移开了目光,道:“没什么。看好这里,我再去别处瞧瞧。”

  “是。”

  走了两个捕快,留下一个在原地看着。

  秦昭昭悄悄舒了口气。

  老张虽然平日里看不到什么聪明劲儿,但没想到干大事的时候还是挺精的。

  ……

  这厢,皇帝与皇后上了酒楼,掌柜的早已恭候多时,跪礼之后,便请上了二楼雅间,命厨子上出店内的招牌菜款待。

  小二送菜上来的时候手都在抖。

  长这么大,头一回瞧见天子。

  “皇,皇上,皇后娘娘,请笑纳。”他嘴拙道。

  皇帝动了动木筷,将一片滑嫩的鱼肉送入嘴中,只觉鲜美不已,丝毫不比宫廷的厨子逊色。

  这是难得的,宫中所没有的家常之味。

  小二在一旁低低着个头,心跳的快要到了嗓子眼,身子都在不受控制的轻颤着,额头冒汗,生怕天子不满意。

  “不错。”皇帝放下木筷,接过帕子擦了擦嘴。

  皇后闻言,便也小尝了一口,却又是一番感觉。

  她吃不惯这样的味道,不免小蹙了下眉。

  “皇后觉得,这家店的菜如何?”

  “……臣妾觉得,很不错。”她掩饰不妥,转而微笑道。

  “朕也觉得。”皇帝顿道:“厨子是何人?”

  小二连忙唤了上来。

  厨子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心下抖个不停。

  但等待了一会儿后,皇帝却道:“赏。”

  闻言,小二与厨子皆好生欣喜,后者连忙跪道:“草民,多谢皇上。”

  ……

  一顿饭膳简单用完,皇后心中忧思,凤眸时不时的就朝着窗口看去。

  秦简走上来,揖道:“皇上,皇后娘娘,封国的迎亲队伍现已等候在城门外头了。”

  “什么时辰了?”皇帝问。

  “已到午时。”

  “宫中,可都知会了?”皇后亦转过身来,问道。

  秦简回道:“老臣在皇上与皇后娘娘用膳之时,就已命人准备了,公主殿下的马车现已在半途中了。”

  “嗯。秦卿做的很好。”皇帝赞道。

  底下,张捕头正带着几个捕快回来,碰巧见到封国迎亲使团在候着。

  “辛苦大使了。”他过去攀谈道。

  “这位捕头兄说得是哪里话,能迎接公主殿下去我们封国,那是至高无上的荣光。”封国大使怪腔道。

  张捕头笑了笑,颔首一礼,从他身旁走过。

  “大使,快到午时二刻了。”有人望了眼日晷道。

  “不急,方才那位南漠的秦大人已经知会宫中了,相信公主殿下已经在过来的途中了。”封国大使目光平视前头道。

  皇帝在酒楼的雅间窗处瞧着。

  皇后瞥了一眼,放软语气道:“皇上,看来大使还不知道我们在此呢。”

  “是啊。”皇帝笑着坐了下来,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听说,今日那邻国的沛心公主,也是与我们平儿一同嫁的呢。只不过……”皇后顿了顿。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那沛心公主,臣妾听闻她天性刁蛮娇纵,是一点也比不上我们平儿的。相信平儿嫁过去了,比那沛心,会更得帝王之意呀。”皇后轻笑了几声。

  皇帝点头,愉悦道:“皇后说得极是。”

  秦简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

  张捕头上了雅间,低语道:“大人,周边都探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知道了,下去吧。”

  他领命。

  捕快嘀咕道:“这沈公子凑热闹也不瞧瞧时候,幸好有头儿给他遮掩过去了,不然定是要引起一阵轩然大波来的。”

  张捕头道:“别说了,干事吧。去那边守着。”

  捕快顺着方向,道:“是,头儿。”

  其实,他不仅仅发现了沈公子。

  收回思绪,他定了定神,坚守着。

  另一头,沈卿远叹着气道:“也不知道昭昭跑到哪里去了……这张捕头也算是欠了他一回,改日我得请他吃饭才是。”

  小厮道:“少爷何等身份,怎么好亲自宴请?”

  “身份怎么了?人家好歹是衙门里的捕头,干实事儿的。再说了,若非是他,本少爷现在还能在这里安然无恙么?”他转头说道。

  小厮没话说了。

  “唉,只是昭昭啊,你去哪里了啊。”沈卿远一副快要哭了的神情。

  “少爷。秦姑娘,也来了吗?”他一直很想问。

  整个沈府的下人,包括连老爷都知道,少爷他经常与京兆尹秦大人之女来往。

  “来不来关你什么事儿,我说我的,你能不能别搭腔。”他翻了翻眼。

  小厮便乖乖闭嘴了。

  而此时的秦昭昭,感觉自己腰都快断了,就这么趴着。

  阿瑶关怀道:“秦姑娘,你还好吗?”

  “没事的。”她坚持道。

  “也不知,公子他现在如何了。”阿瑶想着,便说了出来。

  秦昭昭勉强道:“夜公子他,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处理吧,所以阿瑶姑娘你也不要太挂念你家公子了,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阿瑶眼尖的瞧见了日晷,问道:“秦姑娘可知,吉时是什么时候?”

  她一愣。

  其实她也不知道,但约莫就是在午时之间吧。

继续阅读:叁拾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