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玖
月栖迟2018-02-13 15:172,493

  “快,快!公主殿下的马车过来了。”一名捕快匆匆喊道。

  前头停着的封国迎亲使团微动。

  “大使,公主殿下好像来了,我们快去迎接吧。”一旁的随从道。

  封国大使招了招手,迎亲的队伍便朝着前头过去了。

  张捕头立即上去通传。

  秦简敛了敛,对着正在品茶的皇帝,拱手道:“皇上,公主殿下的马车已经到了。”

  “来了?”皇帝起身,负着手看着。

  皇后也跟着来到身边,柔声道:“我们能在此处瞧着平儿出嫁,也是极好的。”

  秦简顿了顿,低颔自请道:“皇上,皇后娘娘,老臣便先下去了。”

  “嗯。”

  得到皇帝的准许后,张捕头也一同跟随着下了楼,并派了各处的捕快盯守着。

  秦昭昭伏在瓦片上瞧着,凝重道:“爹爹的人盯得十分紧,方才老张也在四处盘查过,进出城门之人也皆探查过一番,应是不成……”

  她说着,便转过了头去,却猛然一僵。

  “阿瑶……姑娘?”

  她的身旁,什么也没有。

  她的面色渐渐发白。

  就在这时,一行人抬着火红的轿子轻晃而来,那鲜艳之色似要灼了人的眼。

  陪嫁宫女低眉站在两旁,抬轿子的人面无表情。

  公主安静的坐在里厢,红盖头遮掩着,瞧不清她的面容。

  但却露有一双纤纤玉手,正局促的缠绕着帕子,掌心里布满了密汗。

  “落轿——”有人扯着犀利的嗓子喊道。

  鲜红喜气的骄撵便被缓缓的放下。

  封国大使见势,面露喜悦,忙三步做两步,恭迎道:“公主殿下,我们的迎亲队伍早已在此恭候多时了,还请公主……”

  话正说着,一阵毫无防备的震耳欲聋之声却猛然响起。

  有人尖叫了一声,众人骇然万分,现场十分的混乱。

  “怎么回事!”皇帝吼道。

  皇后受惊,抚着胸口由人搀扶至一旁。

  “保护公主殿下!”

  “护驾!保护皇上,皇后娘娘!”

  宫女随从吓得乱成一片。

  公主皱眉,听见了声响。

  她下了轿子,揭了红盖头,急态道:“怎么了?!”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捕快满脸焦急的跑过来,面上皆是黑灰。

  “生了何事!”秦简脸色阴沉。

  来不及言话,又是一阵震耳欲聋之声,似乎连地面都在颤动。

  在场之人皆慌忙不已。宫女随从们摇摇晃晃。

  不远处,有一团强烈的浓烟席卷而来。

  “大人,是衙门!衙门的牢房炸了!”捕快被黑烟呛了几嗓子,费力说道。

  “什么!牢房炸了?”

  张捕头迅速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秦简的脸色黑沉的可怕。

  那股呛鼻的浓烟顺着风向袭卷了过来。

  众人呛得咳嗽,在浓烟的笼罩之下,难以辨清方向。

  “公主呢?!”张捕头脸色难堪道。

  “在,在轿子里头……”

  他火速赶过去,找到了骄撵。

  但碍于礼节,不敢擅自掀帘,便抓住了一旁的随从问道:“公主,公主她人是否安然在轿撵内?”

  “我,我……”随从被吓得面色发白,结巴的说不上话来。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封国大使一边挥着黑烟,一边过来。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来个人,快告诉朕,到底怎么了!”皇帝勃然大怒。

  “皇,皇上,是衙门的牢房,炸,炸了……!”来人连滚带爬的上来道。

  ……

  封国大使来到轿撵前问道:“公主殿下,你没事吧?”

  张捕头松开一旁的随从。

  里头并无声响。

  秦简命令,余下一部分捕快在此维持,剩下的一部分跟随他回衙门。

  “公主殿下可安好?”他询问捕快。

  “……公,公主不见了!”有宫女惊喊道。

  张捕头大惊,连忙探头钻进轿撵,果真无人。

  封国大使踉跄几步,道:“怎,怎么会……”

  “好端端的,人怎么就不见了?……”他愣在原地。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好啊!

  若是误了吉时,他是要被杀头的。

  秦简立即带着人赶去,脸色铁青道:“人呢?”

  一旁的随从悻悻然。

  张捕头将他抓了过来,厉声怒道:“你不是说公主殿下就在轿撵里么?人呢!”

  “小,小的不知,小的不知啊……公主殿下方才还在轿子里头的……”随从快要哭了似的,连忙吓得跪了下来,身子颤抖不已。

  “……你!”他盛怒。

  秦简一字一句道:“里里外外都给我搜!本官倒是想看看,何人如此大胆,竟敢趁乱劫走公主!”

  张捕头领命,道:“是!”

  一旁的捕快试探问道:“大人,皇上和皇后娘娘那边……”

  显然,已有人通报。

  皇后闻讯,一个支撑不住的,顿时晕厥了过去。

  “皇后!”

  “快,快来人将皇后带去宫中,传太医!”

  一时间纷乱不已。

  “皇,皇上,公主殿下怎么办啊……”

  皇帝脸色阴沉,道:“找,翻遍整个京城都要给朕找到!”

  言罢,一瞬间的头晕,他踉跄了一下,努力稳住身形。

  “皇上,皇上……”

  “朕没事!”他坐了下来,微闭了闭眼。

  ……

  张捕头带着人将整个现场围了起来。

  秦昭昭不小心从瓦片上滚落下来,落入到一个坚实的怀抱里。

  “夜萧?”她脱口而出。

  她站稳了稳,不可思议的瞧着眼前的人。

  以及……他身旁的阿瑶。

  夜萧抿唇,道:“我收到阿瑶的信件,当夜便赶了回来。方才她是察觉到了我来此,遂离开的。秦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

  话落,秦昭昭猛然想起什么,对着二人道:“夜公子,阿瑶姑娘,公主殿下不见了!”

  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二人相视了一眼。

  “怎么会?”阿瑶诧异。

  秦昭昭现在可以确定,劫走公主的人就是在公然挑衅皇威!

  “夜公子,阿瑶姑娘,恳请你们能帮一帮忙。”她诚恳道。

  夜萧沉吟道:“秦姑娘,你先冷静一下。我们现在就分头去找。”

  她感激的点了点头。

  另一旁,沈卿远与小厮急急忙忙的,正好撞见了等人。

  “昭昭!”他眼睛一亮,火急火燎的上前道。

  秦昭昭连忙比了个嘘的手势,说道:“小点儿声,咱们是偷跑出来的。”

  “可是公主殿下没了!”他急道。

  “我知道,所以我们现在得赶紧分头找。”她的秀眉都拧在了一起。

  沈卿远一晃眼,便瞧见了她身旁的夜萧与阿瑶。

  他诧异的伸出手指着他,问道:“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回来了?”

继续阅读:肆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